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背

晚上八点四十,街上的汽车还很多,车灯交映。

保时捷停在了一个小区地下室里,顾一凌看着林筱拔出了车钥匙。

地下室的灯光昏暗,但她的五指细细长长、筋膜分明、白皙至此,有着令人心动的魔力,让顾一凌不知不觉想起2009年,他和林筱在学校旁边的全家便利店里一起吃便当,她点了一份冰冰凉凉的椰汁碎,伸手喂进他嘴里,吃过以后,他牵着她的手,在梧桐下的林荫道,推推搡搡。

好一会儿,两个人坐在晦暗的车里,都没下车,也没出声。

直到车里的照明灯自动亮起,顾一凌才猛然回过神来,发现他正注视着林筱的手腕,而林筱也看着他的侧颊。

林筱却很快地别过目光,然后顺势打开车门:“到了,我现在住这里,下车吧。”

一路没再开口的林筱带着顾一凌登上一栋楼的电梯,一直到27层。

顾一凌也没说话,在电梯时,一直偷偷地看她,有时看她的侧脸,有时看她的头发,现在,他忍不住看了两眼她的后背——他不知道,那个女孩还不会不会像过去一样,在他打完球以后,从球网的破洞里钻出来,开怀大笑着同他讲话。

林筱走到屋子的门前,啪地一声,门自动开了。

“现在开门都不用钥匙了吗?”顾一凌愕然道。

林筱感到有些奇怪,有点客气地说:“我在门上装了人脸识别,所以不用钥匙。”

“人脸识别,哦,现在的手机上也有。”顾一凌站在门外,一时间看着林筱的身影,有些踌躇。

林筱给他一双拖鞋换上,抬头看他,忽然觉得好笑:“愣着什么,你进来啊。”

走进屋子里,顾一凌还是显得有点蹑手蹑脚,觉得踩在地板,脚上微微发凉。

她的房子特别大,就是太大显得空空的。

屋里的家具也很精致,液晶的电视屏幕、长沙发、玻璃帘门、红酒柜、方方正正的餐桌,可都太干净了,像是为了展示这里是一个家,所以必须摆上各种各样的家具,却不在乎是否使用。

没过多久,两个人才意识到他们现在同在一个屋檐里,互相看了看对方,竟然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也不知道接下来该做什么了?

好在林筱及时打破了别扭,低下头,看着顾一凌胳膊上的伤口:“你身上全是伤,要不先去把药擦了吧。”

顾一凌一愣,连忙点头答应,像是得到了特赦般,紧紧跟在她的后面。

已经是九点钟了。

顾一凌盯着房间里的挂表。这里应该是林筱的房间。因为客房还需要收拾,所以林筱让他先坐在这里。

趁林筱出去给他倒水的时候,顾一凌好奇地左看右看。

房子很大,墙壁上没有一点污垢,明亮如镜,一张摆在正中央的床,床也很大,顾一凌想以林筱的身材,在这张床上躺着可能就像一只稍微大一点的小猫。

床凭后面两侧是木质的支架,上面挂着小巧的台灯,把床面照得金灿灿的。

顾一凌有点发愣,目光继续轻轻地往前看,一直到了角落里,才有一张老式的小桌,上面只摆着一盆袖子椰子,就没别的东西了。

好像这种植物天生怕冷,这儿晚上风又大,也不知道它会不会死掉,但那么大的屋子里应该会安空调吧,就是有点费电。

这时,林筱走进来了,顾一凌赶紧回头,装作无所事事的样子。

“温水,你先吃药。”林筱依然很客气地说。

顾一凌接过纸杯,合着药丸吞下去以后,抬起头,一看见林筱的脸庞,就不知不觉地笑了起来,但一觉察到自己的神情,咳了一声,很快重新装回平静。

“转身。”林筱忽然说。

“啊?”顾一凌一愣,直勾勾地看着她。

“我给你手上擦下药。”

林筱指了指床尾,又用目光示意一下,让顾一凌在那里坐下来等自己,然后她自己轻无声息地蹲在了顾一凌背后。

“把左手手臂抬起来一些。”

