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我是你认识的那个顾一凌

她站在柳树边,面对着夕阳,太阳就要落山了,明灭可见的光影投在对面男孩的身上。

他全身上下找不出一处干净的地方,又是灰又是泥巴,然而那双疲惫的眼睛,好像一直盯着她,包括他的脸上,也挂着傻憨憨的笑容。

她看着他,慌了神,难以区分一切是幻是真,但是勉力控制自己的步伐,尽管她现在太想冲到那张脸的面前,看看是否与记忆里的一模一样?

2008年,9月1日,那一天距今确实已过了太久,但她此刻透着光线,似乎一瞬间看见过往,第一次认识他的时候。

那一日距今已相隔了十数年,是四中开学的第一天,那年她和他刚好十五岁。

他刚刚来的时候,坐在她的斜前方,高高的,剪得寸头。开学那天,他当着班主任老潘的面,和几个相仿的少年一边拍着篮球,一边直冲冲地从教室前门闯了进来。

班主任训斥了他,他也若无其事的样子,用手随便把篮球甩在一边,而篮球因为惯性啪啪在地面反弹了几下,好巧不巧地一路滚到了斜后桌她的脚下。

他过来捡球,刚好弯下腰,在她的膝盖旁。

林筱清晰地记着自己当天穿着浅白色的连衣裙,纯白色的裙角相缀着一朵一朵小蓝花,在两只小腿交界的地方晃啊晃啊。

只记得他捡球时不小心碰到了自己的裙子,如闪电般缩回手,低声说了句“不好意思”。

没想到这样的男孩也会有不好意思的时候啊?

她第一次见他,觉得他很混很社会,和以前那些同学不太一样,想着想着不经意地压低了眼睛,没成想他捡球起身时正好也看她一眼……

.

2021年。

林筱久违地出现了那种感觉,仿佛回到十数年前,他们视线第一次猝不及防地相撞。

然而今天她的脖颈却像被一条紧紧绳子勒住了一样,让她不止得喘息。

是的,纵然十年再未见过他,然而她再一次看见他时,看见貌似他的身影时,还没赶得上思考,眼睛就湿了,涸了一次再湿透一次。

现在有两个小人在她的脑海里打架。

有一个小人,连她自己都没意识到,那是她内心深处的潜意识——既期望,又害怕,无数次将对岸他与记忆里的模样反复对照,既希望那是真的,又害怕那是真的。

理智的小人告诉她没可能,十年过去了,那个人就算回来,也不可能还和记忆里的样子一模一样,对岸只是一个长相差不多的男孩罢了。

不……无论他是谁,来自何方,又去向何地,而她现在也得走了,必须走了。

她很久以前就决定好了,反复下了很多次决心,与过去已经彻底决裂,她要开始崭新的生活,任何与过去有关的人或物都只是过往云烟。

是的,过往云烟。

林筱最后看了河对岸一眼,咬紧牙关,想到这里,更加执著,渐渐把眼神收了回来,用力往远方迈出一步,前行起来,简直就像再也不会回头的模样,任何人也休想追上。

“林筱。”对岸的男孩看在眼里,急在心里,一边盯着她,一边紧追河对岸她的背影,尽管隔着一条河,却始终与她遥遥并行。

过了几秒钟后,男孩开始从包里拼命摸索什么,迅速拿了出来,撕开之前小心翼翼重新裹在上面的一层保护报纸——是那个他曾送给她,又被她抛弃,又被他再一次找回的,装满星星的小铁盒。

他曾说小铁盒里的每一颗星星都代表她,希望她每一天都如同闪闪发亮的星星一样,而另外一颗多出来的星星将是一直陪伴她的他。

尽管这个小铁盒已经锈了,变得黯淡了,不再有一丝一毫的光泽。

但他把这个满是铁锈的盒子高高举到了眼前,然后当着她的面轻轻挥动了起来,好不容易,他注意到她稍稍留意过来的目光。

他不停喘气,眼中带着泪光,像个孩子一样高兴地笑,挥动得更加卖力了,用手不停去指着那个小铁盒,示意她看过来。

对岸的人儿下意识回头看,本来只是平平无奇的一望,然而过一刻眼神却是猛然一震。

她慌忙停下脚步,嘴巴情不自禁地张开,发出了微不可查的啜声。

“林筱!”顾一凌终于扯破喉咙大声喊。

“林筱!”他一直看着她,重复喊着她的名字,“林筱,是你吗,是你你就说一声话嘞,你别再往前走了。”

“是我啊,我是顾一凌,还是那个顾一凌,你认识的顾一凌。”他举起铁盒,不停地大声喊。

林筱急剧颤抖了起来,强忍着身子不动,瞪大了眼睛盯着对面,是的,这一刻仿佛眨眼万年般,却是如此不可思议,宛若梦幻里的一幕。

河对岸,顾一凌想要往前迈步,可再踏出一步就要踩到河水了。

他急得像无头苍蝇一样,就想往河里跳,游过去找她,然而在此刻,河对岸终于发出了不小不大的声音,急切道:

“你别游过来,如果你真是顾一凌的话,顾一凌就是一只旱鸭子,一点儿都不会水,这里的水很深。”她止不住地啜泣着说。

河对岸,顾一凌不知为何忽然高兴到了极点,发抖的手指指向自己:“喂!林筱,你在喊我吗,你认出来我了吗?是我,我顾一凌,我回来找你了,你等我啊,你千万不要走啊。”

然后他慌忙的左看右看,看到远处有一座过河的桥,用尽全力跑了过去,生怕林筱走了,就回头大喊:“我知道你很辛苦,但你一定要等着我,等着我,我马上就过来找你。”

“你等我嘞!你听我说没有,别走啊等我。”他冲上了桥面,把桥板踏得噼噼啪啪响。

顾一凌一闷气跑到了河对面,看见那道记忆犹新的身影离自己越来越近,而一只只柳树枝条在风的吹拂下肆意摆动,偶尔挡住他仓促视线。

天蓝色的树荫下,他不断喘着粗气跑着,终于看到她站在不远的地方,呼吸仿佛就在一瞬间平静了下来,不知为何,四周忽然变得好安静,连风似乎都消失了。

他看着她,下意识用手刨了刨垂到眼角的头发,然后摸了摸打湿的眼睛,傻呵呵地笑了出来。

刚好在不远的地方,林筱正对他站着,也用目光打量着这个男孩,眼眶里尚有些湿润,连她自己都没注意到嘴角上若有若无地弯出了一丝欢喜的笑意。

顾一凌不知道现在该把双手放在哪里,好像放哪里都显得多余的样子,只好时而抠一抠裤包,时而挠挠脑门,就一直欢喜地看着她哩。

她穿着卡其色的格子短袖,棕色的小腿裤,一双黑色短靴,变化可真大啊,好像都快要不认识她了,然而……好像又很熟悉?

她还好吧?她现在想什么?她会想见到自己吗?她还是那个熟悉的林筱吗?

顾一凌心里一时间风起云涌,可无论他怎么想,一见到她的时候……她就站在那里,什么都不用做,他也情不自禁地想笑出来,就很开心。

明明前不久他才和十八岁的林筱一起唱歌一起许愿,蹬上同一辆单车,他们简直是无话不说。

可没想到眨眼的工夫,十八岁的林筱就从他眼前悄无声息地溜走了,现在他的世界里只剩下长大后了的林筱。

他第一次近距离地看见与过去完全不同的林筱,仿佛阔别已久,感到陌生又熟悉、心慌又喜欢,本来有很多话想说,一瞬之际又不知道该说什么,从何说起。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