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起风时还好有你在

接下来,他们先后走进了屋里。

“这里有鞋套。”妇人说。

顾一凌打起十二分的精神,然而下一秒忽然听见了一个男人的声音。

那是一个相当成熟而具有磁性的声音,让他心里猝不及防一个急咯噔。

“阿姨,她还没回来吗?”男人很有礼貌。

“什么她啊,又不是才见过一次两次,都什么时候了,该叫筱筱了,阿姨给你撑腰。”中年的贵妇人大大咧咧说。

“是,筱筱她好像还没回家?”

筱筱?

顾一凌听到这里,心里陡然一沉,连如今的他都不敢这样直呼她的小名,可今天却在另外一个男人口中听见。

不知为何,他忽然害怕极了,又忍不住继续听下去。

“其实今天本来是想给筱筱一个惊喜的,来之前就没告诉她。”贵妇人说,“真是的,怎么家里的灯全都开着,莫非她在屋子里睡着了?”

“筱筱在家?”男人问。

“我去她的卧室看看。”贵妇人说。

在男人随口答应一声后,顾一凌就觉察不到客厅的动静了。

他躲在窗帘背后,听见了隐约的脚步声。

好像那个男人正直勾勾地盯着窗帘背后,并且朝这里不断接近。

顾一凌的心如疾风骤雨一样提到了嗓子眼。

好在下一刻,贵妇人从卧室里出来,叫住了年轻的男人,“她不在,好奇怪,有一间客房似乎是才收拾出来的,难道知道我今天要来?”

“阿姨,没事,等一会儿吧。”

“俊成,主要还是怕你等着急了,这样,我发个短信催下林筱,哎呦,都这么晚了,怎么还没回来,早知道提前告诉她今天我要来。”

“不用,阿姨,坐一下就行了。”

“俊成,你太客气了,看啊,你多在乎筱筱啊,为了我未来的女婿,今天无论如何,我必须得把这门婚事给定下来。”中年妇女眉开眼笑地说。

然而,任他们谁也不知道,窗帘后现在还躲着一个人,是顾一凌,他听到这里猛然一颤。

“阿姨,我一定会好好对待筱筱的。”年轻的男人继续说。

“俊成啊,你知道阿姨是特别喜欢你的,今天又把你叫来,那就是要解决最重大的事情了,而且我早前也见过你爸爸了,他对这门亲事也是特别满意哟,既然双方家长都共同催促的,就该把婚约敲定下来了。”

“我怀疑筱筱是不是有点恐婚,每次提到这事,她连我都不理了。”贵妇人咬牙切齿,重重拍了拍沙发,“不过今天无论如何,这事儿也必须成了,俊成,我来做主,今天定了,明天两家人的长辈就聚餐。”

此时,窗帘后,顾一凌一直无声地听着,双手忽然无力地垂落下去,失落地耸拉着肩膀。

窗户并没关紧,冷风从外面嗖嗖地灌进来,好在是夏天,于是不会感到冷。

可是,为什么还是觉得好冷啊。

他不自觉地低下脑袋,打量着自己的手指,在心底一根一根默默地数。

可就这样小儿科的数数,数到了最后有一丝颤抖,沙发上他们欢颜笑语还在继续,窗帘摇摇晃晃,光影在男孩苍白的脸上明明灭灭。

“哎哟。”客厅里传来中年妇女喜悦的声音。

“我家林筱终于知道自己买菜了,这冰箱里满满当当的,有鱼有肉,荤素搭配,今天我必须表扬她,看哪,多半是沾俊成你的光了,你这一来,筱筱家里的冰箱都千古难遇出现东西了。”

“放轻松点,俊成,等她回来以后,阿姨晚上就走,今晚就把这里留给你们当二人空间。”

“太谢谢阿姨了。”男人异常激动起来。

“来,俊成,你来厨房给我搭把手,我给筱筱炒几个菜,冻到冰箱里……”

