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如何抉择

夜晚。

信州大酒店,信州唯一的五星级酒店。

顶层行政套房。

陈欣雨走进浴室给浴缸放水,而后将酒店给送来的玫瑰花瓣给丢入浴缸中。

走回厅堂,巨大的落地窗将整个信州的夜景尽收于眼底。

手机铃声响起,陈欣雨开了眼号码,微微一笑,而后接起了电话。

“晴晴,这么晚了给我打电话有什么事情吗?”

电话是她的大学同学俞晴晴打来的,她也没有想到来信州竟然会那么巧的遇到俞晴晴。

“怎么,你现在是总经理了,我们这些穷同学就不能给你打电话了啊。”

“你可不是穷同学。”

陈欣雨莞尔,就凭俞晴晴的父亲目前的身份,在信州那是可以横着走的。

把手机给开了免提放在一边,陈欣雨脱去身上的衣服,露出姣好的身材和赛雪的肌肤,而后披上酒店的浴袍。

“那也不能跟你比啊,文化小镇那么大的项目都由你负责,对了,小镇是不是快要完工了啊?”

“哟,你还关心这个,是俞伯伯让你来询问的?”

“当然不是,我前几天和我爸去了信州书院,那书院不是在你们小镇的范围内吗,怎么还被私人给承包了过去啊?”

听俞晴晴提到这事,陈欣雨揉了揉眉心无奈道:“这事情也是没办法,当时要拆迁拿地,土地最多的那户开出的条件就是要信州书院的承包权,为了顺利拆迁就只能答应他了。”

“陈总经理可不是那么容易妥协的人,你是不是有什么后手啊。”

电话那端的俞晴晴不相信陈欣雨会这么容易就答应下来,她和陈欣雨大学四年同学,还是了解陈欣雨的性子的。

“就算给他承包权又怎么样,小镇开发之后,刚好把书院给包围住,到时候建几道围墙就是了。”

“哇,你好阴险。”

陈欣雨嘴角上扬,俞晴晴果然是听懂自己话语的潜台词了。

在她看来那户人家之所以要书院的承包权而不要补偿,是想蹭来小镇玩的游客,不过她已经是想好了,到时候弄几道围墙给堵住通道,从小镇入口到出口形成一个闭环,游客自然就不会再浪费时间去不怎么样的信州书院玩了。

用不了多久,那户人家就会经营不下去,到时候就是自己低价回收经营权的时候了,她要让对方偷鸡不成蚀把米。

“其实我觉得还是可以和信州书院合作下的,那书院……还是挺不错的,没必要赶尽杀绝的。”

俞晴晴的话让陈欣雨脸上露出思索之色,书院承包的那户人找到俞晴晴给自己打招呼?

“晴晴,是不是你认识那户人家啊,要是你认识的话,那我可以给你这个面子的。”陈欣雨不喜欢猜,直接开口问道。

“没有,我可不认识人家,只是书院里有个写字先生,字写的很好,连我爸都赞不绝口,不过在商言商,我们的陈总经理这么做也是没问题的。”

陈欣雨懂了,信州书院有个“字”写的很好的先生,那没关系,她就把这人给挖过来,开双倍的价格和提成,刚好可以放在鹅湖书院。

聊了几分钟女人之间的悄悄话后,感觉到浴缸的水应该差不多了,陈欣雨挂掉了电话,朝着浴室走去。

然而,进入浴室看到浴缸的那一刻,陈欣雨整个人呆愣在了原地。

浴缸里的玫瑰,不知道什么变成了银杏叶,甚至,就连地上也开始出现一片片的银杏叶,整个浴室闪烁着耀眼的黄晕。

陈欣雨想逃跑,可她发现自己动不了的,最让她恐惧的是,有一股无形的力量控制着她的身体。

浴袍滑落,她“主动”踏入了浴缸。

搓洗,沐浴。

当从浴缸里站起来,站在湿漉漉的镜子前,看着镜子里的脸。

是自己,可又不是自己。

梳妆,打扮……

“陈小姐出门啊。”

酒店门口的保安,看着走出来的陈欣雨,打了一个招呼,然而陈欣雨丝毫没有回应,只是朝着某个方向走去。

“大晚上打扮的这么漂亮,又穿的这么单薄,还不是去找鸭子了,高傲个什么嘛。”

