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沈家身世

画面一转!

“师傅,我们找个地方住下吧,每天流浪太难受了。”

“难受?”

老道看了眼自己徒弟,又看了眼面色有些苍白的沈知命,他哪里会不知道自己这徒弟的心思。

这是心疼沈知命了。

青眉是自己从小带着长大的,早就习惯了餐风露宿,这么说是因为这些天沈知命的身体承受不住了。

“师傅也想找个地方啊,可你师傅我身无分文,想找个地方住下也没钱啊。”

“咱们可以投奔道观啊,以师傅你的本事,肯定很多道观愿意收留我们的。”青眉一直不懂,自己师傅那么有本事,为什么不去找一个道观安定下来呢。

“你师傅我是没有脸面再见三清祖师了。”

作为三清弟子,却未能护住祖师爷的神像,对于老道来说,他自觉没有颜面再见祖师爷,因此带着青眉流浪的这些年,从来没有再踏入过道观一步。

“我知道一个地方,附近山上有一座书院,好像因为有闹鬼传闻,所以没人敢居住。”

一路上很少言语的沈知命的突然开口让老道眸子露出探究之色,而一旁的青眉听到后连忙拍手欢呼道:“书院好啊,有师傅在,我们可不用怕鬼。”

于是师徒二人加上沈知命,三人踏上了云山,踏上了云山书院。

这是第二幕画面,苏乐以一个旁观者的角度,就好像在看一部电影一般。

镜头流转,第三幕场景是在那书院之中,不过画面是从远到近,苏乐注意到在山脚下已经是竖立了一块石头,上面写着一行字:云山有鬼请绕道。

书院内,青眉和沈知命都成长了许多,一个变成了谦谦如玉的少年郎,一个也脱去了小时候的稚嫩和活泼,总是温柔的坐在银杏树下,看着少年在前方挥墨练习书法。

少年读书,练字……

少女在就银杏树下看着。

老道长却是不见踪影。

第四幕:

“知命哥,你肯定可以高中的。”

书院门口,青眉拿着一个包裹,递给了眼前的少年。

“青眉,要不……我不考了,就留在书院。”

看着眼前笑靥如花的女孩,沈知命突然又不想参加科举了。

“那怎么行的,我还要等知命哥你高中状元呢,到时候骑着白马回来……嘿嘿……”

少女脸色微微有些羞红,她想到了以前和知命哥偷偷溜下山听人唱戏,那戏曲里状元郎骑着白马,披红挂彩的回家迎娶青梅竹马。

那个时候她就再想将来有一天,知命哥也骑着白马来娶自己。

“可师傅不让我去京城参加科举。”

“师傅他是舍不得你才这么说的,真的是,都这么大岁数了,还跟个小孩子一样。”

“那青眉……你……舍得我吗?”

少女面色更红了一分,糯糯道:“我……我当然也是舍不得的,不过知命哥你又不是离开就不回来了。”

“等我……青眉,我考完了就立刻回来。”

少年最终还是拿着包裹离去了,少女伫立在书院门口,挥着手,直到少年的身影彻底消失不见才放下手,轻哼道:“知命哥最喜欢吃杏子饼了,今年银杏叶好多,多做一些等到知命哥回来就可以吃了。”

……

山下工地。

一群工人围在一处,看着前面的热闹。

张师傅围着石块一番操作,嘴里念念有词,如此半个时辰后才收手,朝着众人说道:“好了,已经没事了。”

只是,在场不少工人还是有怀疑之色。

一旁的陈欣雨见到众人的神情,想了下后走到石头前,手直接摩挲过那朱砂红字。

“陈经理……”

张师傅想要阻止,可是慢了一步。

“师傅已经是解决了,不然我可不敢摸这石头。”

陈欣雨是想用自己的行动来告知工人们,已经没有鬼怪东西了,大家可以安心了。

看到陈欣雨的举动,那些怀疑的工人才放下了心,总经理都做出这样的举动了,那肯定就是没事了。

工人们散去,张师傅看着陈欣雨,担忧道:“陈经理,你这又是何必呢,这危险可还没解除呢。”

“没事的。”

陈欣雨自然不会说出她根本就不信鬼怪之事,而且医院那边也传来了好消息,虽然那几位工人的病因还没有找到,但病情已经是得到了控制了。

张师傅说的道士和女婴的故事,在她看来那就是一个巧合。

……

第五幕:

京城!

