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可要食否?

冬季阴天!

冷风习习,不时有几片挣扎的树叶又被吹落。

一颗颗光秃秃的老树,从远远看去好像一道道诡异的身影。

储藏室内,拿着书本的苏乐此刻浑身发凉。

书院有鬼,快跑!

这六个繁体字,潦草但却有力,足以说明当时写下这字的人着急而又迫切的心情。

苏乐没敢跑,甚至还保持着翻书的姿势。

脑海里,苏乐不断给自己安慰:“这是一本古书,写的人没准是故意开玩笑,就算真的,也过去那么多年了。”

“这都什么年代了,建国后不许成精,就算有鬼怪也肯定被二十四字给消灭了。”

若无其事把书给合上,而后迈步朝着房门走去,不过就在苏乐即将踏到门槛的时候,却又退了回来,自语道:“还是看完这故事吧。”

转身,苏乐直接是返回到箱子跟前,伸手擦掉箱子上的灰尘,一屁股坐了下去,很是仔细翻阅起下一页来。

在他的面前,房门横梁上,此刻悬挂着一根绳子,一位面色蜡白的青年书生双脚站在凳子上,脖子不时伸入绳套又伸出,好像在玩着什么有趣的游戏。

苏乐余光都没有瞟向门口一眼,就好像看不到书生一样,将书本翻看了第二页。

“吾名曰沈青,一士也。因家贫而不得以读好书……闻云山有一书院,虽荒废却多藏书……”

一翻通读袭来,苏乐总算是知道这云山集讲的是个什么故事了。

信州书院所在的这座山,在古时候被称之为云山,而山上有一座荒废了书院,之所以会荒废,是因为山上有闹鬼传说。

云山书院原来有许多老师和学子,可一夜之间却都失踪,当地百姓很是惊惧,官府派人调查却一无所踪,一个书院的人就这么凭空消失没有留下任何的踪迹。

后来有一位老道士入过这里,说山上阴气冲天,显然是有恶鬼,老道长断言那书院老师和学子是被恶鬼所害,还说这恶鬼实力高强,哪怕是他也不能制服,只能是将其镇压给慢慢度化。

为了防止还有百姓遇害,老道士便是让人在山脚上竖了一块石碑,上面刻着:云山有鬼请绕道。

此后不知过去了多少年月,但云山有鬼的传闻便一直在当地流传,当地百姓没有一人敢再登云山。

云山集的主人公叫沈青,是当地的一个书生,很是勤奋好学,只是家境比较贫困,买不起太多书给他读,不知道从哪里听说了云山上有一个荒废的书院,里面有许多藏书,便是撞着胆子上山了。

作为读书人,沈青是不信这些鬼神之说的,上山后在书院的藏书阁里发现许多珍贵书籍后,很是欣喜,也不拿书回家看了,直接是收拾了一些衣物搬到了书院,而后钻入了浩瀚书海当中。

山中无岁月,云山书院藏书阁的书,沈青都读的差不多了,就当他准备下山时候,却在藏书阁内发现了一本叫做《云山集》的书……

然后……然后就没有下文了。

苏乐心里咯噔了一下,《云山集》,自己手上正在看的不就是《云山集》吗?

那门口这个吊死书生,难道是沈青?

沈青读了《云山集》发现了鬼,然后吊死了,现在自己读了《云山集》,发现了吊死的沈青,这《云山集》是那种不祥之物?

谁看了谁就会见到鬼然后被鬼给杀死,成为下一个鬼?

一连续的猜测在苏乐脑海中运转,不过面上却是不露慌乱,这个时候他想起几年前看到的一本相师小说,书中对鬼进行过剖析。

鬼也是有等级的,普通人遇到恶鬼那是死路一条,可要是碰到一般小鬼,只要稳定心神也可自救。

因为普通鬼怪害人,靠的是幻术恐吓。

吓死,吓死。

只要不害怕,那鬼怪也奈何不了自己。

想到这些,苏乐决定尝试一下,目光终于是看向了门口,说道:“看兄台面露难色,莫不是需要帮忙,可是要我帮忙拉绳或者踢凳子?”

青年书生听闻苏乐的话,面色古怪,半响后反问道:“你不怕我?”

“为何要怕兄台,兄台读圣贤书,自不会害无辜之人,在下自认不曾为恶。”

苏乐目光直视沈青,沈青目视苏乐良久,而后突然朝着苏乐一拜:“恭喜阁下。”

恭喜?