作为五星级酒店的保安,自然是见识过不少富婆住酒店,晚上出去玩,回来的时候带着鸭子一起回来,在他看来陈欣雨这个点出去,也肯定不是干什么正经事。

……

“院……院长,她来了。”

书院内,苏乐躺在床上,回忆着沈言承的故事,突然门外传来沈青颤抖的声音。

连忙爬起,苏乐跟着沈青刚走到书院正堂,就看到前面站着一个女人。

这一次,女人是正脸朝向他的。

这一次,女人踏进了书院。

“这就是青眉吗?还真是一个大美人啊。”

看着身边沈青抖动的双腿,苏乐有些无语了,大家都是鬼,你怎么就这么怂呢?

他现在严重怀疑,沈青说他自己莫名其妙的死了,没准就是被青眉给吓死的,只是因为太丢人不好意思说出口。

“您是青眉姑娘吧,果然是闭月秀花国色天香……”

青眉?

陈欣雨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被控制走到信州书院来,当看到面前这男的时候,她还有些诧异,这不就是今天在图书馆遇到的那男的吗?

而当对方喊出“青眉”两字后,她立刻就想到了老师傅跟她讲的那个故事。

老道长当年收养的女婴就叫青眉。

难道控制自己的鬼是青眉?

现在的陈欣雨,已经是相信了鬼魂的存在了,除了鬼魂附身,没有什么能够解释她身上发生的事情了。

只是,眼前这男的是怎么知道这些的?

“我漂亮吗?”

陈欣雨听着自己的嘴“主动”说出这句话,更让她不可接受的是,自己的手竟然去撩动裙摆……

“漂亮,漂亮……”

苏乐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回答出口了,一双眼睛也是直勾勾的盯着陈欣雨,人更是迈着脚步走了过去。

“既然漂亮,那你想不想拥有我?”

“想。”

苏乐傻傻点头,手更是放在了陈欣雨裸露在外的身躯。

“王八蛋,你干什么,啊……我要剁了你。”

陈欣雨虽然身体被控制,但意识还在,眼前的一切她都感受的到,尤其是身体上的碰触,长这么大,自从她记事以来,还没被异性给这么接触过。

眼看着,对方的手不断的攀升,陈欣雨心里都急的要哭了。

“院长!”

苏乐只听到一声喊声,而后浑身一个机灵,当看到自己的手放在对方的丰盈处,面色瞬间变了。

“院长,不要被迷惑了心智。”

身后传来了沈青提醒的声音,苏乐连忙后退了几步,目光不再和对方对视,同时立刻喊道:“青眉,沈知命没有背叛你。”

“当年,沈知命进京赶考,高中二甲第一名。”

“李侍郎榜下捉婿,沈知命心中有你,原本准备连夜离开书馆,却在临走前遇到家中故人。”

因为怕青眉不信,苏乐不但说的快,更是拿出了那记载着沈知命故事的书籍抛了过去。

书籍,稳稳的落入了陈欣雨的手上。

……

京城。

书馆。

老管家从随身带着包裹中,拿出了三块灵牌,那是沈言承父母还有他哥哥的灵牌。

老管家在摆弄着灵牌和供品,沈言承站在一边却是陷入了天人交战。

一边,是血海深仇,是家仇国恨。

沈家,二十四口人命。

身为人子,他岂能不报这血海深仇?

一边,是青梅竹马,是他深爱的姑娘。

是正在书院翘首以盼等他回家的大师姐。

他该如何抉择?

“二公子,给老爷夫人还有大公子上柱香吧。”

沈言承点了点头,突然他看到老管家带着的包裹里露出了一块灵牌的一角。

“沈伯,这灵牌是谁的,怎么不拿出来?”

“他……他……二公子就不用管了,不用理会的。”

“那不行,只要是我沈家亡魂,我都当祭拜。”

沈言承走上前,将包裹里的灵牌给拿了出来。

吾儿沈知命之牌位。

看到牌位上的字,沈言承呆愣在了原地,老管家看到沈言承呆住,解释道:“二公子您什么身份,知命可受不起二公子上香。”

没有回答,半响后,沈言承将沈知命的牌位端端正正的摆在了父母和哥哥的牌位边上。

磕头,上香。

砰砰砰。

每一个头都磕的很沉重。

“二公子,你……你轻点。”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