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郝师傅

“你是木匠?”

苏乐怎么也没想到,这蹲在角落里跟流浪汉一样的男子,竟然是一位木匠。

“老板,我是老木匠了,二十多年的手艺了,我看你买这么多木材,是要做什么物件吧,桌椅什么的我都擅长的。”

男人脸上带着质朴的笑容,搓着双手来给自己驱寒,苏乐注意到男人黝黑的手指甲里有着几缕木屑。

“多少钱一天啊。”

想到要给银杏树给围起来,直接插木板不美观,有木匠给削刨一下倒也是可以的。

“一百八一天,也可以计件。”

这个价格苏乐倒是可以接受,不过他看着男人空着的双手问道:“你的工具呢?”

“工具放在家里呢,老板你车上这么多东西,我先跟老板你回去,帮着把东西给卸下去,然后再回家拿工具。”

“行吧,那你上车吧。”

苏乐让男子上了副驾驶,一路上一番交谈之后,才知道这男的叫郝军,虽然五十岁不到,但十六岁的时候就跟着木匠师傅学艺了。

“郝师傅,像你这样的老木匠了,应该不愁工作的吧,怎么还在市场口等呢?”

“老板,你不知道,现在木匠活也是越来越难找了,国家不让乱砍伐树木,很多人家造房子都不用木料了,家具厂也都改用机器了,我的许多师兄弟都转行卖水果去了。”

“我现在就在村子里给人打打零工做点小家具,今天来市里,是来看我儿子的,我儿子在市一中读书,然后就顺带来木材市场看看,能不能找找活。”

“是这样啊。”苏乐恍然,但还是有些疑惑,问:“要找活干,郝师傅你应该去问那些店家啊,怎么在门口拦我?”

“我去问了,可这些老板们都不搭理我。”

郝军说这话的时候表情还有些委屈,苏乐猜想这些木材老板可能有自己的木匠师傅,所以才不搭理郝军。

“郝师傅,你来城里找儿子,不跟儿子一起吃顿饭?”

“不吃了,我儿子今年高三了,学业很重,还是让他好好学习,可不能打扰他,本来我是直接把生活费转给我儿子的,可儿子打电话回来说生了病,我就想着过来看看。”

“原来是这样啊。”

苏乐听得出来,郝师傅对他儿子很是疼爱,也把他儿子当做了骄傲,市一中他还是知道的,那是全市排名前三的中学,不是学区内要进市一中,要么花大钱,要么成绩好。

郝师傅这样的家庭肯定不是花钱买进去的,只能是郝师傅的儿子学习成绩好被一中给录取的。

对于许多农村父母来说,孩子成绩好,就是他们最大的骄傲了。

“郝师傅,你儿子成绩这么好,等你儿子考上大学毕了业,你就可以享清福了。”

“哪能啊,现在大城市房价那么高,孩子毕业还得找工作,还要娶媳妇,这可都要花钱……”

半个小时后,苏乐把车子开到了山脚。

“郝师傅,这些木材得运往山上书院,辛苦郝师傅了,我另外再给郝师傅你一百块。”

苏乐原本是打算自己走几趟给这二十来块木板搬上去的,既然有郝师傅帮忙,那也可以少走几趟。

“那谢谢老板了。”

郝军和苏乐下了车,苏乐走到后面,将木板给抽出来,一旁的郝军连忙伸手来接。

砰!

木板直接穿过郝军的双手,从车上滑落了下来。

苏乐僵楞在了原地,郝军的神情也跟苏乐差不多。

下一刻,苏乐浑身寒毛直竖,他是亲眼看到木板穿过郝军的双手的,郝军的手就好像透明的一样。

通幽!

苏乐的脑海中闪过这个词。

没记错的话,自己是可以看到鬼的。

“郝……郝师傅,你说你去店里,那些老板都不搭理你?”苏乐声音有些颤抖问道。

“是啊,我走进门喊老板,这些老板看都不看我。”。

闻言,苏乐哪里还不明白,哪里是人家老板不搭理你,而是人家老板根本就看不到你和听不到你的话。

通幽通幽,与鬼神之交流。

只有自己才能够看到郝军。

也就是说,郝军已经死了,现在在自己面前的是郝军的鬼魂,可郝军这鬼魂,自己死没死都不知道的吗?

还是说,故意跟着自己,这是想对自己下手?

“苏老板,这是怎么回事啊?”

郝军此刻看着自己的双手,急着都要哭出来了,尝试着伸手去搬动车上的木板,可木板纹丝不动。

看到这一幕,苏乐反而是放心了,这说明郝军并不知道自己死了,还以为自己是活人。

鬼死了,还能不知道自己是死人的吗?

苏乐只能怪自己对鬼魂的世界了解的太少了。

“郝师傅,您别急,要不您跟我说说,您最近都发生了什么事情?”不知不觉,苏乐把“你”改成了“您”。

“我就是今天去一中看了儿子,给了儿子送了生活费后,就来木材市场这边看看能不能找到点活干。”

“一中吗?”

