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沈知命三跪谢恩

“信州府学子沈知命,高中二甲第一名!”

信州府,放榜的官吏敲锣打鼓,喜报传遍大街小巷,百姓们惊愕,因为这个名字对他们来说很陌生。

当地什么时候出了这么厉害的读书人了?

“新科传胪被李侍郎榜下捉婿,择日即将成婚。”

信州府官场,则是被这条京城传来的消息震撼,新科传胪,加上侍郎府的成龙快婿,沈知命未来必将平步青云,不比那状元郎的前途差。

无论是官员还是当地士绅,都想要巴结这位传胪,可等他们调查后却惊讶发现,传胪竟然是孤儿,是当地一家张姓农户给身份做的保,才得以参加县试,而且这位传胪县试和乡试成绩都是掉末尾,刚好获得京试的资格。

三天之后,传胪回乡,当地官员士绅便要举办宴席接风巴结这位前途无量的传胪,可却被传胪拒绝了。

传胪看望了张家人之后,便是连夜赶回京城,当地官绅只当传胪是迫不及待想当新郎官了。

毕竟京城传闻,李侍郎榜下捉婿,沈传胪连夜入府答应。

……

是夜!

饶州府外,一辆远去的马车又缓缓回来了,没有进城,直接是驶向了城外的云山。

赶车的是沈家老管家。

马车在山脚下停下。

沈言承,从车上下来。

当夜,圆月高悬。

山路台阶,沈言承几次抬脚,可都没能迈上去。

老管家看着自己二公子,神情有些担忧,他不知道二公子为何要回信州,不明白为何出了城走了十里之后,又不顾黑夜返回。

关于云山,关于云山书院,他在饶州府的时候也听人说过,一夜之间书院上百人被人杀光,没有留下一个活口。

尤其是,这山脚还挂着“云山有鬼请绕道”的警示字语,更是让他担心自家二公子。

“既然已经做了选择,又何必再回来。”

山上,一道身影飘然而下,老道长凝视着沈言承。

“师傅。”

“我说过,你与道教无缘,我非你师傅。”

沈言承沉默,目光落向了一侧的石头,这一刻的他突然想通了不少事情。

师傅不让自己参加科举考试。

还有这块刻着:云山有鬼请绕道的石头。

恐怕师傅,早就知道自己的身世了,弄这么一块石头,是怕太多人上书院,到时候自己的身份暴露,毕竟饶州府离着信州府不远,那个时候饶州府还是有不少人认识自己的。

弄告示石头,是为了保护自己。

不让自己去京城参加科举,那就是为了青眉了。自己只要不去京城,就不会遇到管家,就不会知道自己的身世。

“既然已经做了决定,那就按着本心走吧。山上,就莫要去了。”老道长叹了口气,开口道。

沈言承茫然,是啊,自己已经作出了抉择了。

那夜,拜祭了父母之后,连夜去了李侍郎府上,不就是不想给自己后悔的余地吗?

沈言承,你的身上背负着沈家二十四口人命,还有那为你而死的真正的沈知命。

还有何面目上书院见青眉?

砰砰砰!

沈言承双膝跪地,朝着书院方向,重重磕了三个响头。

第一跪,跪师傅养育大恩。

第二跪,跪青眉深情辜负。

第三跪,跪自己今日身死。

沈知命不会辜负青眉,这一跪之后,沈知命便是死了,活下来的只有带着血海深仇的沈言承。

……

皎洁月色下,陈欣雨的身躯在不停的颤抖,她知道这不是因为冷的原因,而是此刻控制她身体的青眉的情绪波动。

“青眉姑娘,沈知……沈言承,最终并没有负你。”

苏乐也是感受到了青眉的情绪波动,想到接下来的场景,他怕青眉暴走,连忙先一步开口。

京城。

李侍郎榜下捉到乘龙快婿,成为京城美谈,侍郎府张灯结彩,因着新郎官在京城没有居所,便是选择在侍郎府举办婚宴。

满朝文武官员,来了一大半,李侍郎含笑作陪。

新科状元、榜眼、探花还有诸多进士们羡慕新郎官的好运,变着法子灌酒新郎官。

老管家待在酒宴一侧,含笑看着这一幕,二公子当了侍郎府的乘龙快婿后,以招几个仆人的名义把自己给招进来,自己就可以找机会刺杀李青山,或者下毒暗杀也可以,二公子也可以洗脱嫌疑,沈家的大仇也能得报。

然而老管家并不知道的是,沈言承并不打算按照两人商量好的办。

他不想在仇人面前隐忍,最主要的是他不能接受自己的新娘是除了青眉之外的其他女人。

他要在今天大婚之日刺杀李青山。

借着喝多需要解手的借口,他前往茅厕,而后拿出了提前藏在那里的一把匕首,新郎服的袖袍很宽大,匕首放在内衣里加上外面宽松袖袍遮掩,谁也看不出来袖子里藏了一把刀。

新郎新娘要向父母敬酒,李青山的护卫那个时候不可能还站在李青山的身边,这是他的机会。

至于他自己,早在嘴里含了毒药丸,只要咬碎顷刻便可丧命。

正堂,李青山含笑坐着,边上,唢呐长笛鼓锣喧天。

新娘,在媒人的带领下缓缓走出。

凤冠霞帔戴红妆!

沈言承从媒人手中接过新娘子的手,很是冰冷,李青山的女儿,到现在他都没见过一面,当然他也不会在乎这些。

高堂敬酒。

沈言承躬身低头端着茶杯,宽大的袖袍下,趁着两手端茶的机会,他的左手已经是深入右手袖袍中,摸到了刀柄。

只是,他没有注意到,身旁同样低头的新娘红盖头突然抖了一下。

“李青山老贼,给我去死吧!”

终于,当李青山接过茶杯的刹那,沈言承快速抽出了袖袍中的匕首,然而让他没有想到的是,身边的新娘在这个时候猛地朝他撞来,突然的惊变,让他下意识的把匕首捅向了撞来的新娘。

整个正堂,乱成了一片。

惊呼,惨叫……

老管家,跌坐在了地上,整个人失了魂。

李青山的几个护卫立刻冲了过来,沈言承知道没有机会了,咬碎了嘴里的毒药丸,和那新娘一样栽倒在了地上。

PS:写这章的时候,真是深夜,小野写完之后,连抽了三根烟,情绪也不知该如何形容。求点收藏推荐打赏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