顾一凌把背挺得笔直直地坐着,听见耳畔后面的声音,他的心微微一抖,下意识跟着她的指令去做。

她无声地倒出一些药液,用了几只棉签蘸取,顾一凌一直半抬着手,微微偏着头,目光一直盯着地面上。温暖的光线从床头投射在顾一凌和林筱的背后,她在灯光下动作的影子历历可见。

他心里发慌得紧,直到感觉到冰冰凉凉的棉签蘸着药液触及他肌肤。一股酸酸刺刺的麻痹感沿着他的肩头传来,他咬了咬牙,不忍心破坏此刻似乎十分温馨的情境,所以一声不吭。

林筱用棉签逐步深入了顾一凌手臂上的伤口,似是怕他吃疼,动作幅度一直不大,然而此刻若仔细看她的表情——她目光随着握住棉签的指尖不断临近顾一凌的臂膀时,有些不可思议的发颤,仿佛仍然有些怀疑眼前的光景。

“怎么样了?”顾一凌忍不住问。

“差不多。”林筱长舒一口气,可能因为刚刚过于紧张,两颊有些泛红,“背。”

“啊?”顾一凌愕然地回头,没听太清,“什么?”

“刚刚的药只是刀伤用的,但医生说你现在全身都是淤伤,都要擦药,免得落下病根子了。”灯光把林筱的脸颊照得通红,她没看顾一凌的眼神,注视前方的目光似乎尽量保持着平静,也用尽量克制的语调。

“哦。”顾一凌点点头,绷直了身子。

“你隔着衣服,怎么擦啊。”林筱正正望着他的背影,露出了无奈的神色。

顾一凌深深吸一口气,回头微微一笑:“你把药给我嘛,接下来我自己可以的。”

“你看。”顾一凌伸出右手,一鼓作气在林筱的面前举了举,“其实我不仅身高一米八,手臂也还长,我自己能够着的。”

然而,一不小心又扯到了背,疼得他差点哎呦一声叫出来。

林筱叹气,用手背轻轻打了打顾一凌的肩膀:“都十年了,还跟小孩一样,爱逞能。”

“本来还是小孩嘛。”顾一凌小声地嘀咕。

“唉,还是别了。”顾一凌再次扭头看她,比起以前,他现在好像更加的不好意思,同样也怕林筱勉强,怕她不好受。

“又不是没看过,顾一凌你缩手缩脚干什么,高二的时候你和隔壁班李小帅打架,还不是我……”

林筱看着顾一凌的眼睛,忽然一怔,微微颤了颤眼睫,顿时改口道,“我们是老同学嘛,再说当年关系还算不错,现在你有难,我帮帮你,也很正常的,不是吗?”

“你还记得?”顾一凌眼神惊喜般亮了,紧接着又有些暗淡下来,想起了当时她在节目上对主持人的回答,过去从来没爱过任何人。

“只是当年的关系吗?是还不错……好吧。”

顾一凌乖乖把背心脱了,深深吸一口气,又望了望自己青的发紫的胳膊,等着林筱。

大概又过了几十秒,他感觉到背上冰冰凉凉的触感,一会儿好像在他肩胛骨上打转,一会儿又好像在他脊梁上画圈。

他很难猜测,她此刻的手指停在哪儿,在做什么动作;更难猜测,她会是何种的表情,是不是正在注视他的背影。

他暗暗挺胸,这样能显得后背更挺拔一些。

“别动。”背后传来急促的声音。

“哦。”顾一凌下意识答了一声,挺得直直地坐着,想象着她现在是怎么样的姿势坐在床上,会不会也挺着后背,她的背影应该会很好看吧,柔美而修长……什么啊,他想这些干嘛,也太贱格了吧,不准想了。

“好了。”背后传来声音,顾一凌乱七八糟的思绪被打断。

“就好了吗?”他回头,看见林筱已经收工了,他感觉时间就像不经意溜走了一样,过得好快。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