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青眉报恩

次日清晨。

天际刚刚泛白,苏乐便是开车到了信州大酒店门口等候了。

虽然那女人翻脸挺快,但青眉的事情肯定是要解决的,信州这么多女人,青眉偏偏就选择附身她身上,没准这女人还真的知道点什么。

没一会,酒店大门,陈欣雨的身影走出,上身一件雪纺衬衫搭配着休闲西装,妥妥的都市丽人,更别说那精致的颜值了。

“这女人,看着就和信州城不符合啊。”

这种只有在电视剧中才会出现的都市高级白领,出现在了信州这么一个四线的城市,总是有那么一点违和。

陈欣雨看到了苏乐的车,看到苏乐坐在驾驶位并没有下来,眉头蹙了一下,但还是自己拉开后座的门坐了进去。

“去马亭村。”

“去那里干什么?”

苏乐有些疑惑,但陈欣雨不打算回答,没得到答案,苏乐撇了撇嘴,这女人……算了,今天先忍了,等过了今天自己就不伺候了。

马亭村是信州市郊区的一个村子,苏乐不熟悉,不过有导航也不怕不认识路,一个小时之后,车子驶入村庄里。

“那……那个,你叫什么啊,我总不能一直喊你喂吧。”

“陈欣雨。”

“陈欣雨……陈小姐,我们现在已经是进村子了,然后呢……”

“停车。”

陈欣雨的突然要求停车,苏乐踩下了刹车,而陈欣雨也不跟苏乐解释直接是下了车,朝着不远处一户人家门口坐着的老大爷走去。

苏乐带着疑惑紧随其后下车,当走到那户人家面前,看到这户人家里面的摆设,他立刻就猜到这户人家是干什么的了。

这是算命先生的家。

这陈小姐是要找那算命先生去抓青眉?

请个道士也比请这些先生靠谱啊。

“张师傅,这一次来,我是有事情想要询问你,当年你们先祖和那位老道长之间就再没有过多的联系了吗?”

陈欣雨开门见山,今日一大早的时候,她便是给那杨工头发了消息询问张师傅家里的住址,得知到住址后,决定上门拜访。

因为她很怀疑,给沈言承做保的就是张先生的祖上。

“陈经理,没有了。”

张师傅摇了摇头,他能知道这些,还是因为祖上曾经在笔记中提到一笔,才传了下来。

一旁听着陈欣雨和张师傅对话的苏乐,听到这里便是明白自己是想错了,可他更疑惑的是,这位张师傅和当年老道长有什么关系?

而更让他不解的是,陈欣雨怎么会知道这些,难道是晚上回去调查的,可一晚上的时间就能调查出来线索,这能量……来头非同小可啊。

苏乐是想歪了,但却歪打正着。

“陈小姐,你是觉得这位张师傅的祖上是那张姓农户?”

“有很大的可能性。”陈欣雨这一次倒是回答了苏乐的话,可惜的是随后问了半天,这位张师傅都说不出任何有用的线索了。

难道真是自己猜错了?

一旁听清楚经过的苏乐,却是想到了另外一个可能性,开口问道:“张师傅,你们每年清明都要扫墓的吧。”

“这是肯定的啊,我们张家是一个大家族,每年一大家人可要扫好些墓,好些人只能追溯到祖上三到五代,可我们家可以追随到十几代之前”,张师傅有些自豪说道。

“扫的墓都是你们亲人吗,我的意思是说,有没有什么墓比较特别的?”

陈欣雨也是听出了苏乐话语的意思了,看向张师傅的神情也是带着一丝期盼和紧张,因为这将会是最后的机会了。

“你这么说,还真有一个墓不是,不过那个墓没有墓碑,就在我们曾曾太祖墓的后面,祖上曾经交代过,每次去扫墓的话,也要顺便祭奠一下那个墓。”

苏乐和陈欣雨目光对视一眼,两人几乎是同时眼睛一亮,很有可能那个墓就是沈言承的了。

“张师傅,能带我们去那个墓地看看吗?”

“可以啊,那墓就在我们村子外,离着不是很远。”

……

村外,在张家曾曾太祖的墓地后面有着一个小土包,没有墓碑,只有几块垒起来的石头,苏乐伸手去掰这石块,张师傅看到想要阻止,陈欣雨却先一步开口。

“张师傅,这个墓地很有可能和那位女婴有关系,我们是想验证下。”

提到女婴,张师傅就不再阻止了。

“果然是。”

苏乐掰了一块石头下来,在石头的另外一面刻着一个“言”字,而另外两块石头分别是“沈”和“之”。

这个墓,可以确定是沈言承的墓地了,其他几块石块可能是下雨被冲走了。

“找到沈言承的墓,总算是可以和青眉交代了。”

苏乐长松了一口气,虽然不知道,那李侍郎为何没对沈言承挫骨扬灰,为何沈言承的尸体又从千里之外的京城到了信州,但总算是找到了。

而也就在这时候,一股阴风袭来,苏乐和陈欣雨都感受到一股寒意,两人对视一眼,知道应该是青眉来了。

想到青眉这位女鬼此刻就站在边上,苏乐是大气都不敢喘一下,陈欣雨也是一样,唯有张师傅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嘀咕道:“怎么突然刮风了,沙尘都进了眼睛了。”

伸手揉了揉眼睛之后,张师傅神情突然变得很是激动起来,手指着前方说道:“我……我看得清东西了!”

