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买好了花生米

多吃几粒花生米吧?

什么鬼?

顾一凌回到酒店的卧室以后,满脑子都在想她这最后一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她为什么要说这句话?

难道是林筱想吃花生米了?在暗示自己,去给她买一包花生回来?

可以前高中的时候,顾一凌记得她不喜欢吃花生粒的啊。

十八岁那会儿,林筱说花生又干又硬,吃多了以后要长腮帮子,就变得不好看了。

“可能是这十年,口味变了?”

顾一凌摸了摸脑袋,为自己的智慧点了个赞。

事不宜迟,既然她都那么明显的“暗示”了,自己就快去多买点花生粒回来,装在口袋里,随时备着。

其实这完全不怪顾一凌,他是真不知道“但凡有一粒花生米你也不会醉成这样”这句老梗。

作为从十年前穿越过来的“现代网络用语落伍人员”。

顾一凌还没来得及在网上不停冲浪,能学会“寂寞”,“醉了”,“宝藏女孩”……几个词就相当不错了。

刚才林筱说这句话,明显是想提醒顾一凌,想看姐像那些小姐姐一样在你面前穿比基尼,做梦呢,但凡你身上有一粒花生粒啃啃,也不会说出这种醉话。

结果被顾一凌一阵“智慧”的曲解后,误以为林筱在暗示自己,她想吃花生粒了,让自己赶快去买。

前天顾一凌在论坛上看见一句话:现在的女孩子经常会给男孩一些暗示,如果男孩像傻瓜一样领会不到,后果将不堪设想。

想到这里,顾一凌一下就急眼了,觉得事不宜迟,立马充满斗志地从床上跳了下来,轻声地打开了一条门缝,发现客厅里一片漆黑。

他蹑手蹑脚地钻了出去,往林筱的卧室看了一眼。

大门紧闭着,估计他的宝藏女孩这会儿也进入梦乡了吧,就不知道梦里会不会有自己?

顾一凌心里怀着这个美好的期望,在酒店的超市里买了各种各样的花生粒,卤味的,香辣的,还有五香的……通通都放进了自己的衣服袋子里,就连裤子袋里都是。

如此,闲来无事想吃花生粒的时候,一拉开口袋就能看见琳琅满目的花生粒,她一定会很高兴的吧。

顾一凌摸了摸包里的花生粒,然后傻傻地笑了起来。

回到卧室以后,顾一凌刚给手机插上电,发现沉寂了好几天的“永远最帅的2011级3班”,忽然多出了一条新消息。

顾一凌抬眼看了看手机上显示的时间,现在是凌晨两点,外面安静极了。

周宝:“筱姐,你拉进群的这小顾是谁,咱们同班同学吗?”

顾一凌眼前浮现出一个小胖子的模样,忍不住想笑了笑。

在认识林筱之前,因为自己总是一副不太驯善的模样。

周宝正好坐自己后排,就“凌哥、凌哥”叫自己,一副唯自己马首是瞻的样子。

但周宝其实也是一个内心很温暖的小胖子。

当时顾一凌就怕周宝到了社会以后,会遭人欺负。

那天醉酒后似乎听林筱提过,周宝长大以后去当兵了,现在都有八块腹肌了,顾一凌也就不担心他了。

都说胖子都是潜力股,现在小胖估计已经一改过去胖胖的圆脸,成为大帅哥了吧。

林筱竟然也没睡,在群里替自己回应了:“顾一凌。”

如今不知远在天涯何方的周宝似乎震惊了许久,好一会儿才打出了下一排字:

“筱姐,你又说醉话了,老实交代,你刚刚是不是又出去喝酒了,医生说了你的体质不适合喝酒,你忘了吗,十八岁那年你喝的酩酊大醉,都是我替那个混蛋背你去的医院。”

“医生说你不能喝酒,我帮那混蛋记了这句话一辈子,本来想着等他回来以后再转告给他……可这个该死的混蛋!”

顾一凌看到这里,心中仿佛有一道闪电掠过,想起她家里那么多喝了一半的酒瓶,还有那天晚上又和他喝了那么多酒……

聊天群里的消息依然静静地闪烁着。

戴小雨:“筱筱,你现在在哪儿啊,我们今天没法来看你了,还不是这个周宝器,一监完考就非要拉我去度假,烦人得很。”

周宝:“小雨,什么叫我非要拉你来,是谁说的三亚好浪漫啊,谁说的自己每天做梦都想去。”

戴小雨:“宝器你是不是脑阔有问题,我现在就在你旁边,你非要在这里打字,你说给谁听的啊!”

周宝:“我现在也在你旁边,你还不是一样在那里打字,不然我们怎么能凑一对?”

时隔十年,周宝真是长脾气了啊。

以前只会唯唯诺诺给戴小雨送花买巧克力的小胖子,现在竟然都敢顶嘴了。

在他们的生命中或许没有经历那么浪漫或凄美的校园爱情长跑。

但值得高兴的是,那个只会笨笨追女孩的小胖,终于与自己喜欢的人结为了令人羡慕的校园连理。

戴小雨:“哎呀,周宝器,你又扯到哪里去了,我们现在说的是筱筱的事。”

周宝:“哦对,筱姐,你现在哪儿啊,到底有没有事啊?那个混蛋,我们别提他了好吗,都这么久了,你怎么又想他了?”

戴小雨:“对啊,筱筱,我记得里约奥运会那段日子,我们来找过你一次。”

周宝马上补充:“2016年。”

戴小雨:“对,就是那会儿,你说自己已经忘记了他,往事只是过往云烟,我感觉你状态都变挺好了。”

顾一凌默默看着聊天框里弹出来的一条条对话,心口有些发疼,像是被锋利的针一下一下地扎着,一直在床上愣了好久好久。

还记得十八岁的林筱是一个小哭包。

然而在这一段日子里,他猛然想起,她没在他面前哭过一次,没抱怨过,也没对他说过一句不好的话,在他迷路的时候,还会来找他。

可那个曾经告诉她,小哭包你只管往前走,我一定会保护你,我是你全部底气的那个少年,却整整缺席了十年。

此刻,林筱的房间内。

她静静地背靠着床,脸上没有太多的表情,过了一会儿却迅速眨了眨眼睫,像在防止什么滴落下来似的。

她用力地打出了一排字,发出去。

“他就是顾一凌,我和他现在同一个城市、同一个地点、同一间酒店里。”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