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陈欣雨的推断

呼呼!

整个书院,阴风阵阵,陈欣雨的长发飘散开来。

虽然只是第一次见鬼,但苏乐可没少看一些鬼怪影视节目,此刻青眉的状态,在他看来分明就是暴走前的征兆。

对于这一幕,他也有预料到过。

情郎惨死,青眉对沈言承爱的如此之深,又怎么可能会不暴怒。

“青眉,这里是信州书院,我容你进来,不过是看在沈言承也是读书人的份上,知悉你二人曲折经历,这才放你进来,休在书院放肆。”

苏乐暴喝,面露怒色,他也是被逼的没办法了,如果不能吓唬住青眉,真等对方暴走,自己和沈青恐怕都得丧命。

至于自己色内厉荏会不会被看出来,他也是顾不得那么多了。

死马当活马医。

只是苏乐没有想到的是,当他这话说出之后,在他的身后隐隐有建筑浮现,仔细一看便可发现那是信州书院的雏形。

“我要知命哥的尸骸。”

也许是被苏乐身后浮现的书院给震慑住,陈欣雨的双眸恢复了清明,说完这话之后,人便是栽倒在了地上。

沈青看到这一幕,眼瞳收缩,看向苏乐的眼神充满了敬佩。

怪不得书院会择苏院长为主,就凭苏院长这份胆识,自己就输的不冤。

苏乐看到陈欣雨栽倒在地上,却是有些摸不着头脑了,这青眉是被自己给吓唬住了,可为啥会晕倒啊,不是该直接离去的吗?

“院长,这姑娘应该是被附身的,现在青眉鬼魂离去了。”

沈青在一旁提醒了一句,苏乐便是明白了,看着倒在地上的陈欣雨,嘀咕道:“看来女人就算是做了鬼也改变不了爱美的天性啊,附身都要选一个漂亮的。”

只是,现在该怎么办了?

这大冬天的,又是大晚上的,这美女穿的这么单薄,要是就让她这么躺在地上,用不了片刻就得风寒感冒了。

报警,那就更不可能了。

无奈之下,苏乐只得先将对方给抱到房间离去,他的房间虽然没有空调,但有取暖器,还是挺暖和的。

软香在怀,苏乐倒是没什么其他心思,等到把对方给放到床上,正要去开取暖器的时候,却被陈欣雨陡然睁开的眼睛给吓了一跳。

陈欣雨就这么盯着苏乐,其实在苏乐抱起她的时候她就醒了,只是因为尴尬她才继续装作昏迷。

刚苏醒过来,发现自己被男人给抱着,她的脸上是有恼怒之色的,然而联想到刚刚所经历的一切,她也知道是对方救了自己。

准确的说是救他自己的同时顺带救了自己。

陈欣雨自认自己不是那种蛮不讲理的人,此刻,她内心更多的是好奇,虽然她心里已经有一个大概的猜测了,但还需要一些佐证。

“我要知道全部真相,不然我现在立刻就报警。”盯着苏乐半响,陈欣雨平静开口。

“美女你不要冲动,我这就给你解释。”

苏乐还以为陈欣雨是青眉随便找来的附身之人,是无辜被卷入进来的,这对方真要报警了,自己还真是解释不清楚。

“事情得从清初时候说起……”

把沈知命和青眉的故事给大概说了一下,害怕对方不信,苏乐还把记载着沈知命生平的书籍也给了对方观看。

陈欣雨看着书籍上关于沈知命的记载,看的很仔细,一旁的苏乐却是很忐忑。

许久之后,陈欣雨放下了书籍,目光看向苏乐,书里故事的真假她不怀疑,她是故意放缓速度的,给自己留下思考的空间。

她记得承包书院的是一位五十来岁的男子,可眼前这青年男子刚刚自称书院院长,应该是承包书院的那位苏老板的后辈,很大可能是儿子。

自己被青眉附身,而对方第一时间把自己给认成了青眉,甚至一点也不惊讶,也就是说这人至少知道的比自己多,也相信鬼怪的存在。

难道他能看到鬼?

