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天上最漂亮地上也最漂亮

林筱下一刻移开了眼神,眺望着海面上的太阳,不再看他。

顾一凌连忙坐到了一边,给林筱腾出来一个位置。

其实他刚刚坐在沙滩上,心一直在砰砰乱跳。

顾一凌当真有点后怕,自己那么鲁莽的举动惹恼了她,她说是要去换衣服,其实就要扔掉自己走了。

原来她说的去换衣服,就真的只是去换衣服而已,那么简单。

她今天穿的那么漂亮,是特意为自己打扮的吗?顾一凌余光扫到她,心头有点灼热。

感觉到她已经落坐下来,顾一凌假装目不斜视的看海,其实心里紧张的不得了,抓了一把花生,给她剥好了,递过去。

没接。

顾一凌暗叫糟糕,她不是喜欢吃花生米吗。

林筱一直没说话,只是在看海,用双手抱住了膝盖,安静地像一只小猫。

清晨温暖的日光照耀在他们身上,把她的脸颊与身体映得红扑扑的,美不胜收。顾一凌觉得比起日出,她更让他心痒难耐、蠢蠢欲动。

其实日出究竟美不美,有多美,取决于谁陪你看。

只是漂亮姑娘虽然有着完美无暇的侧脸,曼妙的长腿,白皙诱人的脚踝,却一句话也不说,让顾一凌不由得感到有些气馁。

他觉得她今天可能真的有点生气了。

“我把花生粒放在你旁边了,你等下饿了的话,想吃就可以吃。”顾一凌看了看林筱的眼睛,想着办法搭话。

莫得回应。

顾一凌:“今天的日出好美啊,你也喜欢看吗?”

莫得回应。

顾一凌:“刚才你听见没有,周宝给小雨唱歌了,没想到周宝那五音不全的调儿,唱出来还怪好听的,等下我们去找他们怎么样?”

莫得回应。

顾一凌觉得自己越来越委屈了,似乎她都没有听自己讲话,就把自己当成了耳旁风一样。

这种感觉有说不出口的难过。

就算自己刚才强抱她,不也是因为太喜欢她了吗,觉得她这些年委屈……

“你能不能说一句话?”

林筱:“不能。”

顾一凌眼睛一亮,虽然她只是简短地回应了“不能”两个字,但证明自己之前说的一切,她一直都有听的。

“就一句。”顾一凌忽然又高兴地说。

她又犹豫了一会儿:“不可以。”

“你就说一句话,就一句,只要你说一句话,你就是天上最漂亮地上也最漂亮的……”

顾一凌脸憋得涨红,本来想叫“筱筱”,没敢叫出口,害怕火上浇油。

叫“林筱”,太直接了,显得生硬,莫得感情。

如果叫她“姐姐”,又好奇怪啊,而且他觉得这样会让自己感到十分羞赧和难堪,绝对不可以!

“说完。”

林筱终于提起了兴趣,顾一凌简直想要泪奔直呼苍天有眼。

顾一凌决定了,以后在没有一点感情基础之前,再也不这样作死了。

“天上最漂亮地上也最漂亮的……什么?”她好奇地眨了眨眼睛。

“能不说吗?”顾一凌踌躇了起来。

“随便你。”

“那你会不会生气?”

“不会。”

“真的?”顾一凌忽然指了指自己的肩膀,“那你以后生气的时候,可不可以戳一下我的这里。”

“就这样,像以前那样。”顾一凌从沙滩上跳了起来,栩栩如生地给她示范了起来,自己表演戳自己。

林筱望着在日出下显得很是明媚的少年,忽而笑了起来。

她又想起来了什么。

人老了,就是不抗眼泪。

那时候自己还是十八岁的小姑娘,高兴的时候会在他面前蹦蹦跳跳,就和兄弟没什么两样,委屈的时候也会像小哭包一样,忍不住红着眼睛,戳一戳他的肩膀。

这时,太阳终于完全地升上了天空中,在阳光的照射下,潮水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冲刷着林筱和顾一凌赤着的双脚。

这里沙子粗细一般,海水却相当清澈,别看海浪很大,据说它们的能见度高达32米。

他们沿着沙滩上走,周围全都是熙熙攘攘的人。顾一凌觉得今天的林筱穿得特别好看,他眼睛仿佛着了魔,一直忍不住盯着她的全身看,又不能被她发现。

有几次,趁着阳光特别温暖的时候,顾一凌特别想告诉她,自己离开她十年不是有意的,自己一直一直都特喜欢她,喜欢过去的她,还要加上现在的她。

可是心底又有一些害怕,好怕她不喜欢十八岁的顾一凌了,觉得自己太幼稚;好怕她只把自己当成弟弟了……就是哪里都怕,怕她因此会拒绝自己。

正午,他们回到酒店里,林筱说要去隔壁卫生间里洗澡。

昨天晚上太黑了没注意,没想到这酒店老板设计还挺有一套啊,浴室墙壁是纯色的玻璃,里面在做什么,外面看得不能说一清二楚,只能说是一种恰到好处的清楚。

“你去洗澡吧,我在外面等你,保证不看一眼。”顾一凌兴奋地说。

不过很快的,他就悲催地收到了出去买泳衣和泳裤的跑腿任务,林筱说下午要去划艇、潜水之类的,所以要穿泳衣泳裤,不然衣服会被全部打湿。

走之前,他其实特别想说,能不能给她买比基尼,就是那种要把秀色可餐的小肚脐和漂亮的大长腿都露出来的比基尼,那样穿她一定会特别漂亮,不过他没敢问。

之后,隔壁卫生间传来了了哗哗的水声,林筱在里面洗澡……

沙滩边,一个琳琅满目的酒店货架上,有各种防晒霜,夜晚用于修复白天受损肌肤的晚霜,太阳镜,五颜六色的泳衣和泳裤。

售卖大姐热情地招呼着:“帅哥,这是护肤品,这是防晒霜……。”

“我都要。”顾一凌想起那天晚上林筱为了找他从家里走得急,什么都没带出来。

今天上午的时候,顾一凌悄悄给银行打了电话,问了一下老爹留给自己那张卡里到底还有多少钱。

这几天一直都是林筱在刷卡,总花女孩的钱,顾一凌觉得有点怪怪的,虽然她超脱的就像根本不会把钱放在心上一样。

顾一凌喜欢她,是那种十八岁男孩对女孩的喜欢,一开始绝对没有想傍富婆的心。

而便宜老爹虽然各种不着调,可老爹毕竟还是老爹,用他的钱至少心里有谱。

其实林筱还是很照顾他感受的,都会半开玩笑的说,这次因为情况特殊,所有的消费就由我来承担吧,我等你回报我的一天呐。

顾一凌总觉得林筱似乎知道了些什么,比如知道他是十年前来的……不然怎么说情况特殊,之前还总说自己是小孩子?

上午,银行的工作人员告诉他,卡里还剩下大概十九万七八千的样子。

看来老爹给自己留了二十万,没想到老爹都变得那么有钱了,也不知道他现在什么地方?

说起老爹,顾一凌忽然也有点想见他了,老爹便宜归便宜,可也是他爹,顾一凌想看看他的十年怎么样了,找到的女人漂亮不?

“都要最好的。”顾一凌补充。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