随后,他们的脚步声逐渐远去。

顾一凌一直站在窗帘后面,手指却止不住地颤,趁着屋子里的另外两个人都在厨房里忙活。

他竟然连想也没想,一把拉开窗帘逃了出去,一直到屋子外的走廊才按下电梯,然后迅速地钻进了电梯间里。

他蹲了下来,感觉到电梯正在垂直地在下坠,耳边只有沙哑的风声。

一出小区,顾一凌按照与记忆里依稀相似的路线,想了想,要么往以前学校的方向走,要么先到张叔的家里,再打算以后的事。

他醒了醒鼻子,想清楚以后就一直往前走,不知道过了多久,直到身边的人变得越来越多。

于是他站在人群里左顾右盼,忽然觉得陌生极了,远方晃眼的灯光太亮,城市的街道又太宽,就像可以连向任何地方。

黑夜仿佛是无尽的,茫茫的人海过后就又是茫茫的人海,于是他很难记清楚,沿途究竟路过了什么景象。

所以,根本不知道该往哪里。

顾一凌想用手机上的导航,拿出来才发现没有充电,嘟的一声关机了。

他忽然感觉好迷茫好无助,身边全都是喧哗的闹声,人们大声议论的声音,车喇叭的声音,迷乱的脚步的声音……

他好像真的走丢了?

.

晚上,八点一十五,林筱开车回到家,从地下室出来,下意识看了看表。

电梯上行,一直抵达27楼。

林筱推门而进,感到有些诧异,她看了一眼鞋柜边上,那么多鞋子里面,唯独没有一双是顾一凌的。

客厅里的灯是开着的,然而下一刻走出来的是……她妈妈!

林筱意外地睁大了眼睛,看着她的妈妈。

贵妇人抢先开口了:“筱啊,你总算回来了,妈妈今天来带给你了一个惊喜,你猜猜还有谁来了?”

“谁?”林筱下意识问,却毫不留意林母的问话,一边前行,一边不由自主地左顾右盼。

“林筱啊。”林母没有觉察出林筱此刻的异常,只顾着自己说自己的,“也该要考虑一下那方面的事情了,我这心里面啊,一个人合适的不得了哩。”

“筱筱,今天……”这时,俊成从厨房里走了出来。

“妈,你来的时候屋里就你们吗?”林筱忽然回头,微蹙眉头。

“就我们,什么,当然只有我们啊,难不成还有谁?”林妈妈鼓大了眼睛。

“我出去一下。”林筱急促呼吸中放下手里提着的包,下一刻竟是没有半点停留,在其他人还没回过神来的功夫,就已经转身慌忙跑了出去。

“筱筱,你怎么回事啊?”林母大喊了一声,然而林筱眨眼间就按了电梯下去。

林母蹙眉,迷惑地看了看林筱放下的包,“还买那么多东西干什么,牙膏牙刷,毛巾,男士的浴衣……什么啊,都是什么?”

.

顾一凌慌乱地在人群里走来走去,周围的人委实是太多了,还有街道两侧不断飞驰而过的汽车,嘟嘟按着的喇叭声。

他站在原地,忽然愣了下来,感觉四周都是铺天盖地的人、刺眼的光影、叽喳的喧哗声,除此之外,他什么都没有,只有他一个人,渺小到可怕。

这时林筱有一种惊人的直觉,让她一直往学校的方向追去,不断超过身边接踵的人影。

电话也不打不通,估计是没电了。

她来不及多想,只有一个念头,就是找到顾一凌。

因为他真的只是一个小孩,而且这个小孩什么也不懂,如果这个小孩在这座大得可怕的城市里走丢了,会很难过吧。

不知道为什么,她不想他这样。

其实也没过久,起风时顾一凌依然茫然无措的走在人群里,下一刻意外感应到什么似的,缓缓抬起头,正正地看向前方。

像奔跑中忽然有光袭来,让他忍不住猛然一滞,胸膛微微起伏。

他下意识地使力迈过层层叠叠人群,往前走去,同时用力睁大眼睛,确认自己没有看错。

是的,不会错。

这时林筱刚好从道路的那一头赶来,缓缓放慢脚步,下一刻发现了她要找寻的目标,于是整个视线里就只剩下了一个他。

她就这样义无反顾地从前方走来,好像周围的人群都自然而然的散开了。

顾一凌看过去,那一片灯光下照亮了她的身影,他瞬间知道自己的方向,该走向哪里。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