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章 手术?

“你想把我带过去做什么啊?”顾一凌盯着前面被车灯照亮的马路,有意无意地开口问,“我爸知道我们等会儿要去吗?”

“到时候你去了就知道了。”林筱自然不知道顾一凌在担忧什么,淡淡地说:“你爸知道,我提前给他联系过了,在家里等我们。”

顾一凌不知道她为什么能说得那么心安理得呢?

到底还是想把自己送走,明明昨天晚上他们还那么激情地相拥在一起,中午才一起吃过饭,下午在福利院的操场上胸贴着背玩球,一到晚上就变得绝情的翻脸不认人。

“那晚上我们还一起回去吗?”顾一凌看了看开车的林筱,实在是忍不住了问。

林筱犹豫了一会儿:“应该不会,因为到时候你还在我家不方便。”

“有什么不方便的,我们不是最开始就住在一起了吗……你是不是嫌弃我白住,我可以交房租的,我还可以把你家的卫生全都包了。”

“真的不方便。”林筱有点囧的样子,“因为过两天你就要动一个手术了,因为手术的特殊,之后我不太方便照顾你。”

“什么手术?”顾一凌一愣,吓得背后有点出汗。

“你爸还没告诉你吗?”

“你知道……老爹一直不太靠谱的。”

顾一凌无可奈何地摇摇头,有些担忧又有些好奇地问,“怎么那么突然啊,筱筱你先告诉我,是什么手术,为什么我要做啊?痛不痛啊?”

林筱的脸颊不知不觉有点红润:“我又不是医生,也没做过这手术,我怎么知道,至于你为什么要做,等会你自己去问你爹……这手术只有男生才做,不过我听他们说,很快的,就是刀起刀落一眨眼的事情,术后家里休息。”

“你放心吧,我已经给你们老师请过假,这段时间你在家里学习就可以。”她又补充。

呃,刀起刀落一眨眼。

顾一凌心里跳了跳:“你不会说的是割……”

“对。”林筱点了点头,事到如今只有坦诚的承认。

“我不需要。”顾一凌连忙摇摇头。

“不,你需要。”

“不需要。”

“需要。”

“不需要。”

“你不是说以后要给我幸福吗,你这样的话,怎么给我幸福。”

忽然间林筱的话锋一转,听得顾一凌忽然冒汗瞬间呆滞。

匆忙中,林筱又撩了撩自己的头发,才发现今天已经扎了马尾辫,竟然是无发可撩,无处安放的小手只能重新抓紧了方向盘,也同样微微有些出汗发抖。

借着夜晚的月光,顾一凌偷偷地觑了林筱一眼,今夜她的脸颊毫无发丝的遮掩,于是毫无保留地暴露在他的眼睛里。

顾一凌看见她的脸同样是红透了,柔软细嫩,皮肤薄如透明的蝉翼般,就像刚刚从树上摘下来的小小的红樱桃,让人忍不住想要碰触,吮一吮里面的清香味。

“哦,好吧。”顾一凌嘀咕,知道自己又输给了她,输给她动人心魄的美好与美丽。

“这才是听话的小孩嘛。”林筱稳稳地笑了。

“小孩……”顾一凌又有点郁闷,“非要去老爹那里吗,在你家不行?”

“方便吗?”林筱反问。

“方便。”她的话音刚落,他几乎同时开口。

“好了,顾一凌,马上就要到了。”林筱淡淡地开口,轻轻打了一个方向盘。

保时捷车底一转,摆进了一条下是溪流上是田野的小道上,然后停了下来。

林筱熄灭了汽车:“下车吧。”

……

顾一凌第一次到老爹的家门口,望着天空叹气,不是他不想见老爹,只是马上可能就要第一次和林筱分别很长一段时间了,他有点舍不得。

前方隐约有一片湖,湖边隐隐约约出现了一排低矮的建筑物,有些窗口亮着灯。

“顾一凌,你过来啊,帮我拿下东西。”林筱站在后背箱喊道。

“什么啊?”顾一凌连忙跑了过去。

“我给顾叔叔买的。”林筱大包小包地提了出来,顾一凌看了看,有新鲜称的水果、特仑苏牛奶、钙片还有蛋白粉。

“你那么客气干什么……反正以后也是一家……咳……一家人。”顾一凌说,把礼品盒都提了出来,左手右手两不空。

他看了看林筱的表情,也不知道见自己父亲,她会不会感到紧张。

如果是换成他自己,临时被告知马上要去见她妈,一定紧张的话都快要说不出来了。

“应该就是这里了,环境挺清幽的,倒是很适合中老年人住。”林筱看了一眼前面。

“老爹倒是挺懂享受。”顾一凌嘀嘀咕咕的,感觉手上有点沉,于是又用力提了提,然后抬起了头张望。

建筑物是中式近现代的结合风格,拼接感十足的外墙彰显出一股浓浓的艺术家风范,一眼望去,别墅群的东面居然坐落着一个保龄球场,夜晚时亮着点点星火。

球道与碧湖相连,草坪修剪的整整齐齐,却有一股古派欧式的感觉,背后就是一栋栋房子,这质感,一看就是什么超级土豪的郊野别墅。

门口值勤的保安把他们拦了下来,一阵询问后,知道他们是顾峰邀请的客人后,又打了一个电话确认,连忙放行。

离老爹的家越来越近,顾一凌心里头没来由地有些紧张,就像是近乡情怯一样,不知道该以怎么样的表情面对老爹。

其实从小到大,他也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老爹,到了后来,他就和老爹见面的次数越来越少。

小时候每一天都很期待见到老爹,一回家以后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坐在座机面前,等着老爹的电话。

可是,每一次他欣喜若狂地举起电话机时,那一头不是某健身品的推销电话,就是卖保险的。

久而久之,顾一凌习惯了这种生活,就算偶尔真的是老爹打来了电话,他也只会麻木地应一声“哦”或者是“好”。

其实说真的,老爹以前打给自己的次数着实少得很,可能比推销保险的还要少。

老爹总说自己太忙了,还要挣钱。

林筱回头,看了顾一凌一眼:“我敲门了?”

顾一凌回过神来:“好。”

“其实我之前和你爸爸打电话……”林筱似乎看出来顾一凌心底在想什么,“他告诉我,你不在的这些年来,他一直在反思,一直很愧疚……”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