第21章 愤怒的苏乐

“你干什么,怎么打人呢!”

操场上,邵清秋拿着教案,正朝着教学楼走,看到苏乐一脚踹倒了郝望,立刻喊了起来。

“保安,这里有人打人!”

邵清秋冲了过来,当看清楚打人的男子后,忍不住道:“怎么是你?”

苏乐也认出了邵清秋,他也没想到信州市会这么的小,自己竟然在校园里遇到卖字帖的那位。

不过,现在的他全部心思都在郝望身上,因为愤怒也没心情跟这位二次遇到的女人过多交谈。

“你凭什么打我?我又不认识你。”

郝望也是从地上爬起,一脸的愤怒,苏乐看到郝望的愤怒表情,火气更是上来了几分,一脚再踹过去。

“你……你怎么还打!”

邵清秋没有想到这男的当着自己的面还敢打学生,最关键的是这学生还不认识这男的,这岂不是校外社会青年欺负学生,她作为老师怎么能坐视不管。

作为老师的使命,让她挺身而出,挡在了郝望的跟前,苏乐看到这一幕,想要手脚但却来不及了,虽然收了几分力气,可还是踢在了邵清秋的手背上。

“不好意思,我不是要踢你。”

苏乐连忙道歉,邵清秋冷着一张脸,看着已经跑过来的学校保安,冷声道:“不用跟我解释,你去跟保安解释,跟警察解释去吧。”

几个保安围了上来,虽然这几个保安的牙齿加起来都没自己一半多,但苏乐没再动手了。

苏乐被几位保安给眼神“押”着走向学校的保卫室,邵清秋拉着满脸委屈的郝望也是跟在后面。

“同学,你放心,老师会为你做主的。”

“谢谢老师。”

学校的保安室,几位门卫都不聚焦的眼神一直盯着苏乐,邵清秋随后也是带着郝望走了进来。

“怎么回事,有人在校园闹事?”

学校是和派出所合作的,附近就有巡逻的民警,得知了消息之后立刻便是赶来,几乎就是前后脚进的保安室。

“警察同志,就是他无故殴打我们学校的学生,我在旁边拦都拦不住。”

民警看向苏乐,喝道:“现在竟然还有人敢冲到校园里打人,你胆子不小啊,跟我们走一趟吧。”

“走是可以跟你们走的,但在走之前,我要和他私下谈谈。”

苏乐目光看向了郝望,他不后悔自己先前的动手,在了解了大半情况后,再给他一次机会还是会动手的。

来的路上,苏乐仔细思考了一下郝师傅交谈中所透露出来的信息,按照郝师傅所说,他儿子郝望学习成绩很好,前天生病找同学借了钱看病,他担心儿子这才到学校看望儿子。

刚刚他找到郝望班主任的时候,问了那么一句,结果郝望的班主任却告诉他,没有听到郝望生病的消息。

现在这个特殊时候,凡是有学生生病,是必须要向学校上报的,不然出了问题,老师和学校都担不起责任。

苏乐读过书,也是一个过来人,瞬间便是猜到是怎么个回事了。

郝望装病,骗郝师傅给他打钱。

这种事情他小时候也做过,骗家里要买什么复习资料,不过他最多是把价格虚报点,38块钱的书本报价58块。

如果仅仅只是这一点,苏乐不至于这么生气,可郝师傅就是因为这畜生的欺骗而被害死的。

如果不是欺骗生病,郝师傅又怎么会因为担心这畜生而到一中来,不到一中来就不会被车给撞死。

因为这则新闻是本地媒体报道的,他通过微信联系了一下张丹,让张丹帮忙询问她同事具体情况。

张丹反馈过来,警察调查了当时附近的监控,发现死者从晚上八点出现在了一中校门口,但没有进去,一直是等到了晚上11点20的样子才离开,结果没走多远就被车子给撞了。

期间,死者一直在校门口徘徊,站累了就蹲在校门口一旁的墙角处,不时拿手机出来看看。

知道了这些之后,苏乐的愤怒达到了顶点,很显然郝师傅在校门口是为了等他儿子郝望,可一直等到11点多郝望都没有出现,如果郝望出来见郝师傅一面,郝师傅早就回去了,就更不可能遇上车祸了。

“怎么,你还要对郝望动手啊。”

邵清秋一听这话,立刻冷着脸,苏乐这个时候怒火上冲,脾气也不怎么好,回怼道:“有警察同志在这里,关你什么事。”

“你……我是学校的老师,我要对学校的学生安危负责。”

“老师啊,我还以为你是学校的校长。”

苏乐的讥讽让邵清秋气的脸都红了,一旁的民警没有想到苏乐还敢这么的嚣张,喝道:“老实点。”

“警察同志,我是真的有话要跟这畜生说,要不警察同志你先跟你说点事情。”

苏乐起身朝着门口走去,民警虽然疑惑但还是跟了出去。

“你要说什么?”

