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章 云烟成雨

哪怕是在此之前,顾一凌也未曾见过如此鲜艳与奔放的林筱,鲜艳如保加利亚花园盛开的玫瑰,奔放如同三峡瀑布狂奔的河流。

过去他也没和十八岁的女孩做过这样热情而激烈的事情,这是顾一凌有生以来第一次。

是否意味着他们现在的关系……比以前更好呢?

顾一凌总感觉有些奇奇怪怪的。

一开始说要吻她的时候,顾一凌明显还有一点紧张,他见林筱也有肉眼可见的紧张,本以为局面会继续僵持下去。

万万没想到下一刻林筱就率先出击了,好似夏夜里的一把火,把他们的情绪都烧着了,才有了之后的尽兴,你亲我吻……

顾一凌被她弄的满头都是汗,才发现她的汗水也流到了后颈上,打湿了秀发和背心。

然后林筱终于稍微推开了一些顾一凌的脑袋,腾出一只手,打开空调,坐下喝了一口水。

顾一凌舔了舔嘴唇上的水,看着林筱的眼睛,还有点意犹未尽。

“就开十六度了?”林筱也在看顾一凌,顾一凌似乎还很热,扯着他自己的衣角,或许还有一点事后的尴尬吧。

她坐在椅子上,轻轻地端着杯子,看起来十分平静,但脸色已经出卖了她——林筱的整张脸通红,衣角凌乱,头发都湿溻溻的,有些乱而随意地披在肩膀上,要不是身上还散发出那股独特清冷的气质,顾一凌差点觉得自己摸错了门。

“冷一点,正好可以降降温。”顾一凌连忙点头,朝她挤出了一丝随和的笑容。

这时,林筱放在桌上的手机忽然振动了起来。

顾一凌就像瞬间得以解放了一样,忙朝她手机的位置挤挤眼睛。

便见她一拿起手机脸色忽变,顾一凌忙问:“筱筱,怎么了,是谁的电话?”

“我妈打来的视频。”林筱咳嗽两声,仓促间理了理头发。

“接不接?”顾一凌也慌了,眯着眼上下打量了一下衣冠不整、左右凌乱的林筱。

他们都愣在了原地,两个大脑都在高速的运转,思考该怎么处理这个电话。

“刚刚一直没注意到,她都打了七八个电话过来了,我再不接估计就要直接杀上门来了。”林筱小声说,指了指他的卧室,“你先进去,我来应付。”

……

顾一凌回到了卧室里,先在门口站了半分钟,一直在偷听外面的声响。

直到听见林筱推开板凳起身,和她母上大人解释头发乱和出汗是因为刚从健身馆回来……

顾一凌才悄咪咪地坐回了自己的书桌前。

卧室的床单是崭新的,被子也被叠得干净整齐,放在了床前的枕头上,看来今天他去上学的时候,林筱来帮他收拾过床。

顾一凌觉得自己如果以后要当苟作者出书的话……写一本《我的女友变成了老妈,当事人直播》,一定能销量直登青云的。

顾一凌从书架上抽出了一本五三数学模拟题,这周一共刷了一百多页。

可今天只是心不在焉地翻了翻,脑海里始终在回荡着那纯白的脸颊和红艳的唇瓣。

果然前段日子他扫论坛翻到的那句话没有错:女人只会影响我拔刀的速度……身边无女人,拔剑自然神。

可顾一凌再次沉思了一会儿,其实还是有女人好,有女人才可以生一群和她一样漂亮乖巧的小崽崽啊。

想想看,当一个瓷娃娃般小脸蛋的可爱小孩一脸仰慕地仰起脖子,第一次开口叫你“爸爸”的时候,那是何等激动人心啊。

那个时候,她又穿着比基尼,他也穿着大裤衩,一起在与世隔绝的岛上游泳,晒太阳,海上滑滑板,几个小家伙就在旁边堆泥娃娃,真快乐呀。

想必到了那个时候,自己的肩膀也足够坚强与有力了吧,等到足够为她遮风挡雨的那一天,一定要把她牢牢不放地守护在怀中,就这样一辈子一起走。

顾一凌知道,是自己欠她的,如果还有下辈子,他也要还她。

打住打住,该用功了,顾一凌连忙正襟危坐起来,开始认真刷题,努力冲吧少年!

晚上十点钟,城市中的各大中学里高三补课的学生也放学了,忙碌了一天的老师也走出校门,学渣飞第一个飞奔离开校园,街道上戴小雨正在等周宝的车,李小帅的烧烤摊也热闹了起来。

隔音很好的高档居民小区里,顾一凌点着台灯,还在认真地学习功课,不过就是今天尿有点急,已经上了八次小便了,看来实在是白天水喝得太多了。

林筱也正在居家办公,听见顾一凌频频冲厕所的声音,手指打键盘的速度放缓一些,蹙眉,有些狐疑地思考了一阵子。

她又想到了那天推开门他洗澡的晚上,老脸瞬间一红,不过顾一凌父亲说得确实不错,为了他以后的幸福人生,那个小手术要尽快。

林筱翻出手机的日历看了看,又看了看医院的名单。

然后她戴上了森海的旗舰IE800有线耳机,耳机里正在放歌。

这段日子顾一凌一直苦苦想要知道,她耳机里到底听什么,这还是一个神秘地带。

林筱耳机里,其实听的是一首2017年的才发行的歌,说起来也有五年的历史了。

可对顾一凌来讲,它就算新歌了,只要是2011到2021年发布的歌,都是新歌。

那是一首动画片的主题曲,动画片叫《我是江小白》,歌曲叫《云烟成雨》,由新时代热门网络歌手房东的猫演唱。

里面有一句歌词很出名:“我多想再见伱,哪怕匆匆一眼就别离,路灯下昏黄的剪影,越走越漫长的林径……”

那几年林筱很喜欢听这首歌,一开始她以为自己和小顾终究是如同歌词里的两人……秋分时节街巷初次落叶,而他们却渐行渐远,一切都已云烟成雨。

可没想到有一天他奇迹般的出现了河对岸,那一刻林筱无法按捺自己的震惊与激动,见面后那种强作的掩饰,只是因为一开始她就像一只谨慎的刺猬,想要缩紧全身保护里面的伤口,不能被人发现。

而终于到了今天晚上,她终于自由自在舒展开了全身的身心,这种感觉很美秒。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