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那颗星星

顾一凌想,既然林筱等了十年毫无怨言,那自己等她区区半个月算什么呢?

等就等!

勇敢小顾,不怕困难!

“你不说话,那我就抱咯?就一下?”顾一凌见她愣住,也不再犹豫了,最近他在网上学会了一个新的短句:犹豫就会败北!

顾一凌大胆地伸出了跃跃欲试好久的双臂,下一秒就将她拥入了怀中,本来先还是有一些小心翼翼的,只是放慢速度贴近她。

然而下一个刹那,他感觉到从她体表上涌上自身的温度,顿时就来了劲,忽然就用力紧紧地围住了她。

好想再也不松开啊,他深深地呼吸了一口,也听见她小口小口的呼吸声。

没想到闷热的夏天两个人就开始流汗了。

“喵瞄嗷……”无辜的叫声。

一分钟以后,顾一凌松开了手,才见她从胸口到小腹的衣服都打湿透了,他自己也一样,不知混着两个人谁的汗水。

“出去以后,要注意安全,早点休息,这次如果遇到了什么事情,一定要告诉我了。”顾一凌严肃地看着林筱的眼睛。

“好的,我知道了,顾一凌。”

“那再见!”顾一凌微微地笑了出来。

“再见。”

第二天,顾一凌其实在林筱走之前就醒了,只是一直没出卧室。

听见她窸窸窣窣换衣服的声音,收拾行李箱声音……直到林筱拖着行李箱开门,走出去的瞬间,顾一凌才忍不住猛地冲出卧室,看了她窈窕的背影最后一眼。

这时小怪物也冲出了猫屋,盯着空落落的走廊发呆。

顾一凌是真没想到,如今他竟是只能与这只臭猫大眼瞪小眼了,昨天梁子才刚刚结下,小怪兽一见他就又开始呲牙,比划着爪子。

“怎么,又想打架,小怪兽?”

就在他话音刚落,手机忽然一震,居然是林筱的消息发来,顾一凌犹如喜从天降,连忙打开微信。

“我已经走了,别欺负小喵,起床以后记得喂它吃药,你自己也要用功学习哦。”

小喵是林筱昨晚想了很久才给它起的名字。

自从她起了这个名字以后,顾一凌就暗下决心,以后他们儿子的命名权,他一定要牢牢地握紧,绝对不能交到她手里。

这起的叫啥名,还认真地想了很久,小喵?就因为它要喵喵叫?

那他儿子以后要哇哇哭,让她来起名,岂不是要叫顾哇哇了?想到这里,顾一凌倒吸了一口凉气,连忙摇摇头。

“很好,小怪兽,有人要罩你,今天我就不收拾你了。”

“呲,呲!”小怪兽说你以为你谁啊。

“不过你必须给哥吃药!嘴巴张来!”顾一凌黑着脸从旁边拿出了那只针筒,小怪兽立马就屁滚尿流的怂了。

从此今天开始,林筱过去万年整洁无声的屋子里,如今无时不刻都在上演紧张刺激的人猫大战,不是沙发,就在床上,不是猫毛,就是鞋印。

不知坐在飞往江南的飞机上小憩的林筱,知道这一切以后会作何感想?

这几天除了日常上演的人猫大战以外,顾一凌偷偷给自己报了一个驾校班,他也想开车带着林筱出去兜风,而不是每次都让林筱开车来接送自己。

顾一凌一边背科一,一边在每天八点时准时跑步到驾校学车,中午十二点半回家,随便下碗面或者炒一份蛋炒饭,吃饭的时候背一背单词,然后给小怪兽倒半碗猫粮,冲杯奶粉。

小怪兽也长得一天比一天更大,身上的皮炎也日益消除,漂亮的毛发重新生出来,身上的花纹也正在长开,变得愈发愈……萌,不过这只是在顾一凌眼中。

有时候,顾一凌把小怪兽放进背包里带它出去玩,其它小猫咪都不敢接近小怪兽,小怪兽也嘚瑟地朝它们不停吼叫,年纪轻轻就有一股霸气侧漏。

顾一凌感觉小怪兽不像一只普通的小猫,随着它日益长大,这种感觉越来越深。

每天正午顾一凌从驾校回家的时候,推开门的瞬间,小怪兽都会坐在鞋柜上,浑身的毛发竖起,冲他龇牙舞爪,很凶的模样。

午后,阳光从纱帘扫进来。

顾一凌也总是坐在床头刷刷林筱的动态,她每天都会更新个人的行程,拍摄一些工作方面的记录……比如她前天刚刚离开江城,昨天去了渝市,今天一大早又坐高铁去了蓉都。

这个时候,小怪兽总会跑来看顾一凌的手机屏幕,睁大黑亮亮的瞳孔。

顾一凌:“叫麻麻。”

也不知道它到底听懂了没有,就会在那里奶奶的“喵瞄”叫。

然后顾一凌又很贱的补充了一句说:“我是粑粑哦,你叫她麻麻,就要叫我粑粑,懂不懂。”

小怪兽趴在床上:“喵瞄嗷……”

“真乖。”

顾一凌摸了摸小怪兽的脑袋,没想到自己一摸它,它又想玩,不停往顾一凌的头发上爬,咬顾一凌的手,玩不过它就开始凶。

距离新高三开学补课的时间也一天天的接近,顾一凌看了看时间,今天已经是7月8号了,昨天他找时间买了一些水果,回到老房子边上看望了张叔。

“喵瞄嗷,喵瞄嗷。”这一天下午,顾一凌正坐在桌前背诵《逍遥游》的时候,小怪物忽然跳到了桌子上来。

“抟扶摇羊角而上者九万里,绝云气,负青天,然后图南,且适南冥也……”

顾一凌忽然被打断,看了看它。小怪兽虽是贪玩,但平时在他学习功课时,从来只会安静地趴在书桌他的脚边,今天却是跳到了桌子上。

它很高兴似的,嘴里含着一个东西,吐了出来,也不知道是从哪个犄角旮旯的地方找到了一个小星星,然后向这个傻瓜四脚兽炫耀它的战绩。

顾一凌却猛然愣住了,手中握住的笔也不自觉地掌心坠落而下,眼睁睁盯着那一颗纸星星。

记忆似乎正在疾速的逆流,回到那个十八岁蓝天下的校园,回到那个与她仅仅隔着十几公分的早冬,四目相对。

“哇……那很珍贵啊,我收下了,从今天开始会十分认真保管它每一天,因为里面有一颗星星是你啊,我永远不会把搞你丢了呢。”

原来她从丢弃的星星盒里拿走了其中一颗,是不是意味着……她从来没想过丢掉自己?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