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只看了一眼

回到酒店里,顾一凌懒洋洋地歪在床上玩手机。

他发现这十年以后的手机还挺好玩的,特别是游戏,不像以前手机上只有俄罗斯方块、贪吃蛇之类的。

有大型的开放世界探索类手游,还有类似lol的moba手游,而且飞车、CS这一些老端游,现在也有了移植手机版。

像顾一凌这种资深游戏瘾,一下就被迷住了,恨不得玩上一天一夜。

隔壁的房间里,林筱靠床而坐,开着床头灯,翻着一本斯坦福大学出版的《管理心理学》,这是研究组织管理活动中人的行为规律及其潜在心理机制的参考书。

“管理中角色扮演的力量,能够唤起职员的潜在行为动机,菲利普津巴多的监狱实验再次验证了角色扮演在一定程度决定人的行为。”林筱嘴里念念有词。

“都发了两遍草里有人,孙悟空你上毛上啊,差点就被团灭了。”另外一边顾一凌也在床上热火朝天地嚷嚷着,他以前经常逃课去网吧打lol,所以上手某耀也很快。

林筱合上书,揉揉太阳穴,打开手机,低头看了看时间,现在是零点半,夜晚外边安静极了,隐隐可见远方有邮轮在海面上航行。

闲来无事,她随便翻了翻朋友圈,发现戴小雨又发了新的动态,但里面只有她和周宝两个人了。

林筱心里微微一动,点开了顾一凌的主页。

没想到顾一凌之前也发过一条动态,时间停留在三天前。

小顾:“今天又见到最喜欢的人了,好幸福!”

一想到少年高兴的笑容,林筱下意识想给他点一颗小心心,当手指即将触及屏幕的一瞬,又变得犹豫不决起来。

凌晨三点半,顾一凌疲倦地打了个哈欠,连连伸懒腰,把最后一把打完了,刚要放下手机,瞪直两腿就睡觉,心里陡然有种奇异感觉,让他打开了朋友圈。

朋友圈上不知何时多了一个+1。

顾一凌百无聊赖地点进去,忽然感觉全身被电到了一下,酥酥麻麻的,之前的睡意一扫而空,仿佛背上长出来小翅膀,激动地可以飞起来一样。

林筱给他唯一一条动态点赞了!

开心到爆炸,这是不是她默认自己可以喜欢她了。

好烦呀,又睡不着了,顾一凌在床上辗转反侧了半天,只好重新打开手机玩玩,不过这次玩游戏心态明显不一样了。

之前他玩游戏这小脾气暴躁的很,刚开局一分钟就看见有人跑去送,忍不住狂点那个人的头像。

现在只是老神在在地安慰发怒的队友说:兄弟,有啥好生气的,玩个游戏而已,至于吗,淡定淡定。

“妈的才分手,说打盘游戏放松一下心情,结果又遇到演员,谁给我个肩膀靠靠!”漆黑的深夜里,不知在哪座遥远的城里又多了一个伤心的人。

不过后来顾一凌又开始纠结一件事情,会不会是林筱点错了啊,比如误点——其实她本身并不想给自己点小心心,只是不小心点到了……

顾一凌第二天出卧室的时候,太阳都晒屁股了,昨夜他打游戏一直到凌晨四点半,迷迷糊糊就睡着了,今天醒来一看时间已经九点。

他着急的从床上翻了起来,这么晚了林筱都没来喊自己,生怕她已经跟着戴小雨他们出去玩了。

客厅没人,卫生间里也没人,顾一凌忽然间觉得自己像失落的小狗一样,脑袋顿时耸拉下来,难道她真的丢下自己和他们一起去玩了。

看来昨晚他那个动态也是被误点的,亏自己还兴奋的一晚上都没睡着。

等等,顾一凌抬起头忽然看见,林筱房门还是关上的,不会她也还没有起床吧?

顾一凌想着想着,赶紧打开了那扇门……其实他原本真的只是想看林筱到底在不在,他心里害怕的很啊,生怕她把自己丢了。

明媚的穿堂光映照过来,林筱背对着他,正在房间里换衣服,笔直的长发不加修饰,像是瀑布那样披散下来,不知她多久买了一件紫罗兰肩裙,白色蕾丝的内衣也放在床边上……

紧接着一只鞋子猛地朝他扔来,顾一凌吓得魂飞魄散,赶紧关上门。

“顾一凌,你不会先敲门吗?”房间里林筱的声音如风送浮冰,寒冷至极。

“我着急嘛,就给忘了。”顾一凌委屈巴巴地说,“我真的只看了一眼,没看见一点儿。”

“出去,今天别让我再看见你。”他从来没听过林筱如此生气的声音。

房间内,林筱漂亮的俏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红,迅速蔓延到白皙稚嫩的耳根和脖子,抱着被子重新坐回了床上。

身旁放着一本书,是昨晚没看完的《管理心理学》。

本来给顾一凌点完赞以后,她都要熄灯睡下了,脑海里却还一直回荡书中提到的“角色扮演”。

所谓的“角色”是什么,又该如何“扮演”,林筱百思不得其解,以她的性子,如果不打破砂锅问到底,翻来覆去都睡不着的。

于是她打开随身携带的apple笔记本,一边查询由社会心理学大师米德提出的“角色理论”,一边用笔在书上批注。

时间仿佛一眨眼就过去了,等林筱做好注释以后,窗外已经是清晨了,于是她躺在床上打算小憩一会儿,没想直接就睡到了九、十点。

一个大早上不见,不知道顾一凌又会在外面搞什么飞机,她原本准备换完特别准备的新裙子以后就马上出去,谁知道房门忽然被打开……

说起来以林筱的性子,出门在外都会认真锁好房门,每次内外三层锁——自从那一段仿佛天昏地暗、日月颠倒的日子以后,她一直都是一个十分缺乏安全感的人,唯有把门一层层的都锁上,仿佛内心才得以安静下来。

可和顾一凌住的这两天,她确实是没有锁房间门的。

林筱仰着头,望天花板,也不知道心里在想什么。

酒店的客厅里,顾一凌撑着头坐在长酒桌边上,脑海里回荡着一抹白色想入非非,探头探脑地一直朝林筱的房间望,里面似乎安静极了,也不知道她在干什么?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