繁华的京城,因为放榜而热闹非凡,而更为人所议论的是侍郎大人榜下抓婿的的事情。

虽不是戏曲中的状元公,可到底也是第四名。

这是一件美谈,更有不少书生羡慕这位传胪,要知道哪怕是状元公,入朝之后也不过是从六品开始,可如果能够得到侍郎大人的栽培,那就意味着青云直上不是问题。

侍郎府。

“大人,请恕我……”

“沈知命,你不必急着回答本官,且回书馆考虑一番再作答。”

沈知命话还没说完,便是被侍郎大人所打断,给送出了府。

不过,在沈知命的心中,早就有了决断,他不可能会娶侍郎之女,他的心中只有青眉,哪怕为此得罪侍郎大人。

他本就不好功名,参加科举,不过是因为年幼时候的一个约定。

那天师傅有事离开,青眉囔囔着要下山玩,他和青眉两人便是偷偷下山,恰好逢镇上赶集,有戏班的唱戏。

为救李郎离家园

谁料皇榜中状元

中状元着红袍

帽插宫花好哇

好新鲜哪~

……

……

戏班唱的是《女驸马》,沈知命对这戏曲不感冒,可却看到青眉在小声抽泣着,眼睛红通通的。

“小师弟,这故事太感人了,为了心上人连驸马都不做。”

“那是因为她是女的。”沈知命不知道小师妹感动在哪里。

“谁说的啊,我觉得他就是男的也肯定会拒绝公主娶心上人的。”青眉看到沈知命无所谓的表情,恼怒的哼了一声,随后又脸蹭过去,问道:“小师弟,那如果是你呢,你会拒绝当驸马吗?”

“我才……”沈知命本想说我才不去参加什么科举,可当看到青眉那明耀耀的眸子,脱口而出道:“会,公主哪有青梅竹马好。”

小姑娘脸红羞羞低着头,用很小的声音努努嘴道:“小师弟你要是考中,那我就嫁给你。”

声音虽小,沈知命却是听到了,并且记在了心里。

书馆内,沈知命收拾行囊,准备连夜离去,只是就在他收拾好行囊的时候,书馆里却是来个一个不速之客。

看到对方,尤其是对方的一句“二公子”,沈知命整个人恍惚了,一段段小时候的记忆浮现在了他的面前。

他是被师傅和青眉在破庙发现的,而在这之前,他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家在哪里,也不知道自己父母是谁,只知道自己叫沈知命。

他的记忆只停留在了荒庙前的一个月,举目无亲的他四处流浪,直到遇到师傅和青眉。

对于自己小时候的记忆,沈知命并不好奇,虽然青眉一直安慰他说,他应该不是被父母给抛弃的,但他不在意这些,这辈子他能够一直在青眉身边他就很满足了。

至于自己的父母是谁,他不想去找,不管他们是因为什么原因,哪怕是有不得已的苦衷,可抛弃就是抛弃了。

然而,当此刻看到眼前这满脸沧桑的老人,听着对方的一声“二公子”,那缺失的记忆浮现了。

他不叫沈知命,他叫沈言承,是沈家的二公子。

他的父亲是官员,不是清朝的官员,而是南明的官员。

清兵入关,自己父亲是南明的官员,虽是文臣可也有一腔热血,组织百姓和军队,要与清军一战。

可后来的一天晚上,家里突然涌入了一群拿着刀剑的士兵,这群人见人就杀,他家二十多口人,除他之外,全都丧生于刀下。

管家拼死相护将他给带出了城,可那些追兵就在后面追赶,为了保护自己,管家让他的儿子,也就是真正的沈知命,跟自己换了衣服。

“二公子,我给儿子取名知命,就是要让他知道,他的命是属于沈家的,当年要不是老爷请了神医,他早就随着他娘去了,现在是该他还命的时候。”

说完这话,管家便是将他给推入了一侧的山坡草地中,让他顺着草地滚落下去。

“二公子,一定要活下去!”

沈言承最后看到的是管家带着他儿子朝着另外一个方向跑去,吸引开追兵的注意。

记忆恢复。

沈言承看着眼前老泪纵横的老管家,浑身也是颤栗。

“老爷在天之灵保佑,二公子果然还活着。”

老管家很激动,沈言承等人老管家情绪稍微好些,才询问当年的事情经过。

当年老管家把他给推下山坡之后,便带着他的儿子朝着山坡另外一侧跑去,那边是一面悬崖,百米之高的悬崖下面是河流。

当追兵追到的时候,老管家毫不犹豫带着他的儿子跳下了悬崖,因为只有追兵亲眼看到了“沈言承”跳崖了,才不会搜索山坡另外一面。

从悬崖跳入河水中,老管家苏醒已经是第二天了,是被下游的渔夫给救起来的,后来在渔夫家养了一个月才伤好。

伤好之后,老管家便是到处找寻沈言承的下落,但那个时候沈言承已经是被带到云山上了。

“我父亲是南明臣子,我全家又死于清兵之手,这是不会为清廷效力的,管家,我们现在就离开京城。”

此刻的沈言承,只想回到云山了,他想青眉了。

然而老管家听到这话之后,却是激动说道:“二公子,你不能走,不但不能走,还要成为李青山的女婿。”

“为什么?”

“当年那些清兵之所以可以入城,就是因为李青山的缘故,李青山是隔壁信州府人,认识饶州守城的将领,是他劝降了守城一位的将领,偷偷打开城门放的清兵入城。”

“我后来到京城,就是想要找机会杀了李青山给沈家报仇,可李青山做多了亏心事,知道仇家多,出门都有护卫,根本没有下手机会,眼下是一个天大的好机会。”

沈言承沉默了。

“二公子,不杀了李青山,沈家二十多口人,老爷夫人还有大公子怎能瞑目?”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