没等苏乐反应过来这喜从何来,只感觉手中一烫,赶忙低头看去却发现手上的《云山集》不知何时突然起火了,火焰瞬间吞没了他的视线。

“尼玛,这是恭喜我直接火化?”

苏乐下意识在心里骂了一句,然而下一刻等到火光消失之后,却发现自己站在了一座古朴大气的书院门前。

书院门上高悬着一块木匾,上书:云山书院。

四个字,凝结有劲,古朴沧桑,只是看一眼便让人心神沉浸。

“这是当年那座闹鬼荒废的云山书院?”

苏乐站在书院门前停留了片刻,抬脚迈步要踏入书院,可当踏入门槛之时,一股无形阻力将其阻拦,也就在这时候,那本消失的《云山集》从苏乐身上飞出,飞入书院之中。

云山集飞入书院,苏乐发现自己的身形也是跟着飘入书院,最后眼睁睁的看着《云山集》飞入藏书室消失不见。

“云山集,无品之书,归属志异类,奖励无。”

一道宏伟声音在耳畔响起,还没等苏乐反应过来,他的脑海中又多出了一段讯息。

名字:苏乐。

职务:书院代理院长

品级:未入品。

传文点:0。

……

这番信息很诡异,但苏乐毕竟是接受了十几年网络小说熏陶的,很快便是明白,大概是自己的金手指来了。

只是,自己的金手指怎么用?

新手大礼包都没有个的吗?

沈青肯定是知道什么的,不然不会说出恭喜自己这样的话来。

意识收回,苏乐发现自己又回到了储物间,而沈青还站在他的面前,只是看向了他的目光充满了羡慕。

“阁下现在已经是书院院长了,沈青见过苏院长。”

看着沈青整理衣袖很是郑重行了一礼,苏乐只得跟着回礼,而后问道:“小弟心中还有诸多疑惑,还望沈兄解惑。”

“我知苏院长心中疑惑是为何事,《云山集》一书乃是开启书院之物,观《云山集》而未亡,便会成为代理院长。”

“沈兄,那我这未入品还有传文点有是何意?”苏乐继续追问。

“书有品级,读书人自然也有品级,读书人什么品级,就只能读取什么品级的书,至于这传文点便是对院长你的要求,书院之存在,是教化万民,来书院参观之人越多,传文点也就越高,而传文点可以升级品级。”

苏乐懂了,不过随即又浮现一个疑问,不解道:“《云山集》是无品之书,那什么书才有品级?”

“孤本珍籍,或者蕴含天地至理圣人名言之书。”

听到这回答,苏乐乐了,圣人之言,那他拿一本论语不就够了。

“院长,读圣贤书要对应的品级,不然难现真义。”

苏乐的如意算盘瞬间被击溃。

“苏院长,在下有一不情之请。”

“沈兄但说不妨。”

沈青抱拳朝着苏乐一鞠躬,诚恳道:“还望院长收我进书院。”

“尔要当书院弟子?”

苏乐诧异,你一个鬼魂还要继续读书?

“书院弟子身份何其精贵,沈青不敢奢求,只是希望能在书院当个打杂下人。院长与我言语也无需咬文爵字,我在书院飘荡多年,听着游客言谈,对于现代言语也是精通。”

沈青的态度很诚恳,可苏乐却犯难了,主要问题是你老兄是鬼啊,虽然我不怕你,可想到自己这书院有个鬼魂一直在,多少还是有些别扭的。

“凡是入院之书籍,书中之灵皆封书内,唯有院长允许方能出入,但也仅限于在书院活动,与活人无异。”沈青看到苏乐犯难,有补充一句道:“我观院长前些时日请人写字作画,沈青对书法也略懂一二,自认可代而为之。”

苏乐有些心动了,继承了沈青书法技艺,他可是知道沈青的书法有多厉害的,那字画就算是不懂书画的人,也能感受到不凡。

更何况,关于自己这金手指,他还有一些不解的地方,以后没准还要询问沈青。

“沈兄在院中既与阳人无异,可要食否?”

“不……不用。”

苏乐高兴笑了,解释道:“沈兄,其实我早就答应了,问这问题是想着要是沈兄要是也要吃饭的话,那就让做饭阿姨多买点饭菜。”

沈青:……

PS:看了十几年的书了,作为一个老书迷,也是一个新人作者,求支持,本书存稿三百万,放心阅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