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股东大会

林筱今天上午还是很早就走了。

顾一凌趁着早晨的时候故意旁敲侧击了一下,她还是一直装傻,就不告诉自己……她在工作上遇到什么麻烦。

只是顾一凌在屋子里,从今天五点开始,就听见林筱接了好多电话。

每次听见她又一个电话铃声响起的时候,他感觉好心疼。

之后,顾一凌换了身运动装,开始出门晨跑,其实顾一凌本身就喜欢运动,不然也不会有好看的腹肌,至于今天起来跑步,身体才是革命的本钱嘛。

速度七十迈,心情自由自在!

不过事实上呢,顾一凌还有一个比较隐秘的目的。

他也是为了林筱以后的终身幸福在着想……没有强健的体魄怎么能给她想要的幸福。

顾一凌一边默默想着今早背诵的古诗,一边加快了奔跑的速度。

此刻,高耸入云的世美大厦外,车灯闪烁,今天这里意外开来了好多高档轿车。

其中还有一辆价值将近800万的迈巴赫,背后的大车灯毫无遗漏显示出它极致的豪贵。

下一刻,集团董事会黄家一席一幅小人阴谋要得逞的模样,满脸风骚的笑容,从迈巴赫中走出来。

黄董和他儿子黄少强,作为董事会成员,却恬不知耻地抢走了林筱原本在三亚谈判的项目,把全部功劳移嫁到了黄少强身上。

如今人尽皆知,那位来自华尔街的大投资人虽未出面,但多半已被黄家拉拢——黄家现在隐隐剑指董事会中的最高席,功高盖主。

黄少强眼馋CEO已久,他父亲黄董自然是要为自己儿子肃清阻碍,况且年轻的女总裁屡想改革,已经让董事会很多成员颇有微词。

当然黄董刚刚拉到了新投资人,师出有名,要借助这一次的天赐良机,就在今日召开股东大会,把一切问题全部推平,为他儿子夺得集团的CEO。

至于林筱的结局,就不在他们的考虑范畴之内了。

集团大厦周围的职员们尽管生气,但也莫得办法,面对黄家人小人得志的笑容,也不得不低下头,回以义愤填膺的笑容。

包括集团创始人曹董在内,所有董事会集团正在入席,据说连过去一直力挺年轻女总裁的曹董这次都选择了沉默。

股东大会召开在即,所有人注视着西装革履的董事会成员入内。

尽管集团董事会是三年内来得最齐的一天,但大家都不约而同感到了一种萧索之意,山雨欲来风满楼。

.

顾一凌正沿着河水的小道边跑步,已经跑得有些气喘吁吁了,他想起再见十年后林筱的第一天,自己在河这边,她就在河对岸。

幸好河上有小桥,自己才可以冲过去见她。

幸好张叔当年为他保存下了那个小星星盒,让她与自己有相认的勇气。

正好天公作美两全其美,如果差了其中任何一个步骤,估计就再也见不到她了吧。

想到张叔,顾一凌觉得再过几天,要买点水果回去看望一下他了。

忽然手机响了,顾一凌渐渐停下了奔跑的步伐,摸出屏幕看了看,是老爹打过来的。

他从昨天电话被挂断开始,到今天早上,已经给老爹打了十几个电话,一直都无人接听,如今终于打回来了。

顾一凌松了一口气,电话刚一接通,就听见男人迫不及待的歉意声。

“不好意思啊,昨天给你打着电话时,感觉头顶一阵黑,就晕了过去,正好让保姆放假休息了,直到上午我才醒来……”

顾一凌愣了一会儿:“那你去医院检查过没有?”

“不是一直忙着吗,这两天吧,我就抽空去一趟。”

“好。”顾一凌又问,“你知道世美吗?”

“世美?”昨天就是正好说到这里被打断,男人想了起来,迫不及待说。

“世美的项目就是最近我在做那个啊,你怎么知道的。前不久我派人去三亚谈过,他们派的代表好像姓黄吧,谈判水平一般,不过世美这几年在华南这一块儿做的不错,我打算投一笔数额不小的资金……”

“他们的代表不是姓林吗?”

还没等男人说完,顾一凌心里一动,语速很快,还有点没反应过来。

他使劲地回忆起来。

昨天在餐馆里确实听说有人要投资世美集团,好像世美的职员还说,有一个姓黄的沙雕正是因为借了这个投资人的势,才来打压筱筱,要抢她的CEO。

还真有人投资世美集团。

没想到老爹这十年混得那么开,能有那么牛逼,都成大投资人了,可是更令人难以置信的巧合是……投资林筱公司的人就是他老爹。

借他老爹的刀,来斩他的女人,这是哪家纯纯的傻卵?顾一凌心里一动,忽然感觉自己握住了一种不知从何而生的强大力量感。

“你是说林筱?”男人竟然也知道她的名字,“很传奇的一个年轻女子,是世美现在的总裁吧,我本来以为三亚的项目会是她来谈的,没有一睹风采。但可惜了……”

“怎么可惜了?”

“我曾经调查过世美集团,三十年前由一家小型酒店起家,一开始为了高速发展大量融资,到现在三十年之久,里面的利益关系早已盘根错生,我知道林筱总裁一心想改革,但力量相比他们的董事会来说还是形单力薄……”

顾一凌沉默地听着,听得迷迷糊糊的,只是总感觉他心爱的女孩很勇敢,就很高兴。

“既然斗争已经打响了,就会有牺牲品。”男人喃喃,似乎也回忆起他这十年的往事,“听说今天上午他们就要召开股东大会,那位黄董邀请我过去,应该就是想要趁着这个契机铲除异己吧,我想他们的异己就是那位年轻的女总裁了。”

男人说着,点了一支烟,“我不打算去,斗来斗去的,没什么意思,无论他们人事怎么变动,只要还能给我们创造剩余的价值就可以,儿子你懂吗?”

顾一凌心里一跳,却鬼使神差般开口:“我要去。”

“什么?”男人一愣。

“我要去。”顾一凌又重新说了一遍,语气坚定。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