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 我爱为你洗头

听见顾一凌的声音,林筱微微有一些迟疑,谁知道他已经抓住了自己的手腕,轻轻又贴在自己耳边说,“让我帮你洗吧,热水已经接好了。”

“好。”她想了想,还是答应了。

仔细数来,其实这些日子里,关于顾一凌的请求,林筱几乎都会同意。

她一开始只是以为:害怕看见少年被拒绝后失望的神态。

然而,现在发现却不全是这样的——滴答的时针正在缓缓地响动着,她也能听见顾一凌的呼吸声。

对于顾一凌的情绪,她还是能够较为精准把握住的,毕竟顾一凌和以前一模一样,还是那个十八岁的男孩。

稍显变化的是:十年前顾一凌在自己面前比此刻成熟百倍,因为那时候自己还是需要他保护的小女孩,他既是恋人也是哥哥。

她偶尔会躺在他的肩膀上,他也会轻轻地抚摸她的头发。

可现在两者之间的角色关系发生改变了,她似乎已经不需要再受到呵护,她变得太强大了,强到让顾一凌心惊胆战。

其实这也不怪顾一凌,只是这时光飞逝世界变化太快,抬头一看大家都走得老远了,只留下十八岁的他还像小孩一样停留在原地。

林筱也明白,所以自从第一天听见顾一凌酒醉后吐露的醉话,就没怪过他。

顾一凌回来以后,就一直在摸索他们这种关系的相处模式,其实不光是顾一凌,包括林筱,也需要探索。

卫生间小小的月牙状洗手池边,水龙头中热水缓缓地流淌而下,马上就把林筱披散而下长发淋湿了,顾一凌弯下腰,小心翼翼地用手掌把她的头发束拢起来,放在了盛好的热水池下面。

便见,她乌黑的长发很快在水池里散开,就像顷刻打开的伞。

顾一凌关上了水龙头,水流很快就止住了。

就像水流要有水龙头才可以关掉一样,不然就会无止境浪费,水龙头的存在为水流提供了“止”与“失”的平衡。

顾一凌和林筱也一直在尝试,找一个他们这种关系之间平衡的点,但其实他们自己还没有发现,他们早就成了逐渐照亮彼此的光。

顾一凌的回来,仿佛让林筱重新回到了十八岁的青春,告诉她青春还没有走散让她别害怕。而长大后的林筱,则为顾一凌提供了面对现实锋利的勇气,是让他慢慢成长起来的力量。

当年十七八的他们就约定好了啊,未来有一天要成为彼此的光。

世界变得沉静极了,只剩下水缓缓流淌的声音。

“筱筱,水温合适不?”顾一凌忽然问。

“还好。”林筱低着头在水池里。

“我的手力道怎么样,还合适吗?”

顾一凌加了一点洗发液,抹开以后,轻轻地按摩着她的前颅,白色泡沫很快地就弥散开来。他看着有点梦幻。

“很舒服。”林筱轻轻地回答。

卫生间温温的光影投了下来,顾一凌的额头上开始浸润出汗水,他有点口干唇燥,就没有再说话,又打开了热水,专心致志地为她把头发上泡沫冲洗干净。

过去只有林筱一人时,如果没有在理发店里,自己回家以后再洗头,洗完之后,最多就是用干毛巾擦几遍,等湿漉漉的头发搭在肩膀上,自然风干。

可顾一凌自然是不会允许她这样的,因为这样伤脑袋啊!

过了一会儿,林筱披着半湿的头发站了起来,由于发尾上有一些抖落的水渍,沾染在了她的衬衫上,让她半透的衣服紧紧地贴在了胸膛上,肌肤又随着轻浅的呼吸有些发颤。

“不用吹。我以前都不吹。”她说。

“吹。”顾一凌咽了口水,然后强硬地说,“吹风机在哪里?”

“在我卧室衣柜的第二间柜子,如果没有,就在第三间柜子里……”林筱蹙蹙眉摇头,又仔细想了想,“反正一定在我的卧室里。”

如果不是林筱的允许,顾一凌很少进入她的卧室,就算是当她走的那几天,他也把那扇门关掉了,没进去过。

不是不好奇,只是觉得没在人家女孩子的允许下,就去翻别人最私密的地方,是一件特别贱格的事情。

其实也不用翻,林筱的屋子里没有太多东西,特别干净,只有窗前那一株袖子椰子还在晚风下轻微地摇晃着。

她走的这几天,顾一凌每个早晨都会进来为它浇水,然后站在它面前,说十个美好的词语。

.

顾一凌在林筱卧室里找了半天,把她压底箱里的蕾丝内衣和胸带都翻出来了,连是什么颜色和什么款式都看得一清二楚,也没找到她说一定放在卧室里的吹风机。

最后顾一凌还是在上边的客房里找到的。

一个戴森品牌的黑色吹风机,看上去还很新的样子,就像刚刚拆封拿出来,这么好的吹风机,如果从不使用,那就太浪费了。

“顾一凌,那个……不好意思哈。”林筱似乎也有一些尴尬。

“没事。”

顾一凌微笑,点了点头,让林筱坐在了自己的前面……洗完以后吹头发,才对身体好,顾一凌觉得自己有必要再贴这样一个小标签,放在卫生间里面。

此时顾一凌已经打开了吹风机,在手上试着温度,待到差不多合适时,捧起了坐在自己身前林筱的一缕缕黑发。

“怎么样,温度?”顾一凌问。

“可以。”林筱回答。

顾一凌忽然想起了他们再见的第一个晚上,她也是这样坐在后面,悉心地为自己涂抹伤口吧。

而今天,自己也站在了她身后,稳稳地抓住了她的发梢,让暖风直达她的后颈,顾一凌意外地发现了她的耳背有一些潮红。

可他还有一个惊人的发现。由于林筱穿着的衬衫有一些宽松,领口又被打湿了有些塌塌下来。

吹风机从她发尾晃过,余风若是不经意间送至了她的领口,站在后面的顾一凌正好可以看见一丝微微被风敞开的内里。

他急忙暗道非礼勿视,憋红了脸转过了头。

“你怎么了?”林筱明显感觉到顾一凌的动作有一瞬迟疑。

“没有没有。”顾一凌有些蠢蠢欲动地说。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