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犯了众怒了

“张铭,你说我们就这么走了吗?”

“那不然呢,人家苏院长肯定比我们有钱,我们就是两个穷学生,又给不了苏院长什么。”

“谁说给不了的,苏院长承包书院,肯定是希望到书院游玩的人越来越多,我们可以帮他进行宣传,就拿银杏树来宣传。”

“这是个好主意,刚好我先前拍了几张银杏树的照片,我这就在所有群都发一遍。”

“光发群有什么用,那才多少人啊,在短视频平台还有小黄书上面也给宣传一下。”

回到学校的陈静又一次开始了编辑,不过这一次她说的是书院的好话。

“你们见过冬天的银杏树吗?“银”为有你,三生有“杏”,姐妹们,快带你们的男朋友去试验一下。”

银杏树的照片很美,因此陈静发布的视频内容浏览量节节攀升,不过这些游客只是惊叹于这个季节还有银杏树,但对陈静说的银杏树可以进行真爱检测的事情,是一点也不相信的。

陈静的视频很快成为了本地热门,云山是处于信州市区的边上,但信州市并不大,从市中心到书院也就半个小时的路程,尤其是附近几公里外就是几所学院。

来的最快的,就是这些学院的学生,这些学生是被陈静给安利过来的,到了书院震惊于银杏树的美丽景色后,不少情侣还真的双手紧扣进行了尝试。

有银杏树叶落下的自然是高高兴兴,而那些没有树叶落下的,虽然嘴上说着是假的,但情绪难免有些失落。

随着这些学生的到来和拍照,更多的关于书院银杏的视频上传,尤其是有一对情侣,从头到尾的拍摄下在银杏树下紧扣双手,而后看着树叶飘落到手心的视频传到网上,视频的浏览量破了百万。

“这……一天时间就五百传文点了。”

晚上,书院关门。

苏乐看着自己的传文点乐不可支,这样下去用不了多久他这传文点就要破万啊。

书院为什么一天之间会有那么多人的原因他也是从来的游客口中问出来了,是因为有人在网上发布了书院的银杏树视频,这才引起了许多学生的好奇。

对于发布视频的人,苏乐大概也能猜到是谁。

“读书人要心静,要荣辱不惊,我还是继续练字。”

苏乐走到书桌前,再次推演起《多宝佛塔碑文》字帖,随着传文点的消耗,这一次推演出来的书法技巧更深了几分。

“原来是这样……”

心中有了明悟,苏乐静心凝神,开始在宣纸上书写。

……

“老李,这口气你咽的下?”

“煮熟的鸭子飞了,这口气我自然咽不下,肯定是要报复回去的,不过你为什么也这么生气?”

“本来今天买了不少制服,准备和张月解锁一些新姿势的,可银杏树之后,张月死活都不愿意换,结束后还让我送她回学校,我直接让她打车回去了。”

市里的某个KTV包厢内,严冬和李茂抽着烟,正在商量着该怎么报复苏乐。

“快看看,现在网上好多这书院的视频。”

严冬拿出手机把刷到的视频递给了李茂观看,李茂冷哼了一声,道:“那肯定不是真的银杏树,所谓的树叶飘落是人为控制的,树上必然有机关。”

“那我们直接把他给揭穿去。”

“只是简单的揭穿,怎么能让我解恨,我要他这书院开不下去。”李茂眼中闪过狠毒之色。

“怎么操作?”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现在,先快乐快乐。”

“对,先快乐快乐,要说玩还是KTV的姑娘花样多,张月也就是嫩一点罢了。”严冬点了点头,吩咐经理开始安排。

……

“乐子,你不为人啊。”

正在书院练字的苏乐,突然接到自己好友的电话,整个人莫名其妙。

“关节炎,你又是发的哪门子疯?”

“我发的哪门子疯,你去那些网络平台上看看本地的一些热门消息,你这是要和天下男人为敌吗?”

闻言,苏乐没有挂掉电话,而是手机直接是打开了一些网络媒体频道,当看完本地的一些消息之后,他这额头冷汗也是下来了。

各大平台的本地频道上,只要有书院的视频,评论下面都是对他的口诛笔伐,当然,都是男生们在对他进行控诉。

“我好不容易谈个恋爱啊,可就因为跟女朋友去了一趟信州书院,没有银杏树叶落下来,女朋友就觉得我不爱她,就和我分手了,信州书院的院长不为人啊。”

“兄弟,谁不是呢,好不容易才钓到一个妹子,原想着今晚可以全垒打了,可去了趟信州书院后,就全泡汤了,妹子还骂我渣男。”

“原来受害者不是我一个啊,天地良心啊,我根本就不是什么渣男,我都三十岁了,相亲认识了一个女孩,想着对方挺合适的,准备考虑结婚的事情了,我这个年纪的男人还能有爱情吗?结婚不就是因为年纪大了,而对方又恰好合适吗?”