“警察同志,昨天凌晨学校外面撞死人的事情你知道吧。”

“知道,你说这个干什么?”

都是公安系统的,又是在他负责的片区,他当然是知道,他来的时候还听同事说,好像死者的身份确定了。

“死者叫郝军,是我给你们单位打电话告知的,而里面那畜生是郝军的儿子郝望。”

闻言,民警愣了那么一下,有些没反应过来苏乐说的意思。

“郝军昨天来学校,就是为了看他儿子郝望,只是在校门口等了几个小时,都没能见到那畜生一面,最后离开的时候才被车撞的。”

这一次,民警懂了。

“所以你才会这么愤怒,对郝望动手?”

“动手,我都想踹死这畜生。”

苏乐恨得是牙咬咬的,郝军到死后,心里一直念念不忘的还是郝望……

民警沉默了,片刻道:“你找郝望私下想说什么?”

“我得告诉他,他爸是怎么被他这个畜生给害死的,还有我要知道这畜生为什么一晚上都不出来见郝师傅。”

“找他私聊可以,但不能再动手了。”

苏乐点了点头,再次走进了保卫室,民警朝着郝望说道:“同学,他确实有私事找你,和你爸有关系的,你先跟他聊聊,放心,他不会再打你的。”

“警察同志,你这是什么意思?”

邵清秋没有想到这男的竟然真的说服了警察,那岂不是说学生这打白挨了?

“邵老师,情况有些复杂,这样吧,我出来跟你说。”

民警将邵清秋给带了出去,顺带让几个保安也跟着出来,整个保卫室此刻就剩下了苏乐和郝望。

看到郝望用仇恨的目光盯着自己,苏乐气笑了,只是这笑却是不达眼底。

“昨天晚上,你干什么去了?”

郝望先前被苏乐踹了一脚,邵清秋便是让郝望坐在保卫室保安的凳子上,苏乐居高临下,犹如审问犯人一般。

“我干什么去了关你什么事情?”

“你爸昨天去学校找你,你为什么不见你爸?”苏乐继续追问。

“我爸什么时候来学校找过我了,你不要在这里胡说。”

郝望的回答让苏乐疑惑了,郝师傅在校门口站了那么久,肯定是等郝望,郝望怎么会不知道?

“你爸昨晚没给你打电话?”

“打了,但我那个时候在学习,没有接他的电话,后来学习累了我就睡觉了。”

苏乐盯着郝望打量了一会,确认了郝望没有说谎,目光落在了郝望的裤袋上,“把手机拿出来。”

“我的手机,凭什么要给你?”

“是不是想要挨大嘴巴子抽!”

苏乐举手就要扇过去,郝望虽然很是愤怒,但有了先前那一脚的阴影,心里还是畏惧,最后把手机给拿了出来。

拿过手机,苏乐直接是对着郝望的人脸给解锁开,而后打开了郝望的通话记录。

12号,晚上8点12分,有一个未接电话,备注是爸。

郝师傅是八点十分左右出现在的一中校门口监控中,那个时候给郝望打电话,但是郝望没有接。

苏乐随后打开了郝望的微信,郝望一看苏乐打开自己的微信,伸手就要来抢,但却被苏乐一个凶狠眼神给吓到了。

郝望的微信上聊天的人不少,苏乐点开了一个“莲花”头像,名字是“一生平安”的聊天框。

看完聊天记录之后,他就全都明白了。

郝师傅听到自己儿子生病,转了帐之后又不放心,打算来学校看下郝望,可到了学校的时候,给郝望打电话没有接,而发消息给郝望,郝望说他在学习。

虽然和郝师傅认识不长,但在车上的那一番交谈,苏乐知道在郝师傅的心中,自己儿子学习是最重要的事情,听到自己儿子在学习,郝师傅没有打扰,而是选择了在校门口等待。

等到晚上9点半的时候,郝师傅再次给郝望发消息,可郝望一直没回,而郝师傅就一直等,等到了十一点多的时候,终于是等到郝望回的消息了。

自己儿子睡觉了,郝师傅不想打扰自己郝望休息,也没告诉郝望,他人就在校园外的事情,想着就这么离去,结果就出了车祸。

苏乐神色阴晴不定,点开了支付页面,发现郝望微信余额就剩下了32块钱,当下查询明细,等发现一笔消费记录来自于某个游戏后,立刻打开了该游戏。

历史对战记录。

2012:输。

20:34:输。

20:52:赢。

……

23:13:输

苏乐拿着手机的手都在颤抖,看着郝望那倔强的不服气的脸,也不顾民警的警告,直接是把手机给砸了过去。

砰!

手机狠狠砸在郝望脸上,最后掉落在地上。

“你这个畜生,亲手害死了你爸!”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