这些思考在陈欣雨的脑海中闪过,但当她看向苏乐的时候,问出的却是另外的问题。

“这件事情恐怕还没有解决吧。”

“确实是没有解决,按青眉的意思,是要找到沈言承的尸骸,只是过去了数百年了,这尸骸恐怕不好找。”

何止是不好找,苏乐都怀疑沈承言的尸骸还在不在了。

要换做他是那位李侍郎,爱女为救自己而死,还不得恨死沈言承,挫骨扬灰都是有可能的。

“也就是说,如果找不到沈言承的尸骸,青眉还会找上我。”陈欣雨托着下巴,凝眉沉思。

“不一定,估计青眉上你的身,可能就是因为你长得好看,不行你就离开信州城就是了。”

苏乐暗暗送上一个马屁。

“没用的,她还会找上我的。”

陈欣雨摇了摇头,她不认为青眉附身自己,是因为自己漂亮的原因,真正的原因是因为自己触摸过那块石头。

当然,这一点她现在不会明说,既然眼前这男的误会了,那就让他继续误会下去,越是误会就越愧疚,越愧疚就会说的越多。

“看你紧锁眉头,你应该是查过那位李侍郎,没查出有用的线索对吧。”

大冬天的,陈欣雨感觉到房间的湿冷,将苏乐原本盖在她身上的被子往上拉了拉。

“在知道了沈言承的经历之后,我就在网上进行过查询,发现没有那位李侍郎的任何记载,这位李侍郎就如同没在历史上出现过一样。”

苏乐诧异眼前这女人的冰雪聪明,如实回答。

“和沈言承有关系的,除了老道长和青眉外,就剩下那老管家了,既然那位老道长当年可以算出一些,那你说他有没有可能算到沈言承命中的这一劫?”

陈欣雨的提醒让苏乐眼睛一亮,可随即摇头道:“那位老道长的线索就更少了。”

“少嘛,应该会有蛛丝马迹的……”

芊芊细手下意识的捻着耳垂的发丝,这是陈欣雨思考问题的习惯,她总觉得自己错过了什么关键的信息。

“我知道了,那张姓农户!”

陈欣雨终于是知道自己错过的是什么信息了,给沈言承身份作保的张姓农户。

“张姓农户,对,我怎么没想到。”

苏乐也是一点就透,明白了陈欣雨话里的意思了。

沈言承和青眉是一直待在山上的,最多就是偶尔偷溜下山几次,那张姓农户和沈言承非亲非故,凭什么替沈言承作保?

也许,是老道长动用了关系。

陈欣雨想到的却是更多,那是因为她知道的信息比苏乐多。

她知道青眉是一个弃婴,也知道老道长被人从道观赶走,张……师傅……张姓农户……会这么的巧合吗?

张师傅的先祖错怪了老道长,后来找到了老道长向老道长赔罪道歉,这种情况下,老道长让张师傅先祖替沈言承身份作保,张师傅的先祖应该是不会拒绝的。

但到底是不是,还得明天见过张师傅,询问一下才知道。

不过眼下,自己该怎么下山?

陈欣雨清楚,自己一个电话,自然会有人上山来接自己,但今晚发生的事情,她不想被外人给知道,就算没人敢问自己,可自己深更半夜出现在这书院,难免下面人会胡乱猜测。

“你送我下山,我便不计较其他事情了。”

“啊?”

“怎么,你不肯。”

“没……没有,我当然愿意。”

苏乐迟疑,是他没想到这位美女这么好说话,不都是美女脾气都不怎么好的吗。

“我这就送你下山,刚好我车就停在山下。”

下山路上,陈欣雨发现自己忽略了一个事情,这云山看起来不高,可就是因为不高,修建台阶的人故意把台阶给修的盘旋而下,山路并不算短。

先前被青眉给控制了身体,她还不感觉冷,可现在没了青眉的控制,刺骨夜风刮来,冻得她脸蛋通红。

可偏偏,眼前这男的一点都没有察觉,一个劲的在前面带路,那一身军大衣,真是刺眼。

陈欣雨咬着牙,以她的性子,自然不会开口,硬是受着半个小时的寒风。

到了山脚,坐上车子,感受着空调的暖气,陈欣雨僵硬的脸蛋才稍微好些,但却绷着脸一言不发。

原本还想着说些话的苏乐,一看陈欣雨一言不发,也是安静开车了,只是心里有些疑惑,这美女怎么下了山就变了一个人一样?

难道?

他突然想到了一个可能,这女的先前在书院那么好说话,不会是怕自己对她怎么样吧,而现在下了山,觉得不用担心自己会对她下手,露出了真面目了。

“那个……其实这事情要是传出去,影响不太好,恐怕大家都会把我们当做精神病的。”

苏乐委婉劝说,陈欣雨毫不理会,等到车子到了酒店门口后,才冷声道:“停车,到了,明天上午来酒店门口接我。”

看到苏乐发愣,陈欣雨又接了一句:“除非你不想彻底解决这事情。”

砰!

下车之后的陈欣雨发泄似的猛地把车门甩上,坐在车上的苏乐心头一颤,这不是自己的车这么不爱惜的吗?

虽然他这是自家老爸开了十来年的二手皮卡车,可皮卡车也是车啊,真的不是自己的车不爱惜。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