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去我家?

顾一凌记得,在2010的时候,每次他和女孩稍微间隔两三天没见,就比如过了周末的星期一早上。

当他背着书包走进教室的时候,总会猝不及防地被第一个冲上来的她抱住。

此刻,远在纽约。

这里与南城相隔一个半球的距离,有十三个小时的时差,当南城太阳落下的时候,纽约往往是朝阳刚刚升起的时候,霞光普照。

时代广场,纽约时间刚刚七点,各种各样的高档轿车已经络绎不绝,绚烂的霓虹灯映照在天穹、大厦与街区。

两侧都是高耸的摩天大楼灰墙,中心环绕着象征纽约地标性的建筑,瑞吉酒店,历史可以追溯到1904年,外观线条繁复、造型华丽,庄重之中流露出“旧世界”的奢华风貌。

不过在这座豪奢酒店里最为顶级的奢华,还是要属Dior套房了,在这里可以轻易俯瞰纽约中央公园的景色,感觉整个世界的中心都被轻而易举抓在了手中。

此刻总统套房里传出了摩登女郎多姿多彩的嬉闹声,然而下一刻所有笑声却是戛然而止,一个穿着睡衣的中年大叔揉了揉乱蓬蓬的头发,匆忙从卧室里走了出来。

“顾董,您怎么了,是昨晚哪有不舒服了吗,才几点啊您就要走了?”

摩登女郎身姿妖娆躺在卧室里,伸长曼妙的长腿,俯下身来轻轻揉着美妙的白色丝袜。

“那张卡有变动了,动了。”大叔睡眼惺忪的眼睛忽然亮出了强烈的光彩,狂喜地转过头,迫不及待向所有人分享他的喜悦。

“什么动了?”女郎疑惑。

“说明我儿子回来了,他刷了我的卡啊,刷了我的卡啊。”大叔欣喜若狂地重复了两遍,然后急匆匆地拨打了秘书的电话,“马上、马上安排到南城的飞机,我要回去看儿子了。”

这时,同样隔着一个半球的南城,晚上8点。

“走吧。”走出医院,一路没开口的林筱终于又说话了。

“去哪?”

“我送你回家,你现在住哪儿?”

“我吗?”顾一凌想了想,“我暂时住在一个邻居大叔的家里。”

“你家呢?”

“被拆了。”

“你现在没家?”

“没……”

“你要记得按时吃药,有内服的也有外用的,如果用手够不到背,可以让邻居大叔帮你擦一下。”林筱有点疑惑,不过没有多问,点点头,“能记得路吧?”

“大概……可以吧。”

“上车。”

“你车啊?”顾一凌站在道路边,一愣,身侧停着的是一辆星空色的保时捷,而林筱已经啪地一声坐进了驾驶位。

车窗摇下,一张熟悉却又与过去有不同美感的脸颊出现在顾一凌眼前,让他的心脏似乎漏跳了一秒。

“别愣,上车啊。”

“哦哦。”

他深吸一口气,拉开副驾驶车门,却不知道为何,总有一种怪怪的感觉附在身上似的,还有,为什么总感觉周围的人都目光不详地在瞧他?

林筱发动了汽车,在汽车嗡嗡的发动声中,轻声失笑道:“你可一点变化都没有,就像假的一样。”

“什么,什么假的一样?”顾一凌没听太清,揉了揉耳朵。

林筱没接下去,静静驾驶着轿车驶入了奔流不息的车道里,四面八方都射来了车灯,交挥地映照在车里两个人的身上。

灯光下,她镇静操纵方向盘。顾一凌小心翼翼端详起十年后的女孩侧脸,直到林筱出声问他路。

一时间,顾一凌慌乱地回过神,跟着感觉随便乱指挥了一通。

林筱一边开车,眉头微蹙:“路线……你确定说对了吗?”

“有错吗?”顾一凌抓了抓头,其实他的头皮并不痒。

“似乎一条路已经走过两回了。”林筱淡淡。

“啊,对不起我错了。”顾一凌捂脸,举起了右手,“我导航……导航,现在导航很方便的。”

其实顾一凌勉强能认得路,他真的不是故意乱说的,他无意中就指了反方向。

原因很简单,想和她多待一会儿。

顾一凌三两下摸出了手机,火速输入地址,好像生怕晚一会儿,旁边的人就会不耐烦一样。

而这一刻,林筱已经把轿车停在路边,转过头,无声地注视了顾一凌一会儿,看着他侧脸上的眉毛,下巴,甚至还有耳朵耳垂。

安静下来注视他,看上去他的侧脸还是挺好看的:瘦削的下巴、笔直的眉骨、长长的眼睫,高挺的鼻梁,像是风华正茂的少年。

他就像刚刚才从学校门口走出来,如果穿上校服就和高三学生没什么两样。

她想过万千种顾一凌以后的样子,似乎唯独没考虑过这一种。

她似乎有些错愕,为什么顾一凌一成不变,可终究是忍住了问他的想法。

因为他们不过才刚刚见面,一切仿若幻境般,会不会因为她多问一句话,梦境就破碎了?

“你在那个邻居大叔家住了多久?”林筱换了种方式问。

“就昨天一晚上。”

然而正在这时,张叔打来了电话,顾一凌没关免提,张叔打进来第一句话就是:

“小顾啊,你今儿一早就说要去找那个喜欢的姑娘家,找到了没有嘛?”

顾一凌被吓了一跳,关掉免提,心虚地看了林筱一眼,好在林筱神色似乎没有什么变化。

“喂,张叔,我要回来了,你在家吗?”

“你是一个人吗?”电话那头问。

“不……”顾一凌抬头,看了林筱一眼,“还有她,我找到她了,现在我们两个人,她开车送我回来。”

“你们都在一起了呀,哎呀,恐怕今天要不得了。”张叔说。

“怎么了?”顾一凌觉得张叔的声音有点支支吾吾。

“咳咳……我忘了给你说,今天我和你王嫂出去旅游了,铺子里没人,你就和她一起嘛,那么晚了,就别回来了。”

“旅游?”顾一凌愕然瞪大了眼睛。

此刻,夜色的城市中,保时捷轿车上,林筱眼神微微一动问:“怎么了?”

顾一凌悲痛欲绝地捂脸:“好像今晚暂时没地方回去了,张叔去旅游了……要么你就在这里放我下来,我看能不能到哪个桥下和丐帮大哥凑合一晚上了。”

“又不是没地方住。”林筱不易觉察地翻翻白眼,再次发动了汽车,疾驰驶入奔流的车道中。

顾一凌稍稍一惊:“去哪儿?”

“去我家。”林筱随口说,脸上已经没有表情,正视前方,似乎在专心致志地开车。

“你家?”

“不愿意?”

“不不、当然愿意了,谢谢你林、林筱。”很奇怪,顾一凌也不知道为什么现在叫她名字时,总感觉很别扭,不自然。

“顾一凌……”林筱开着车,语气里听不出来情绪,“我还以为你不记得我名字了呢。”

“怎么可能,不是下午我才喊过你吗,你听见了吗?”顾一凌忽然想起什么,很高兴地说,“你也记得我名字嘛。”

林筱没再说话,没人注意到,明明是不冷的天,黑夜里她握住方向盘的手指有些发抖。

PS:弱弱求推荐票和追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