苏乐拿起手机,输入了“信州一中”,很快一条最新本地新闻跳出来,当看到新闻内容后,苏乐眼瞳放大,问道:“郝师傅,您是几号去看的儿子?”

“12号啊。”

12号,新闻中的时间也是12号。

12号晚上11点30,信州一中校外校广南路发生一场车祸,一司机酒后驾驶撞人致死,该司机已被公安机关抓捕,死者身份暂时不明,有亲人走丢失踪的,可以拨打报警电话或联系徐警官:1XXXXXXXXX

12号深夜11点30左右,而现在是13号的上午……

苏乐几乎可以确定,郝军就在新闻中那个被撞死的人,只是不知道郝军的鬼魂为何会不知道自己死了,而且还出现在了木材市场。

犹豫了片刻,苏乐还是把手机屏幕朝着郝军展示,一边说一边观察着郝军的反应。

“郝师傅,您……可能已经死了。”

郝军看到手机屏幕上的新闻,整个人都在颤抖,下一刻身子突然开始变淡。

“苏……苏老板,我……我儿子……”

这是知道自己死了就魂魄消失的?

看着郝军话没说完,身影就消失了,苏乐知道郝军想说什么,郝军是不放心他儿子。

在车上的时候,他已经是了解到,郝军的老婆几年前得病离世了,就剩下他和儿子相依为命了,现在知道自己死了,肯定是不放心唯一的儿子的。

“警察同志,我这里有条线索关于昨天深夜一中那起车祸的……死者很有可能叫郝军。”

报了警,苏乐并没有返回书院,想到郝军那魂魄消散前的祈求眼神,他最终还是开动皮卡车,朝着一中方向开去。

……

“郝望,还真有你的啊,真的买皮肤了,这皮肤一百八一个,你可真有钱。”

“那算什么,等过几天我把整个活动的全套皮肤都买下来。”

一中高二的某个班级,脸上有着几颗青春痘的男生很是得意的回应着同桌的话,随后打开手机微信,点开了一个聊天框,准备发消息。

聊天框内,有着几条对话记录。

第一条消息是他发出去的。

12号下午3点12分:“爸,我前几天生病了,找同学借了两百块钱看病。”

下面回复的是一条语音消息,男生点开了文字翻译。

12号下午3点15分:“怎么生病了,是不是衣服穿少了,冬天要多穿衣服,晚上睡觉时候一定要盖好被子的,爸微信上没钱,等我去找你三堂兄换点钱就转给你。”

三分钟后,一条转账消息,转账金额三百块,下面跟着一条语音,只是语音条后面跟着一个红点。

12号晚上8点16分,一条语音消息。

“小望,你现在下课了吗?”

12号晚上8点32分:“爸,你别打我电话,今天老师布置的作业的很多,我正在做作业呢。”

12号晚上9点30分:“小望,功课做完了吗?”

12号晚上11点16分:“做完了,我躺床上睡觉了。”

郝望拿着手机,正在输入着文字,门口传来了声音。

“郝望,你出来一下,有人找你。”

看到班主任站在教室门口,郝望疑惑走出去,等到走出教室,发现班主任边上还站着一个陌生男子,正对自己露出笑容。

“你是郝望吧,我是你爸郝军的朋友,你爸让我来找你的。”

“我爸让你来找我的,我爸让你来找我有什么事情?”

听到是自己爸爸叫来的,郝望打量了男子好一会,才略微有些满意,老爸这一次总算是做了一件让他满意的事情。

以前老爸也会托一些工友来给自己带一些东西,可自家老爸一个木匠,认识的人也都是干粗活的,穿的衣服都皱巴巴的,跟班上同学光鲜靓丽的父母根本不能比。

市一中,能够进来的不是有钱的就是学习成绩好的,可学习成绩好的那都是家庭大力培养的,能够舍得在孩子教育上花大价钱的,家庭条件自然不会差,像郝望这样的到底是少数。

郝望没敢告诉同学自己的爸爸是一个木匠,他怕被同学嘲笑,而为了不被同学嘲笑,他骗同学说自己爸爸是包工头,来学校给自己带东西的人,都是自己爸爸手下的工人。

而且为了证明自己说的是真的,班上很火的一款游戏,其他同学只舍得买一两个皮肤,他就要买一套皮肤。

“舒老师,麻烦你了,我跟郝望聊点事情。”

男子带着郝望走出了教学楼,朝着操场方向走去。

“你是我村里的人吗,我怎么没见过你?我爸要你来干什么,给我带钱吗?”

“你爸让我来揍死你这个不孝的畜生!”

郝望开口的那瞬间,苏乐终于是忍不住了,回身一脚便是踹在了郝望的肚子上,这一脚直接是把郝望给踹倒在地。

就这样,苏乐还不解气,如果可以他真想踹死眼前这个畜生。

郝师傅,就是被这个不孝的畜生给害死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