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人靠衣装马靠鞍

“请带他去试衣间吧。”

“还有这件。”林筱又拿了一条裤子,然后随便翻看了一下周围的衣衫。

过了一会儿,顾一凌从试衣间里走出来,犹豫地提了一两下衣领。

听见声音,林筱恰好回头,指尖微不可查的一颤,不由自主地停下了翻看衣服的动作。

脱下朴素的背心以后,他整个人仿若焕然一新,一件天蓝色的上衣外加纯白色的裤子,耐看又清爽,配上颇具少年感的脸蛋,微抿的嘴唇带着几分青涩。

他似乎天生就特有那种少年的感觉,如果是学校里的小女生见了都会忍不住一个接一个窃窃私语吧。

都说人靠衣装马靠鞍,大家都知道顾一凌本身底子不错,没想到换上精心设计的衣衫后还要比想象惊艳许多,连林筱也是头一次见他这幅模样。

顾一凌也看见了林筱,冲她微微地笑了起来,心里还有点小紧张,不知道她会觉得现在的自己怎么样。

“很好。”林筱忍不住笑了出来,正准备要开口。

然而在她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服务员小姐却走了上去,拉了拉顾一凌的袖子,满眼冒星星:“太帅了,太合适了,高度都不用挑了,简直就像为小哥哥您量身定制的一样。”

“咳,咳。”林筱微微蹙眉,双手横抱起来。

“真不敢相信,怎么能那么好看呢。”服务员小姐又拍了拍顾一凌的胳膊,一脸宠溺地抬头望着他,“不是任何人都能穿出这种效果的,小哥哥。”

“也就还好吧。”林筱皱眉,抱着双臂,“我觉得这款式倒挺一般的,再试试别的吧。”

“好。”顾一凌挠了挠头,过一会儿又换一套西装出来,理了理衣角,第一眼望向了林筱。

她又微微一怔,望着他忍不住轻轻地笑了出来,心里有些惊喜,好像感觉十八岁的顾一凌忽然变得成熟了不少,少一分散漫,多一分绅士。

就在这时,服务员小姐满脸激动,喜笑颜开地拍着手,连忙走到了顾一凌身边,拉住了他手臂,“哇塞,太有型了,小哥哥你百搭不厌啊,看看这流畅的线条……”

然后抬起头,轻柔地抚了抚他的肩膀:“小哥哥,你说万一你出去比模特好看该如何是好啊。”

顾一凌不好意思地笑了出来,微微抿唇。林筱站在一边,转头皱眉,用手虚顶着嘴唇,不停的轻声咳嗽。

然后冷冷地抬头,甩开一背清爽的长发,从他们二人之间横穿而过,把服务员小姐拦在了一边。

林筱皱眉,抱着双臂,指了指旁边的其它衣服:“这件也就那样吧,侧影挺一般的,要不你再试试这件吧。”

顾一凌进试衣间以后,服务员小姐忽然说,“您有一个那么帅气的男朋友一定很苦恼吧,因为都太合适了,所以很难选衣服。”

林筱淡淡:“男朋友?不是。他看起来像我的男朋友吗?”

“不是男朋友,难道都已经是丈夫了?”服务员小姐吃惊地捂住了嘴巴。

“怎么可能,不是啦。”林筱脸颊微微一红,“为什么你会这样想?”

“其实第一眼也会觉得你们是姐弟啦,姐姐漂亮弟弟帅气,可他刚才看向您的眼神甜到不行,简直就像要溢出的蜂蜜,完全不是弟弟看姐姐那种,所以我才不由自主改变了看法。”

林筱连忙转过身,指了指旁边的几件衣服,声音里带着一种莫名其妙的笑意。

“他刚刚穿过的和他现在拿走的那套,还有这件,和这件,全都帮我包起来一下。”

这时,顾一凌换好衣服走了出来,看了她一眼,连忙拦住,“你买那么多干嘛,有这套就可以了。”

“没事,去三亚又不是一天,有好几天的,你不可能每天都穿一件吧。”林筱又指了指,“都包起来吧,请一次性付清。”

“一共是29900,由于您是这边的VIP贵宾,折扣9折,现价是26910。”

“等等,刷我的吧。”

顾一凌连忙从包里摸出了老爹的卡,可心里一点都没底,这里的消费太高了,也不知道老爹卡里的金额是否足够。

“顾一凌你忘了吗,以前我们一起四仰八合地躺在学校的操场上。”林筱情不自禁笑了起来,“当时我们说有一天长大了的话,一定要有福同享有难同当,我还记得你说,你绝不像有的男人一样,荣华富贵了,就忘了守在糟糠的妻子。”

“你还记得?”顾一凌一愣,不知为什么,心里微微地颤了一下。

两个人静静对视了一会儿。

林筱忽然笑了起来:“好了,姐说了会罩你一段日子的,这点就算小小的见面礼了。”

“我以后会还给你的。”

“是不是还想加上看病那324。”林筱轻轻地撩了撩头发,“好,我等你。”

办好身份证明,买完衣服以后,已经是下午六点了。

他们刚好吃了一个晚饭,然后林筱顺便去洗吹了个头发,顾一凌也在顶级造型总监的忽悠又修剪了两下发型,他觉得自己现在恐怕更显得人模狗样了。

出商场以后,顾一凌穿着一身飘逸的棕色风衣,搭配黑色长裤,和一开始进来的时候简直是两幅模样。

林筱挥挥手,叫了一辆去机场的出租。

“我们大概要去几天啊?”出租车上,顾一凌望了望窗外问。

“光谈事情应该就明天一天,这次是我们公司董事会的安排,去三亚应该是见一个对我们集团极为重要的合作伙伴。据说那一位虽然是十年前才从纽约华尔街起家的,但现在已经成了资本界的巨鳄,如果谈妥了,对方有望成为我们集团之后的最大的投资人之一。”

“因此董事会相当重视这一次会谈,特别安排我带队前往,本来昨晚就该走的,其他部门的都已经先去了。”

林筱淡淡地说,也没指望顾一凌能听懂。

“哦。”顾一凌半知半解地点点头。

“晚上十点半的飞机。”林筱看了看表,现在是七点四十五,按理说时间是绰绰有余的。

可今天不知为何,整条道路都堵了起来。

出租车司机看了一眼导航,直叹道:“导航上显示到机场路的整条路都红了,估计抵达机场以后这架飞机都要起飞了,要不你们改签一个时间?”

“天气预报说今夜凌晨以后有大雨预警,这是最后一班,明天一天都有暴雨,估计不会再起飞了。”林筱不安地看向了窗外,喃喃。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