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章 男人七分醉

夜色里林筱在开车,顾一凌斜靠在副驾驶上,脸上红红的,下意识扯了扯衣角,似乎已经睡着了。

那捧顾一凌买来的玫瑰花安安静静地放在后排上,在黑暗里闪烁着异常鲜艳的微光。

林筱微微转头,看了看顾一凌,发现他真是睡着了。

“小朋友。”她忍不住轻轻地呢喃,又想笑。

她如今比他大了十岁。

林筱想了想,如果是真正意义的那种大十岁,十岁的差距就是……

等到女孩都十八九岁青春靓丽的去上大学了,男孩还只有八九岁,刚刚从学前班毕业不久,可能正和其它小朋友打了架在嚎啕大哭吧。

小男孩见了大姐姐可能还要怯生生地喊“阿姨”。

林筱想到这里,忍不住咯咯的有些轻笑。

他们不一样,他们的大十岁是……遥远的昨天,十八岁男孩半成熟的脸上还带有一半稚气,眼中只有女孩,说出我喜欢你,二人一瞬间都怦然心动。

但如今女孩历经世事无常,已经成长为人,再也不会因为谁的一句我喜欢你而感动的不得了。

可男孩还是和原来一样,用那种带有稚气的语气,未经世事般说出了“我喜欢你”。

少年的“我喜欢你”是未经历过任何风吹雨打的,是美好而脆弱的,如果是十年前这样说,任何一个女孩都很难抵挡吧,可到了十年后,岁月变迁,如果还是这样对喜欢的女孩说,未免显得苍白无力。

人家会问你是什么大学毕业的啊,读没读硕士,家里有几套房,有没有车,房产证上能不能写自己的名字?诸如此类的问题变得太多太多,于是单纯的一句“我喜欢你”只成了少年时期美好的愿望。

俗话说男人至死是少年啊,谁又不想到了这个年龄,还能像过去一样充满稚气对喜欢的女孩说出“我喜欢你”呢?

然而所有人都开始渐渐伪装自己,所有的“我喜欢你”背后都隐藏了其它太多含义,这就是意味着“长大”吧。

可顾一凌不一样,他确实是十八岁,于是如此单纯的“我喜欢你”从他的嘴里说出来就不意外了,尽管他面对是二十八岁经在现实中摸爬滚打看过人生百态的成熟女性。

“可是我很高兴啊。”林筱轻轻地说,看着旁边的顾一凌已经睡着了,于是自顾自地说了起来。

顾一凌似乎正在熟睡,脸颊通红,微不可查地动了动眉睫。

林筱又看了顾一凌一眼,确认他已经睡着了,这时顾一凌也好不配合地发出了轻浅的鼾声。

“其实下午听见你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我还有点意外……以为你不会那么快有勇气。”

“事实上,我也没准备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最好,但是我真的很高兴……高兴。”自顾自暇地说着,林筱的眼睛居然有些红润。

夜色下,远方的绿灯耀眼,身边路灯洒下了漫长的光辉,顾一凌动了动隐藏在另一边的手指。

“遇见你的这些天,是我十年里最开心的日子……今天晚上我想试试,能不能试着在你面前再做一次十八岁的林筱,我感觉出来了,你也好开心。”

“和你牵着手散步在不算长的老街上,吃抹茶味的冰淇淋和酸酸甜甜的糖葫芦,走在路灯的余晖下,这一幕很像电影,是吧?”林筱轻轻地自问自答,“我觉得是的。”

“嗯,我也觉得。”顾一凌在心里说,这个坏家伙,没想到早就已经酒醒了。

……

汽车终于稳稳地停了下来。

就在顾一凌差点压制不住仿佛被洪荒之力附着了的手指时,终于听见她在一旁说:

“到家了。”

“终于到了吗?”顾一凌猛地醒来了,东张西望,他们正在地下停车场里。

林筱微微一愣:“你不是睡着了吗?”

“就是,头晕乎乎的。”顾一凌连忙醉醺醺地捂了捂额头,“感觉连路都走不动了。”

于是顾一凌又可以顺理成章地“趴”在林筱的身上,修长的手搂住了她的腰,感受到一片沁人心扉的温软,他忍不住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筱筱的腰,真软。”酒醉的人,说醉话,也不犯规吧,顾一凌心想。

林筱皱了皱眉,脸色有点黑,然而嘴角却忍不住轻轻勾起了一些,眼神温和,觑了觑身下的顾一凌。

她可做不到顾一凌的无赖,只好扶着他回到了家。

到了家门口,林筱刚刚想松手,谁知道却被按住,两个人靠在冰冷如水的墙边他又握住了她的手说我喜欢你。

小怪兽坐在门口,蜷起尾巴,捂了捂眼睛。

过了好久,顾一凌终于松开了手,嘴里不知哼哼着哪首歌,好像是“喜欢你”又好像是“星晴”,哼着哼着就撩起了自己的T恤。

林筱的脸颊不知不觉红了起来,听着他哼哼不断的歌声,脑袋不知为何有些空白。

“你做什么?”她朝他挤了挤眼睛。

“好醉好醉啊,出汗了,要洗澡。”顾一凌装作醉醺醺的样子,一边盯看着林筱的眼睛,一边钻进了卫生间里,“砰”一声关上了门。

一关上门,顾一凌瞬间恢复了正常的眼神,眸子清亮,深深地吸了口气,然后打开了花洒,放了一分钟冷水淋在了自己身上。

这时,林筱站在门口,忽然想到了一件事情。

上次和顾一凌的父亲通过话。

电话里,顾一凌父亲还说了一件事情。

就是上次和小顾去泡温泉的时候,他们爷俩赤诚相见……为了小顾未来的幸福着想,他发现顾一凌必须要动一个小手术,这一点是家族遗传,没想到小顾也有。

林筱想着想着,就不自觉地推开了卫生间的门,她必须要确认一下,是不是真的,如果是真的话,就要赶紧预约医院了。

这个手术,越晚做越不好,顾一凌现在本来就够晚了。

便在顾一凌震惊的目光中,林筱扫了一眼他裸露在外面的肌肉线条,又往下看了看,之后淡定的又把门关上,下一刻她瞬间面红耳赤,红到了耳后根和脖颈上。

没事。

林筱在心里暗暗地安慰自己:顾一凌已经喝醉了,明天早上一起来准是什么也记不起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