对于张师傅来说,他之所以会走上这行,并不是什么天赋异禀,也不是家传的本事,而是因为他天生就视力不好白内障,当时为了生计才不得已走上这条路的。

靠着祖上从老道长那里学来的一点皮毛,加上他自己的钻研,才有了名气,最后能够靠着这条路养家糊口。

可现在,他发现自己能够看得清东西,而不是模模糊糊的一个轮廓了,怎么能不让他激动?

“青眉报恩。”

苏乐轻语了一句,他想到了这个可能,当初青眉是吃了张师傅祖上先人的奶水,这是青眉还当年的恩情了。

陈欣雨也是明白了苏乐话语的意思,恐惧减少了几分,一个鬼能够知恩图报,那说明青眉不是那种嗜杀成性的恶鬼。

至于几位工人为何会得了怪病,她也是调查清楚,这几人是晚上偷摸去做了一些不光彩的事情,对自己老婆不忠,得病是青眉对他们进行的处罚。

“我会让人来收敛尸骨,而后另外再立一个新坟。”

陈欣雨开口,然而青眉并没有现身,只是阴风更大了一些,那几块被苏乐原本掰出来的石块竟然又被吹回了原位。

“沈言承已经入土为安数百年了,还是不要挪动,想来青眉姑娘也是这意思,以后让老师傅多给上上香就好。”

苏乐明白了青眉的意思,这是不让动坟,而张师傅听了苏乐给他的解释,也是连忙保证,自己以后会盯着的,不但他会来扫墓,也会让后人们来扫墓,只要张家还有人在,这坟墓就不会断了香火。

因为按照传统来说,青眉也可以算是他祖上先人了。

古代要是哪家媳妇缺了奶水,把婴儿给奶水充足的人抚育,都会让孩子认做老娘,那是要当亲娘一个孝敬走动的,死后也得披麻戴孝。

从这关系来说,张家那位曾曾曾曾太奶奶也算是青眉的老娘,张师傅给扫墓也是应该的。

两个小时之后,苏乐回到了书院,这一次陈欣雨没有让苏乐把她送到酒店,到了市区就下车离去了。

“院长,您回来,快跟我来!”

还没进书院大门,苏乐便是看到了站在门口的沈青,沈青的神情很是惶恐,这让苏乐心里一咯噔,难道事情还没解决,青眉又来了?

“院长,你看那边!”

沈清手指着书院围墙的左边,苏乐目光顺着看去,那边,多出了一颗树。

“沈大哥,这是你栽种的树?”

“院长,哪里是我栽种的啊,这棵树是突然出现的,而且一个时辰前还只是一颗树苗,现在就这么大了。”

“你跟我开玩……”

“笑”字没说出口,因为苏乐看到那树又高了一截。

“院长,这是一颗银杏树,是那位的杰作。”

苏乐知道沈青嘴里的“那位”指的是谁,必然是指的青眉,可青眉这是要干什么?

“银杏树当年便是书院之物,今日不过是物归原主罢了。”

耳畔传来一道清冷声音,苏乐明白这是青眉说话了,也就不再担心了。

不过下一刻他便是想到一个很重要的事情,连忙朝着沈青喊道:“沈大哥,快把书院的游客都给劝说走,这几天书院要关门。”

一颗快速生长的树,这要是被人发现了,那还不得引起轰动。

苏乐虽然想要让书院的名气越来越大,可并不希望是这种方式。

“院长,看到这树出现和生长的速度,我便把书院的游客给劝走了,并且亲自守在院门,不允许人进来。”

“沈大哥你做的对。”

苏乐给了沈青一个赞赏,而后将书院大门给关上,随后又给负责打扫卫生的两位阿姨打了电话,告诉她们这几天书院关门,不用来会书院打扫卫生了。

等到过几天,就算有人发现书院多了一颗银杏树,他也可以借口是从其他地方移植过来的。

PS:新的一周,很重要,求点收藏和推荐吧,感谢萨摩耶夫老斯基的打赏,感谢我三位朋友他的盟主打赏。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