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银杏记

一天之后!

书院正堂石阶上,苏乐和沈青两个人坐在那里,看着院墙左边那颗银杏树。

沈青的表情是恐惧,因为这银杏树,和他当年见鬼时候一模一样。

苏乐是无语的,现在已经是到了12月了,银杏树早就过了落叶季节了,可眼前这颗银杏树,那叫一个枝繁叶茂,每一片树叶都金光灿灿,犹如一道黄色的伞盖。

很美!

尤其是和边上其他光秃秃的树木对比,是一种另类的生命的绽放,一扫冬天的寂寥和沉重。

“美是真美,可我该怎么给人解释呢?”

苏乐有些头大了,反季节生长,必然会引人注意的,而书院又不能不开门,到时候没准还会引来一些专家关注。

“不管了,既然蔬菜都可以反季节,凭什么银杏树不可以,那些专家教授要研究就让他们研究去,还能给书院扩展一下名气。”

不去想这些麻烦事情,苏乐朝着沈青说道:“今天书院正常开门吧,赚一点传文点是一点。”

“院长,关于那两位的故事,您可以给写成故事的,如果书院评判等级够的话,是能够兑换传文点的。”

听到苏乐要赚传文点,沈青把自己所知道的说了出来。

“还能这样?”

苏乐没有想到还有这么一种说法,当下拿了一本空白线装书籍出来,这类空白线装书,是他爸承包下书院批发来的,属于仿古类,讲究一个附庸风雅。

“院长,得用毛笔写才行。”

看到苏乐拿着圆珠笔,沈青在一旁提示了一句,苏乐却是皱了下眉头,毛笔字他小时候是练过,可已经好多年没碰了。

“这种事情只有院长亲手来写,外人是无法代劳的。”

沈青的话让得苏乐原本想让沈青代笔的心思熄灭了,好在的是他的毛笔字功底还在,提笔书写起来。

半个时辰之后,苏乐才把沈言承和青眉的故事写完,准确的说并不算完,因为青眉是怎么死的他还不知道,故事只是到沈言承身死那一刻结束。

至于书名,看了眼那颗银杏树后,书名提笔道:银杏记

写完之后,按照沈青的提示,苏乐在心中召唤书院。

场景变换。

苏乐身影又一次出现在书院门口,一缕金光飘来,落在了他手捧的书籍上。

不过几息时间,就好像是在阅读书籍上的文字,而后有了回应。

“《银杏记》,可入一品,允许抽取人物生平所学,是否抽取。”

“抽取。”

虽然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但苏乐知道肯定是好事,既然是好事那肯定要同意。

一个巨大的轮盘出现在了苏乐的面前,不过还没等他看清楚轮盘上的字,轮盘便是开始转动了起来,等到最后停下来时,就剩下指针所指的那一格,其他格的字全都消失了。

通幽!

两个古朴大字熠熠生辉,下一刻,苏乐只感觉自己眼睛一热,同时脑海中多出了一段信息。

通幽:道家七十二神通之一,可见鬼神。

“《银杏记》收入藏书阁,兑换100传文点。”书院那道恢弘声音又一次响起。

意识回归现实,苏乐看到面前好奇的沈青,知道沈青好奇什么,虽然他现在有很多疑惑,但还是先满足了沈青的好奇。

“书院给评了个一品。”

“怎么才是一品呢,不应该啊,我知道了!院长您……您的字的原因。”沈青先是困惑,随后有些委婉说道。

苏乐一听这话瞬间无语了,沈青虽然很委婉,但他听懂了。

因为自己的毛笔字太差了,所以导致书籍的评品级低了。

早知道这评品级就跟语文考试作文一样,字写好有加分,那他就练好毛笔字再写了。

“沈大哥,这个人物生平所学是什么意思?”

“这是入品的书才有的,凡是入品之书,都有一次机会抽取书中人物生平所学的某项或者多项技艺本领,品级越高抽取到的也就越好。”

沈青的这个解释,让苏乐更加不开心了,自己书中所写的主要人物是沈言承和青眉,沈言承是二甲第一名,才华自不用说,自己就算是抽个沈言承的书法技能都好的啊。

这通幽……是个什么玩意。

让自己可以和鬼怪交流,也就是开了天眼能见鬼呗。

可自己并不想见鬼啊。

老话说的好,信则有不信则无啊,自己不能见到鬼,就遇不到鬼,这能见到鬼,岂不是得经常遇鬼?

见了个青眉就够折腾他的了,苏乐是真的害怕了。

“沈大哥,下次麻烦你事情一次性说完。”苏乐神情有些幽怨,沈青尴尬笑了笑,他也是太激动了,先前忘记了这些。

“虽然是一品有些遗憾,但院长肯定也得到了对应的传文点吧,院长可以靠着这传文点升级自己的品级。”

沈青的提醒,让苏乐召唤出自己的面板,果然自己的传文点变成了107点,多出来了100点。

而品级那一栏也有了变化。

品级:未入品(可升级)

心念“升级”,未入品那栏变成了一品。

与此同时,苏乐感觉自己脑海中传来一个清爽感觉,整个人的气质出现了一些变化。

以往所读的书,在他脑海中快速闪过,甚至还多了一些以前所没有的明悟。

径直走到书桌前,苏乐提笔,这一次,笔锋要比原先流畅许多,整体的字也要比原来上一个层次。

“这……这要是让我现在去参加高考,我应该能比原先多考50分,那就是妥妥的985了啊。”

这就是入品读书人的福利吗?