“真的假的啊,这老板还挺舍得花钱宣传的啊,这么多托,多少钱一条啊,带上我,这个季节银杏树的树叶早就剃光了。”

“对,我也是这么想的,还反季节生长,你告诉我原理是什么?”

“勾股定理知道吧,和这个没一点关系。”

……

“我真想一把火把那银杏树给烧了去,有没有同样想法的。”

“兄弟,放火是犯法的,但兄弟你要真敢这么做,我愿意捐出一千块钱赞助。”

“什么兄弟,那分明是英雄。”

“其实我觉得最委屈的是,凭什么觉得是我们男生不爱女生啊,就不能是女生不爱男生吗?”

“你们男生就会倒打一耙,如果女生不爱你的话,又怎么会跟你在一起?”

“哟,这一拳怕是天帝来了也挡不住啊。”

……

这些评论苏乐是越看越心惊,他这才知道自己有着一个巨大的疏忽,忽略了这是一个快餐爱情的时代,哪里会有那么多真正的爱情。

尤其是对于一些大龄单身男女来说,在一起不过是因为权衡利弊之后的选择罢了。

可这些人错了吗?

没有错,甚至连渣男都算不上。

恐怕这个世界80%的情侣都无法达到要求。

“乐子,现在知道事情的严重性了吧,你这可是将所有男同胞都给得罪了,我毫不怀疑哪天你就被人给暗地里下了黑手。”

手机那端,传来关杰幸灾乐祸的声音:“也不知道你是从哪里想来的这么一种营销方式,别说,确实是挺能吸引人气的。”

“不是什么营销方式,而是真的有这样的功能,你可以带着你那些小女朋友们来书院试试。”

对于自己这位从小玩到大的好友,苏乐倒是没有隐瞒,手机那端沉默了三秒,而后声贝猛地抬高:“苏乐,我现在就订票出门旅游,什么时候这颗银杏树被烧了,我就什么时候回来。”

苏乐莞尔,自己这好友可是一个海王渣男,这要是留在信州市不跑的话,他的那些小女朋友肯定会拉着他来书院。

挂掉了电话,苏乐开始思考正事,别看现在大家只是在网上发牢骚,可这么下去肯定是会出事的,得想个办法解决这个麻烦。

关闭书院是不可能的,禁止游客围观银杏树也不现实,毕竟书院就这么大,也不能把银杏树给藏起来。

“不能阻止,那就让游客知难而退。”

苏乐有了主意,他决定设置些条件来劝退游客。

书院,那劝退条件自然不能和一般景点一样“收费”来解决。

诗词歌赋……

苏乐在纸上写下了一些条件。

诗词就采用飞花令的办法,挑战者必须连过三关,每一关都要背诵和出题有关的诗句三首。

就这一条,苏乐觉得自己就可以淘汰掉大半的游客了。

第二关就是写字,必须得会写毛笔字,这样又能淘汰一大半。

就算过了这两关,还有终极一关,真爱大考验。

女朋友的生日,第一次确认关系的日子,女朋友最喜欢的颜色,女朋友最爱吃的食物……

这些烂大街问题不能用,得反其道而行之。

女朋友的最不喜欢的颜色?

女朋友最讨厌的食物?

女朋友脸上有几颗痣?

女朋友最喜欢的口红色号?

女朋友今天的袜子和昨天的是同一双吗?

……

十个问题,这三关下来,一百对情侣能够有一对通关就很不错了,而能够通关的,对自己女朋友如此细心,必然是很爱自己女朋友。

一旦通关,结局肯定是皆大欢喜。

这是一个多赢的规定,那些没能通关的男生最多就是背负一个“文化不够”的标签,但相比被女朋友骂渣男,苏乐相信广大男生宁愿接受前者。

说做就做,苏乐跟沈青打了一个招呼便是下山了,开着皮卡车前往木材市场。

到了目的地,苏乐停好车,正要走进一家商店,却发现在这市场门口处的街道拐角,一个男子大冬天的蹲在那里,裹着手,正茫然的打量着四周。

流浪汉吗?

只是看了眼,苏乐便收回目光走向了店里,半个小时后,在店家老板的帮助下,把围栏木板给放到车上后面,刚启动车子准备离去时候,挡风玻璃前面突然窜出了一道人影。

苏乐被吓了一跳,还没等骂咧一句,人影先一步开口了。

“老板,需要木匠吗?”

冲出来的人影,真是原先蹲在角落里的那个男子。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