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沈知命

看完这个故事,苏乐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读书人高中之后,抛弃糟糠之妻,迎娶贵族官宦之女,这样的故事无论是古代还是现代的小说演绎里都出现过很多,最著名的自然是包龙图的《铡美案》,经过戏曲家们的传唱,全国老少都知道。

不过,陈世美是属于小说编纂的人物,苏乐怎么也没有想到,现实中竟然真的有这样的人。

显然自己书院中那位,等的就是沈知命了。

“这沈知命是顺治十六年的传胪,应该能够多少查到一点有用的信息吧。”

在苏乐思考的时候,图书馆也是迎来了另外一批人。

陈欣雨带着那位张师傅还有那位王监理和杨老板几人出现在了图书馆。

“和你们张馆长打过招呼的,地方志放在哪里,我们要查点东西。”王监理看到老大爷,便是傲慢说道。

老大爷听着王监理傲慢的话语,手指了一个方向,也不多说什么,陈欣雨看着王监理的态度,眉头蹙了一下,不过最终还是没说什么。

“叔,我先走了啊。”

苏乐在这个时候也是放下书,走到了前台,恰好和陈欣雨照面,眼睛不由一亮,这女的长得还真漂亮。

当然,也只是心里感叹一下,苏乐可没敢动什么心思,这位一身名牌,又明显被簇拥在中心位置,看着就是大有来历的。

“苏老板查到了吗?”

“查到了,还得谢谢您。”

苏乐礼貌离去,陈欣雨几人倒是没把注意力放在苏乐身上,朝着老大爷所指的书架走去,老大爷看着离去的陈欣雨几人,却是冷哼了一声。

市图书馆平日里很冷清,刚刚苏老板来找地方志,这伙人又来找地方志,找的肯定是同一样东西。

苏老板找到了,那说明自己帮到了苏老板的忙。但这伙人一点礼貌都没有,他可是不打算告诉他们,就让他们自己找去,找不到也是活该。

……

半个小时后,毫无收获的陈欣雨一行人离开了图书馆。

“张师傅,难道没有其他办法吗?”

“不查出当年发生了什么事情,那就无法化解怨气,神仙也难解啊。”

“张师傅,您不是会一些吗?”杨隆田一听张师傅的话,有些着急了。

“我哪里会啊,我会的那只是三脚猫的功夫,连入门都算不上,是当年我先人也就我曾曾曾曾……奶奶传下来,我那曾曾曾曾……奶奶当年帮忙喂养女婴的时候,道长顺便教了一些防身的本事,我也就是看了曾曾曾曾奶奶的笔记知道些而已。”

杨隆田无语,嘀咕道:“就这样,您还敢接生意,真是招摇撞骗。”

“你胡说个什么,我耳朵没聋,什么招摇撞骗,现在天下太平,哪里有那么多脏东西,不过是老百姓遇到事心里急胡思乱想,我出面一下,至少不会再胡思乱想了。”

张师傅瞪了杨隆田一眼,杨隆田悻悻没说话,他这么小心都被听见了,果然是活的长久。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陈欣雨眸子有着思索之色,而后道:“既然这样,那张师傅您不妨也来一次,安下工人的心。”

说实话,哪怕是到现在,陈欣雨还是不相信这些东西的。

一切,也许只是个巧合罢了,自己要的是安抚住工人,至于当年的老道士女婴什么的,何必调查的那么清楚。

……

书院卧室,苏乐打开笔记本开始查询关于沈知命的信息,半个小时过后却是一无所获,他查遍了网上的关键字,输入沈知命,结果发现是几本言情小说里可怜男二号。

“院长,她又来了。”

咚咚咚。

门外传来沈青的敲门声,苏乐听后心里一紧,他当然知道沈青话语中的那位是谁了。

青眉。

“冤有头债有主,那负心汉沈知命不在书院,而且都死了几百年了,怎么就惦记着书院不放呢?”

苏乐跟沈青到书院门口的时候,人都吓了一跳,青眉依然是背对着,可她的一只脚已经是踏入门槛了,也就是说就算今天进不来书院,最多过几天也就可以的。

“院长,其实您可以用传文点读取那负心汉的故事的,只要您在书籍中写上沈知命的名字和户籍出生时间。”

“还能这样?你怎么不早说?”