这也太强了吧,还只是一品,要是到了后面的八品九品呢?

惊叹之余,苏乐又朝着沈青说道:“沈大哥,你教我书法吧。”

学书法,不仅仅是为了以后再撰写故事做准备,更重要的是他对书法涌现起了兴趣,苏乐知道这应该是因为自己已经算是一个真正的读书人了。

而字,是读书人的根本。

“学书须先楷法,作字必先大字。大字以颜为法,中楷以欧为法,中楷既熟,然后敛为小楷,以钟王为法,院长您要练习书法的话,建议您先临摹颜真卿的《多宝塔碑》。”

“行。”

苏乐点了点头,嘱咐沈青看守书院,便是下山开车直奔书法市场而去。

信州市还没有专门的书法市场,但却有一个家装城,里面都是卖一些家装品的,而书画现在也属于家装饰品的一种,苏乐原来路过的时候还是看到过几家书法工作室的。

邵丰奕书法工作室。

苏乐迈步走了进去,一进去便是感受到一股墨香味道,三面墙上都挂满了书法,中间的书桌位置,此刻有一位约莫二十来岁的女生,正在伏案练习书法。

苏乐进来,对方头也没抬。

“你好,我想问下你们这有字帖卖吗?”

笔锋一顿,墨水线条散开了一些,女孩脸上有着一缕羞恼之色,练字最讨厌就是渐入佳境的时候被人给打扰。

放下笔,抬头看了眼苏乐,邵清秋直言道:“有,你要什么字体的?”

“楷体吧,其他的也都要。”

苏乐想着自己下山一趟就多买点,省的下次还要再来。

“十五块一副,一百块十副,在那边你自己挑。”

虽然对方的态度不是很好友,苏乐也不在意,径直去一旁角落的箱子里翻找着,很快就找到了《多宝塔碑》以及《九成宫醴泉铭》、《化度寺碑》,这些楷书中的代表名作。

除了楷书之外,苏乐还挑选了几幅行书字帖。

“一共十幅,我扫码给你啊。”

苏乐扫码付款,邵清秋看了眼苏乐买的书帖,想到被这男生给打扰,心里就有意回击对方,说道:“《九成宫醴泉铭》,这可是天下第一楷书,看样子你在楷书上的造诣应该很深吧。”

在邵清秋的内心里,是丝毫不认为眼前这男的书法造诣有多高的,因为只要练习书法的就都会懂规矩,在他人书法没有完成的时候,是不能出声打扰的。

这人刚刚打扰自己,规矩都不懂,恐怕连入门都没有。

“我是个书法爱好者,目前还是初学阶段。”

苏乐很是谦虚的回答让邵清秋接下来准备好的腹稿一下子泡汤了,她见过不少所谓的青年书法家,为了在自己面前展示自己,言语中多少都会有些炫耀,她原本是等着这男人炫耀之后,再让对方写几个字,而后她将对方给批的体无完肤的。

可这男的不按套路出牌啊。

在美女面前,这个年纪的男生不该都很爱表现自己吗?

难道是自己的魅力下降了?

在邵清秋怀疑自己魅力的时候,苏乐是已经走出工作室,开着车离去。

就在苏乐车子前脚刚走,后脚一位老人走了进来。

“爷爷,看你笑容满面的,是不是遇到什么好事了啊。”

“算是一件好事吧,今天欣赏到了一件极佳的书法作品,对方的行书造诣不在我之下,最主要的是年纪不过三十多岁,咱们信州市的书法也算是后继有人了。”

邵丰奕,作为信州市书法家协会主席,在全国书法家中也颇有名气,但近些年来让他忧心忡忡的是信州市下一代的书法家还没有特别优秀的。

但凡有能够接任的,他早就卸任这协会主席一职了。

“爷爷,你没开玩笑吧。”

邵清秋表示不可置信,这没练过书法的人,可能会臆想书法能够速成,可只有练习过书法的人才知道,书法一道是没有任何捷径可走的,那是一步一个脚印的。

自己爷爷可是练了差不多有六十来年啊,一个年轻人的书法造诣比得上自己爷爷?

“收藏那副书法的人,以他的身份不可能跟我开玩笑,不过那位也不地道,非要我给他写一幅字才告诉我那青年的信息,这不是趁火打劫嘛。”

看到自己爷爷走进内里的书房,邵清秋很是动容,能够让爷爷甘愿用一幅字去交换信息,她对那位青年书法家也充满好奇。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