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辣的很开心

不知为何,林筱最近几天心情一直莫名其妙的不好,心里还一直回荡着田莉莉之前的话。

“你舍得把自己在华南打下来的江山给别人做嫁衣吗?”

说实话,她是不舍得的。

她一毕业就来到了世美集团,时至今日,每一步都是自己心血的灌输。

她想让世美变得更好,从根本上改变世美长期以来根深蒂固的弊端。

没想到等来的只是董事会的偏见与不信任。

从三亚谈判的投资项目被抢走开始,以黄董为代表的一派,已经屡次借着那神秘投资人的势,冲击董事会,要求重新选择CEO。

而在董事席中,一直支持林筱的曹董的意思,也是让林筱暂避锋芒,调到西南地区。

在世美集团的战略部署中,西南地区还尚属于业务开发中的地区,处于开荒中的状态。

这属实是明降暗降了,连掩饰一下都舍不得了。

其实林筱根本不关心这些,她只是在乎自己的心血。

林筱开着的保时捷猛然减速,轮胎刮擦地面,发出刺耳的噪音,生生地停在了路中间。

她差点闯过了红灯,路边站着的交通协管员大妈正紧急地吹着口哨,声音剧烈而尖锐。

还有五分钟到家,不知道顾一凌在做什么,有没有认真的做功课,会不会偷偷的玩游戏。

想到这里,她忍不住轻轻地笑了一下,以前这个保护自己的大男孩,什么时候还变成了需要自己监督的小鬼了?

其实连林筱自己都没有意识到——本来烦恼郁闷的心情,一想到那个少年就一扫而光了。

家中,顾一凌看了看挂钟,现在是下午五点半,算算时间,林筱也在下班回家的路上了。

他连忙把冰箱里提前腌好的牛排拿了出来,同时打开了手机里的菜谱,准备照着上面的步骤,晚上给林筱做一份西冷牛排。

要知道自己当年可也是他们三亩地的煮饭小能手。

“第一步,腌制牛肉……”顾一凌嘴里念念有词,这一步提早已经完成了。

就在他开始往铁板锅里烧油的时候,忽然听见了切菜的声音,转过头,发现林筱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回来了,正在他的旁边切洋葱。

为什么这么漂亮的女人还这么体贴入微呀!

顾一凌发现自己越来越喜欢她了。

“你切洋葱的时候,小心点。”他忽然想到了什么,连忙提醒。

“怎么了?”林筱淡淡地问。

顾一凌捂脸,难道漂亮女人都不会煮饭烧菜吗?还是只有林筱这样。

下一秒,他就看见这个漂亮女人似是因为眼睛有点痒,想要伸刚刚切完洋葱的手去挠眼睛。

顾一凌吓得连忙冲上去,抓住了她细软光滑的手腕,谁知道两股相反的力道相撞,让林筱的另一只手掌不小心压住摆满了切碎的辣椒米和洋葱屑的盘子一角。

随着一声“乒乓”的玻璃坠裂声,窗外好巧不巧正好刮了一阵风,辣椒米和洋葱屑因为惯性飞的漫天都是,两个人下意识抬起头,那些冲鼻的碎屑又宛如天女散花般撒了下来……

现在,两个人都坐在了沙发上,闭着眼睛,微微仰着脖子。

“顾一凌,你说伱在搞什么。”

“这句话应该我问你吧。”

“你为什么还抓着我的手?”

“我怕你用切过洋葱的手挠眼睛,很辣的,你不知道吗?”

“今天知道了,不仅是洋葱,还有辣椒,都很辣,但辣的很开心。”

“很开心,为什么?”

顾一凌听见林筱的话,隐隐也有点高兴,是因为自己的原因吗?

林筱没回答,忽然说:“顾一凌,你闻到了什么味道吗,像是从厨房里飘来的?”

“什么?”顾一凌动了动鼻子,他记得自己走之前是把火关了的啊。

“刚刚我看你锅里烧了油,就把牛排倒进去了,然后开了火。”

“你怎么不早说。”

“忘了。”林筱虽然有点局促,撩了撩自己的头发,用强行听起来有点镇定的语气说。

很显然,这顿饭的结局并不是很好,在这位体贴入微的漂亮女人帮助下,洋葱,辣椒洒的满厨房都是,腌制的牛排也被烤糊了。

最后,林筱开着车,载着顾一凌,到了外面一家西餐厅门口停下。

这里品味似是极高,典雅高贵的餐厅内,西式装修的穹顶有十米高。

怕是楼顶上那盏巨大的枝型吊灯,都占了整个穹顶将近三米的空间,从玻璃里涌出银色的光彩,洒落向巨大的地面。

四面都是落地窗。

他们点的牛排已经送到了,有穿着西装的侍者轻轻站在一旁,点亮了上百年年份的榆木老桌上挂着的烛台。

顾一凌从来没在这么高档的西餐厅里,和自己喜欢的姑娘一起吃饭,手边都是精致的银制刀叉,身前是冒着滚滚热气从新西兰空运来的牛排,让他心里不由得有点紧张。

“这是一家中西式结合的餐厅,味道还不错,算我对你的赔罪,顾一凌,快吃吧。”

顾一凌猛然惊醒,一眼就望见了她胸前的一抹雪白。

她不知多久换上了一身深紫色的抹胸短裙,长发披肩,露出了白白瘦瘦的肩膀,刚刚出门的时候,自己竟然都没有注意到。

“吃啊,顾一凌,你愣着干什么?”

似觉察到了顾一凌惊讶的目光,林筱心里也是十分受用,却神色不变的从一旁抽出了一把银色的刀子,轻轻地割开了牛排。

虽然她是一下一下轻轻割着牛排,可就像割在了顾一凌的心上一样。

他顶着通红的脸,说要去方便一下,可到了厕所半天。

顾一凌发现自己现在实在是玩不过这女人了。

才十年不见,就变得那么狠。

太狠了。

这样可要不得啊,怕到时候自己还没跟她在一起两年,一切都没发生,浑身就要被压榨干净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