“先前院长您不知道那男的名字,就算告诉您也没用。”沈青有些委屈道。

“需要多少传文点?”

“这个我就不清楚了,得院长您尝试一下才知道。”

苏乐在脑海中调出了自己的人物面板,上面显示传文点:42点,也就是说这两天时间也42个人来过书院。

“不对啊,我明明记得来过的人不止是42人啊?”

“院长,只有那些来书院游玩参观的才算,如果是来办事的,是不能提供传送点的。”

沈青的解释让苏乐明白了,这估计是书院怕自己刷传文点,因为要是按人头算的话,自己完全可以花钱雇人来刷传文点。

得是主动自愿的游客才有效,像张丹他们摄制组的其他成员就不算。

“我试一下。”

苏云心念一动,人又出现在了那信州书院大门前。

“求借书籍一本,推演人物列传。”

苏乐朝着苏云抱拳,下一刻书院内有光亮飞出,一本书籍落入苏乐手中。

空白书页,上面没有任何文字。

苏乐意识退出,手上依然拿着书籍,当下借着沈青的毛笔,写下一段信息:

沈知命。

顺治十六年乙亥科金榜二甲第一名。

这是他所知道的所有关于沈知命的全部信息。

书页在他写下这段信息之后,而后浮现出了一个数字:40。

苏乐知道这是要知道沈知命的故事所需要的传文点了,当下没有犹豫,在心里默念同意。

随着他的心念一动,书册浮现一道金色光芒,再然后一个个文字纸上出现,而后从纸上跳动出来,形成了一幅幅影像。

这是沈知命的影像。

最终,金光大作,苏乐被耀眼金光刺的下意识闭上眼睛,等到再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周围景象已经是变了,他出现在了一个陌生的地方。

一座荒废的破庙,还没等苏乐打量完这寺庙,庙门处,出现了两道身影。

一大一小两道身影。

一位五十来岁的道长牵着一个小女孩走了进来。

“师傅,你又带我来偷佛祖的供品了,您就不怕佛祖怪罪吗?”

“怎么能叫偷呢,佛祖食用的是供奉之人的香火愿力,咱们拿供品佛祖不会怪罪的。”

“哼,我才不信师傅你的话,咱们路过的那道观,里面摆着的水果更多,你都不让我进去拿。”

老道听到这话嘿嘿一笑,小声嘀咕道:“那能一样嘛,佛祖又管不到咱头上来。”

看到这一老一少进来,苏乐眼瞳收缩了一下,他明白,这应该就是那位老道和被收养的女婴青眉了。

只是,自己在书里写的是沈知命,为何会看到老道和青眉的场景?

“师傅,有野猪……啊,是一个人。”

小青眉拿着一个梨,一边啃一边朝着佛像后面走去,下一刻突然尖叫起来,老道连忙冲过去,苏乐也是快速跟上。

承载佛像的石墩后面,一个小男孩正缩在那里,地上还有着一个啃了一半正在滚动的梨,显然也被青眉的尖叫给吓到手中的梨都掉了。

“你……你也是没东西吃,来这里偷供品的吗?”

小男孩沉默不语。

青眉看到小男孩,小脸上竟然露出了同情的表情,而后朝着老道长说道:“师傅,他是不是也被父母给抛弃了啊,好可怜啊,要不师傅你把他也收养了吧。”

老道看着蹲在角落的小男孩,手指轻轻捻转了几下,有那么瞬间的皱眉,不过这个神情只有注意着三人神态的苏乐看到了。

“师傅,好不好嘛。”

青眉摇晃着自己师傅的手臂,老道长微微一叹,道:“行吧,小家伙,你叫什么名字?”

“沈知命。”

“沈知命,这个名字倒是有趣,你愿意跟我们一起吗?”

男孩有些犹豫,但看到一旁青眉期待的眼神,最后点了点头。

“太好了,师傅,我是不是有小师弟了啊,以后我就是大师姐了。”

听着自己徒弟的话,老道摇了摇头,道:“他和我们道教无缘。”

年轻的青眉还不懂“无缘”是什么意思,沉浸在了自己有了小师弟的喜悦中,上前不顾沈知命的害羞,拉着沈知命的手,哼道:“以后你就是小师弟了,你要叫我大师姐。”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