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书院有鬼

“请问,该怎么让一个无特色的小景点有游客?”

苏乐在知乎上看着回答者的答案,只是大部分都很不靠谱,就在他不耐烦准备关掉页面的时候,一条回答让他眼睛一亮。

“没猜错的话,楼主应该是承包了某个小景点吧,其实这类小景点全国各地随处可见,景色自然是无法和那些五星级景点相比,而在我看来景色是景点是先天条件,如果先天条件不足的话,只能是靠后天条件,那就是文化了。”

“说是文化,说白了就是讲故事。故事分两类,一类是那些历史名人的事迹,不过按照国内的惯例,倘若和名人有关,几乎很难被私人承包,至少能够承包下来的老板,不需要上网来提问,因为他们有专业的经营团队。”

苏乐:……

有感觉自己被冒犯到。

“既然不能蹭历史名人的热度,那就需要在故事的可读性和感染性上下功夫了,按照国人的习性,故事可以老套,但必须得美好。我给楼主举个例子,我们这有一个很普通的古亭,可前去游玩打卡的市民和游客络绎不绝。”

“亭子是清朝建造,关于亭子的来历有着一个故事,相传有一个书生,小时候父母双亡,当地一位青楼女子看他可怜,将其给收养,不但供其吃穿,还供他读书上学。

后来书生进京参加赶考,当高中的消息传回来后,养母觉得自己身份低贱,为了不影响养子的前途,特意写了一封书信托人带给养子,让其回来不要和她相认。

然而书生收到了母亲的书信之后,立刻赶回家乡,当着当时贺喜的地方官员和乡绅的面,恭恭敬敬的给养母磕头谢恩。

而这件事情呢,后来也传到了皇帝耳中,皇帝也为这对养母子的情深所感动,特意下旨建造了一个亭子,赐名为:报恩亭。”

“故事算不上新,可偏偏广大百姓就喜欢这样的故事,至于这故事真假又有谁在乎呢?”

“文化是重中之重,不过要想发展景点还需要辅助其他手段,楼主有兴趣可以加我私聊。”

看到这里,苏乐眼睛发亮,这回答的人还真是猜测的准,自己的情况都被他给说中了。

自己承包的信州书院,确实是没什么特色,就是一个坐落在山上的普通书院,书院也没出过什么名人,甚至连个进士都没有过。

至于为什么会承包这么一座没特色的书院,还得从他那老爸说起。

一个月前,家里要拆迁,得知消息的苏乐乐坏了。

房子一移,兰博基尼。

房子一扒,帕拉梅拉。

已经思考着自己要买什么车好的苏乐,还没等他考虑好,就得到了一个惊天噩耗。

他爸在和拆迁公司谈判的时候,并没有选择要补偿款,而是要了被划归为拆迁公司日后经营的信州书院的经营权。

这一次的拆迁,是因为一家大公司要在这一片打造一个文化小镇,小镇的中心不是信州书院,而是更加有名的鹅湖书院。

信州书院,就在规划的小镇的边上位置,而苏乐家就在信州书院所在的山脚。

小时候,当看到鲁迅先生的那篇《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苏乐也写了一篇《从百草园到信州书院》。

得知了噩耗的苏乐,还没来得及跟自己梦中的爱车告别,又被自己父亲给召唤了回来,让他回来负责书院的经营。

苏父给出的理由很简单,他过段时间要做个手术,不能太操劳,书院交给别人又不放心,只能是他这个亲儿子回来接手了。

面对自己父亲给出的理由,苏乐刚开始是义正言辞的拒绝了,男儿志在四方,他要在大城市闯荡,怎么能缩在家门口。

可当苏父给开出一个月一万的工资的时候,苏乐沉默了片刻,看到自己父亲头上多出的许多白头发,最终答应了。

父母在,不远游嘛。

只是接手了书院一个月之后,苏乐才发现自己被坑了,就那一万块工资压根就不够维持书院的正常运行。

书院面积不算小,又是坐落在山上,需要有人打扫落叶和灰尘,苏乐请了两个打扫卫生的阿姨,每个三千五一个月,再加上水电费,就差不多一万了。

也就是说,他这一万块工资光给扫地阿姨和水电费了,还要自己掏腰包补贴伙食费。书院在山上,外卖倒是会送,但高达一百多的配送费让苏乐望而生畏,最后和其中一位扫地阿姨商量了下,让她兼任厨师,工资再加两千。

如果不用自己贴钱,苏乐倒是可以这么混着,等到自己父亲手术结束身体好了再把书院交还,可这一贴钱进去,他就舍不得了,这才想着该怎么赚回来。

景点赚钱不外乎是两点,卖门票和一些纪念品。

信州书院几十年来,一直是作为公共设施存在的,很多时候是市民爬山累了进来坐坐休息用的,收门票这条路显然有些不现实。

苏乐想的是卖纪念品,书院嘛,那就卖字画,跟其他景点一样,请一个会书法的,让他现场在扇子上写字,一把扇子卖给三十块,然后对半抽成。

一开始,还确实是被他给招到了人了,可对方在这里待了三天就走了,原因很简单,整个书院三天时间就进来了十几个游客,只卖出去了一把扇子。

气的那位连二维码里的十五块的抽成都不要就走了。

经历了惨痛的教训,苏乐便是明白,景点任何赚钱的门路都建立在一个前提上,那就是游客数量。

“我可以编造……哦不,挖掘书院的历史故事啊。”

似乎想到什么,苏乐急匆匆朝着书院最后面的一间储物室走去,推开门,一股潮湿的腐臭味传来,这里是存放书院的一些老旧物品的,很显然这房间也是很久没有人进来过了。

苏乐没有第一时间进去,而是开着门,等到里面的空气流动了一会后才走进去,在他的记忆中小时候来过这里,而且还从这屋子里的一个箱子里看到过一本线装的书籍。

不过因为里面是写的繁体字,那个时候的他根本不认识繁体字,也就没怎么看,把那书又给放回箱子了。

一番翻动,苏乐终于是在屋子的角落找到了那个小箱子,打开之后看到那书籍还在略微松了一口气,虽然要编故事,但他还是希望能够有一些历史根据的,这本书很有可能就记载着书院的一些历史。

《云山集》

将这本线装古书给拿到手中,一入手便是给苏乐沉重感,等到他翻看第一页,看清楚上面的繁体字后,眼瞳收缩,整个后背瞬间发凉。

“书院有鬼,快跑!”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