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相遇

顾一凌很自然想到一首歌,他已经穿上了一身帅气西装,也笨拙地系上了红色领带,等见她的时候她一定会比想象更美吧。

然而他前一步刚刚踏出商场,背后忽然变得骚乱起来,下一刻听见有惊叫的声音。

“小偷,有小偷,抓小偷啊!”商场里忽然传来汹涌的呼喊声。

顾一凌目光一凝,这时刚好有一个人慌张地从他身边擦肩跑过,他下意识往前去抓,刚刚够住了那个小偷的衣角,手指却被猛地一下甩开。

顾一凌扭过头看。

一个十来岁的女生哇哇哭了起来,“手机和钱包都不在包里,但里面有男朋友送我的一个礼物,这是他送我的最后一件东西了,为什么也搞丢了。”

顾一凌忽似从女孩身上看到了某个人的影子。

他根本没过脑子,就往混混逃走的方向冲了出去,一直穿进一条小巷子里。四周都堆着木板货箱,堆了好几层高。

混混吃了一惊,回头看着这个从后面疯跑过来的小子,从袖子里抽出了把小刀:“兄弟,刚出学校的吧,跑得倒挺利索。”

“把她的东西给我,不然我要报警了。”顾一凌也不知道自己当时为什么要冲出去,但想到从他消失不见的那一刻起,林筱也会一样伤心吧。

她把自己送她的星星盒丢了的时候,会更伤心吧。

“小子,你她谁啊,男朋友吗?”混混恼怒地说。

“不是。”

“不是?不是你多管什么闲事,滚!”混混上来在顾一凌肩上推了一掌。

顾一凌因为惯性退后一步,猛地反应过来,想也没想就上去一把抓住混混的手,伸出手去抢混混手里的包。

“你?”混混显然吃了一惊。

他们扭打到了地上,地面尘土飞扬,他们互相挥舞着拳头,势必要把对方先压在身下,不过两个人正好都是青壮的男子,一时间很难分出胜负。

“小子,你有病吧,这件事和你有毛线关系?”混混被激怒了,下意识拔出了小刀。

顾一凌忽然一滞,瞬间感到胳膊上像被一道电流闪过,是混混用刀子划开他上臂的西装,甚至深入了两分血肉。

下一刻,混混占领先机,一记勾拳横飞出来,猛地砸中顾一凌的下巴。

顾一凌感觉满嘴都是血腥味,但他也怒了,借着往后退的惯性时抓住了混混的小臂,然后用肩头狠狠往混混的腹部撞去。

“晦气。”混混飞退两步起身,恼怒地看着顾一凌,又往巷子后面扫一眼。现在已经流血了,混混也怕事情闹大。

“小子,有血性,不就是这个包吗,给你了。”混混把包包丢到了顾一凌面前,说完以后就跑远了。

顾一凌撑着地面,疲惫地用目光扫了扫那个女孩的包包,拿着包站起来后,下意识看了看自己身上。

由于在地上翻滚了好几圈,那件崭新而漂亮的西装已经脏得不成样子,而且袖口被割开一条口子,滴着鲜红的血迹。

见状,他自嘲地哂笑,犹豫了一会儿,把脏透了的西装从身上脱下来。

他只穿着背心,踌躇好久,把西装倒扣在了露出的胳膊上,正好挡住上面的伤口,然后缓慢地转身,身子有些左倾,一步步往巷子外面走。

后来丢包的女孩也追了上来,感动到哭,嘴上一直念着“谢谢你”和“对不起”、

顾一凌把包包还给了她,没说什么。

偌大的城市好多的人,还有从未见过的繁华楼宇。

顾一凌走到红灯的路口,突然感觉好无力好迷茫,本来在见她之前,准备梳好帅气的发型,再穿上一套漂亮的西装,结果都搞砸了。

西装被打得破破烂烂的,头发也弄得乱乱蓬蓬的,简直是糟糕透顶。

现在看来,真是好好笑啊,也许……正如被毁掉的西装与发型,那场他想象的相遇也被毁灭了。

顾一凌感觉自己就像一只失落的小狗。

然而,正当他无止无休的胡思乱想时,步伐忽然一滞,目光蓦然卡带了似的,一点点地僵硬。

此时,他注意到天边尽管没有那种想象中美妙的阳光,但这会儿的天气并不算太差。

这条沿河的道路上并没有太多行人,河不算太宽,两岸都种着柳树,微风吹拂,枝叶拂动。

然后就在男孩抬头的瞬间,仿佛冥冥中有种注定般,那个最想见的那个人竟然正好从河的对面经过,一样扬着头,潇洒地把双手抄在裤包里。

虽然她的样貌已与十年前已经不全相近,可顾一凌一眼就认出来了。

顾一凌的大脑瞬间空白了,也不管发型和西装有多脏多乱,瞪着河对面的她,只顾着追着她的身影,迅速穿过身边的一只只飞舞的柳条。

他们是遇见了吗?他不知道,也来不及想,原来真正要相遇的时候,仅仅只需要一个安静和煦的下午,没有烟花,没有气球,两个人走着走着,就撞见了。

“林筱。”

顾一凌竭尽心力想要喊出来,喉咙却忽然就像哑了一样,竟是一点声音都发不出来,只能注视着她从河对面走过,一瞬间焦急至极,只好不停追赶,生怕又要丢了她。

所幸的是,下一刻她也看见他了,目光微微一怔。

他死死望着她,当发现对方注意到自己的时候,张开喉咙的虽然依然没能发出声音,素面朝天的脸上却乍地挤出了极度兴奋的笑容。

没有提前准备好的西装,没有装成大人一样成熟的背头,他仅仅穿着一件土得掉牙的背心。

他没有设想过此刻会遇见她,在这样狼狈而匆忙的路口。

但也许这就是相遇,根本不需要精巧设计和逻辑心机。

只是一条吹着清风的小路,几株柳树,不算太差的天气,怀才不遇的歌手在江边正好弹着吉他唱着歌。

流浪的歌手弹着吉他,“雨纷纷,旧故里草木深,我听闻你始终一个人,斑驳的城门,盘踞着老树根,石板上回荡的是再等,雨纷纷,旧故里草木深,我听闻你仍守着孤城……”

“老哥,换一首吧,这种时候能不能不要放那么悲的音乐。”顾一凌望着河对岸,喃喃道。

“兄弟,点歌是要加钱的。”吉他手说。

“加,随便加。”顾一凌紧紧地注视对岸,咬了咬嘴唇以确认是幻是真?

“一百。”吉他手看了顾一凌两眼,有敲诈的嫌疑说。

“成交。”

吉他手再次弹起了吉他,不管是不是趁火打劫,但这次的曲子终归有些浪漫了。

“河堤上的风筝拉长自由,微风慢慢吹着幸福感动,我也想紧紧握紧、紧牵你的手,浪漫的抱着你看着日落……整个夏天,想和你环游世界山路蜿蜒,就像是爱的冒险。”

在河对岸,她原先似乎要视若无睹般洒脱地走开,但经过柳树下一只只荡着的枝条时,最终还是回过头,注视他,流了泪。

太远了,他看不清楚她的表情,只见她朝自己望了过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