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小富婆的礼物(求追读)

两个小时后,也就是挂钟的指针都悬在了正下方的“6”数字上时。

林筱终于回家了,推开门的瞬间,她看一人一猫都坐在沙发上眼巴巴地望着自己,忍不住噗地一下笑了出声。

“喵瞄!”

小怪兽跳下沙发就跑了过去,它经过这几天的发育,弹跳力已达到了惊人的程度,居然直接就蹦进了林筱的怀中。

“好香啊。”林筱抱着猫走进了客厅里,就看见餐桌上已经准备好了丰盛的晚饭,正中央点着两只正在微微燃烧的香薰蜡烛。

音响里还正在播放美好柔和的萨克斯曲,到了最高潮的时候,连小坏兽都忍不住在一旁翩翩起舞起来。

这一切都很美,心脏剧烈跳动的阳光大男孩,漂亮温柔的女人。

这时窗外雨势已经小了起来,斜斜地飘飞进纱窗中,甚至远方隐隐有七色彩虹。

想必,便是顾一凌趁着她坐高铁的那一段时间里,用心准备的吧。

再没有了那个女人“体贴入微”的帮助下,顾一凌做一桌好菜还是比较顺利的。

林筱看了看桌面上,都是十年前她最喜欢吃的菜,他倒是记得很清楚……只不过就是那一只凉拌鱼,不知为什么少了最精华的鱼头半截。

林筱刚刚感动十秒钟,如今忽然忍不住捂住了嘴。顾一凌见她差点又要笑出来了,一脸杀意地眯了眯眼。

“小!怪!兽!”他气得牙痒痒,这只该死的臭猫啊,又把如今完美的氛围破坏了。

“什么小怪兽?它叫小喵。”

林筱摸了摸跳入怀里的小怪兽,顾一凌看见它嘴巴外还沾着半截鱼刺,无疑佐证这消失了鱼头的一半凉拌鱼正是它的杰作。

“那先吃饭吧,也差不多到时间了。”顾一凌瞪了它一眼。

“好。”林筱似乎本来准备去洗手,却是想起了什么一样,止住了去洗手间的脚步,只是用湿巾纸擦了一下,拿起筷子,“顾一凌,你不吃吗?”

“我刚刚才吃过一些,还不是很饿,你先吃吧。”

“所以那一半鱼头是你啃的。”

“不是。”顾一凌又瞪了瞪小怪兽,小怪兽幸灾乐祸地朝他摇摇尾巴,“我中午饭吃的晚。”

吃完饭后,林筱没有说话,从身旁拿出了一个背包,把里面的东西哗哗地倒在了顾一凌的身边。

“这些都是我带给你的礼物,当做这段日子是你为我守家的报酬啦。我路过什么地方,看它们长得还可以,就买了下来,这几天大大小小的城市还是去了十来个吧。”

顾一凌皱眉,拿起来看了看:“五年高考三年模拟?”

“哦,这是路过一家书店时买的。”

“好。”顾一凌深深吸气,又翻出一个精致的长条形状小盒子,打开后有一只古典优雅的钢笔出现在眼前。

“京北大学联名限量款,祝你学业有成。”林筱笑着说。

顾一凌眼中一闪而过温馨,又翻到了一只手表。

“瑞士表,欧米茄的,我看你不是没有戴表吗,很多男生都喜欢这款。”

“这又是……?”

“这是……”

就这样,坐在客厅的沙发上,顾一凌一问,林筱一答,如此反复。

顾一凌越来越心惊,也觉得有些感动,偷偷地看了看林筱的眼睛。

不愧是南城最富有的小富婆之一啊,这阵仗,怕不是走一个地方就要搬空一个地方。

还有一件礼物是小怪兽的,一只会动的抱偶鱼。

顾一凌心里暗道嘿嘿,这回你这只蠢猫终于比不过哥了吧,看看哥有多少的礼物,再看看你那儿寒碜的。

“喏。”林筱忽然伸来了一只手,里面握着一只红色平安结,“拿着。”

“什么?”

“平安结,买钢笔的时候随便附赠的。”林筱随口地说着。

“哦。”

顾一凌接过了平安结,左看右看都感觉这平安结怪丑的啊,就连上面绣的“福”字也是歪歪扭扭的,就算是附赠品也不该这样,它像是初学者刚刚才新绣的。

他没说什么,因为都是林筱的心意。

这十来天,他也有为林筱准备心意,其实林筱一进门的时候就看见了,鞋柜里多了一双白色的运动鞋,冰箱上贴着“记得早上起床要喝热牛奶哦”的红色小便签。

橱柜上是“小心碰头”的小便签,卧室的窗户上是“晚上记得关窗”,而厨房的抽油烟机上则是“走之前检查一下煤气”。

虽然字迹不是很好看,但是顾一凌一笔一划写的。

林筱竟是有点害怕,有一天它们会不会被不小心撕掉了,扔进了垃圾桶里,和一堆餐余垃圾混在一起,折得皱巴巴的,就再也没有人能看见上面的字迹了。

.

林筱去喂小怪兽了,守在小怪兽旁边,看它可香可香地吃餐盆里的食物。

顾一凌也在旁边坐了下来。林筱说等会她要去洗个头,他已经为她放好了盆子里的热水。

林筱本来只是想去为小怪兽把餐盆下洒落的猫粮捡起来,没想到这时小怪兽的脑袋正好撞了一下盛水的碗。

这家伙的力气着实大,居然直接把碗撞了一个底朝天。

冰冷的水花飞溅到空气里,林筱的手却似被烫着了一般,如闪电一般缩回了怀里。

顾一凌的目光落在了林筱的怀间:“你……你的手怎么了?”

“没有什么。”林筱摇摇头。

下一刻顾一凌却是在她毫无防备地情况伸出了手,忽然抓住了她的手臂,轻轻地抬了起来。

只见她的手掌和手心上,尚有一些小小的针眼红点,有的已经消了,有的是新的。

顾一凌忽然想起来了那个红色的平安结,现在一下子就能明白了,为什么它会像初学者才绣的一样歪歪扭扭,说不定就是……

“筱筱,那个是你缝的吧?”他霍然盯住了她眼睛。

“什么?”

“送我的平安结。”

“不是。”

“那你的手心是怎么回事?”

“这……”林筱实在不知道其它借口了,“是我缝的,只是晚上在酒店里闲得无聊,我又随便看见了一个有关的教学课程,才想着试一下的。”

“那我一定会保管它的。”

“哦。”

“让我帮你洗头吧。”顾一凌认真地说,“你今天先不要接近水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