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章 温暖的家

顾一凌想起,在他小时候,和父亲说过最多的一句话居然是电话里:“爸爸,你还要多久回来?”

林筱按响门铃,大概开门的人一直都守在门口吧,只过了几秒钟,就把门打开了。

开门的是顾一凌老爹,明明已经到了半夜,他似乎早有准备,穿着稍显得体的正装,西服烫的不起褶子,系着领带,就连头发也提前抹得油亮,似乎都能当镜子了。

老顾一开门就看见了林筱,热情地招呼起来,请他们进门。

当然,不久前林筱躲在车上,让顾一凌在外面守着,已经把校服裙换了,换上了一套白色的宴会正装连衣裙。

她还是要点老脸的,可不敢穿一身校服,然后就到顾一凌老父亲家里做客去了。

“小林,进来吧,都到了吗?”老顾咳了两声,又探头探脑地左右张望,终于找到了门背后站着的顾一凌,挠了挠头,“儿子,进来了吧。”

“好。”顾一凌轻轻点头,轻手轻脚地跟在了林筱的身后。

他又想起过去,噔噔噔爬上老房子的楼梯以后,在他们家门框上面画着好多条线,那是每一年过生日时,爸爸给自己量身高画的。

可自从他9岁后,爸爸就再也没给他量过身高了,最长的一根刻度永远停留在了一米四那里。

“你说你们那么客气做什么,来就来,还买那么多东西。”顾峰的脸上满是受宠若惊,帮他们把礼品盒都提进了屋。

“本来家里还有一个保姆阿姨……”他又接着说,“下午我让保姆回家休息了,过一段时间再来。”

老顾的话已经很明显了,也不知是在自言自语,还是故意说给顾一凌听,总之让顾一凌知道家里现在只有他老爹一个人了。

偌大的房子,别说只住一个人,就算再加上一个保姆,也会感到很空虚吧。

老爹不是还有漂亮女人吗?没住在一起吗?

顾一凌压下了心中的疑问,换好拖鞋,没有说话就拉住了林筱的手:“一起。”

林筱一怔:“好。”

林筱表面上都是云淡风轻,其实此刻内心是有一点小慌的……她的小慌,不是对方是他们集团的大投资人,而是因为因为对方是顾一凌的父亲。

这些年,林筱一直以为自己的心境早就操练出来了,小事不慌大事不乱。

在别人眼中,林总似乎做什么事情都游刃有余信手拈来,她也只是感叹地笑着,如果这天下真有江湖,那么她一定是早已练就绝情心法的老女妖了吧。

什么在她心里都变得古井无波,平平无奇。

可自从再见顾一凌,就像一枚巨大的石子忽然坠入古井中,泛起了涟漪。

她就明白,从那一刻起,哪怕她的绝情心法已经参悟了九层九,修炼到圆满之境,而破功也只在一刹间。

那是十年的执念,是她一开始以为只能不断追悔的青春。

走廊似乎很长,顾一凌拉着林筱的手,是不是这样就意味着——林筱已经来过他的家,愿意和他手携手迈过他的家门,前面就是他的父亲,再往前走就是他天上的母亲、以前那些长辈,他们马上就要得到很多亲人的祝福了吗?

顾峰看了他们一眼,特别高兴,走在前头为他们撩开了纱帘。

那一瞬间,看着前方的亮光,顾一凌差点以为拉开神秘的帘纱后,那里就是他们的婚礼殿堂。

……

对于老顾来说——

十年不见,顾峰本以为他已经壮年丧子时,儿子忽然有一天容貌不变的回来了,还告诉老顾,自己来自十年前。

可老顾又开始担心了。

顾峰正担忧儿子会被这个高速腾飞的未来一拳打晕时,结果又天降一个漂亮贤惠的准儿媳妇,真把懵懂的少年当成了自己人,一路领着他往前走。

老顾能不高兴吗?

他终于明白,这世上最好的礼物,就是一回家儿女都在家的一角坐着,其实家也不用多大,小小的一盏灯光正好哄亮所有人的脸,客厅吵吵闹闹的,厨房里飘来儿媳妇煮好的汤香味。

客厅很大,脚下的大理石在灯光下正闪闪发亮,走的是现代简约装修风格,格调十足。

顾峰咳嗽了两声,走到阳台边,推开了两扇玻璃门,外面的木格纹走道边就是轻轻流淌着的湖水,有微风刮进来,好像有一股金钱的味道随之飘来。

要想老爹现在也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大人物了,顾一凌心底里也挺为老爹高兴的。

“坐,都坐,别客气,小凌啊,伱招呼一下人家林筱,人家原道而来,帮人家按摩一下肩膀,捶捶脚嘛,都愣着干嘛。”

顾峰一边咧嘴笑,唠唠叨叨着,一边系上了围裙,“你们先坐一会儿,我烧了菜,等会儿哈,就端出来了。”

“顾叔叔,我来帮你吧。”林筱下意识站了起来,因为她看电视剧里,别人家的儿媳妇儿都会很贤惠的帮公公婆婆做一些家里的事情。

“别,小林你快坐。”老顾好像生怕别人抢了自己的功劳,像一个糟老头子一样连忙摆摆手,“今晚的菜我一个人来烧,都尝尝老爹的口味吧,你们一个很久没尝过了,一个从没有尝过呢。

“……正好大家都好不容易聚在了一块儿,这里也没有多的人,就怕错过了今晚以后,又不知道多久才有这样的好机会了。”老顾嘟哝着,转身走进了厨房。

“要不,我给你放电视。”老爹走了以后,顾一凌站了起来,轻声问沙发上坐着的林筱。

他忍不住有些想笑,第一次看在沙发上坐得如此拘谨的林筱,前凸后翘,挺直背微微扬起下巴,要是放在她自己家里,脚早就不知道伸哪儿去了,可能正在勾柜子里面的薯片呢。

实际上,在灯光通明的大别墅里,无论是林筱,顾一凌,还是顾峰,三个人此时都各有各的拘束,心里也各有各的心事。

如今在深夜里,却坐在了同一个地方,哪怕是他们每个人微微跳动的心脏……在这个平层有足足三百平米的屋子里小到微不足道,可对方的每一句话,每一个眼神,每一个动作,都能让每个人感到十分的温暖。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