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酒醉后的告白最长情

“你开始都不说你不能喝酒。”林筱抱怨道。

“你不是也没说。”

“谁说的,我每天晚上都会喝,喝了好多年。”林筱倔强地抬头。

顾一凌又沉默,不知是喝醉了还是在想事情,过了好久才轻轻出声:“你呢?”

“我?”

“你的十年……怎么样?”其实这才是顾一凌他最想知道的问题,借着醉意说出了口。

然而他实在是喝得太醉了,还没听到她的回答,又不知不觉睡着了,嘴里还念念叨叨着什么,但就算凑近也很难听清。

林筱已经把最后一杯一饮而尽,醉酒后两颊都显得红彤彤的,忽然听见顾一凌在叫她的名字。

她醉意上头,迷迷糊糊凑近了一些,一直听见顾一凌重复喊着她的名字。

“顾一凌你没完没了的,我一直都在这儿啊……”

“又没人追你,老喊什么。”她醉醉地说,又想要往杯里舔酒,倒了好久竟是一滴也倒不出来。原来酒瓶里早就空了。

“林筱、林筱……”顾一凌紧紧闭着眼,忽然没头没尾地说了一句,“我喜欢你,是那种男孩对女孩的喜欢,不管怎样,我都喜欢你,我一定不要再离开你了……”

窗子没关紧,夜里的风忽然就刮进来,嗖嗖直响。

林筱的脸颊红润微醺,十分迷蒙地低下眼睛,而额间的碎发随风微微地飘扬了起来。

“哪有不管怎样都一定的事情,怎么这么幼稚,顾一凌。”她被酒醉得红透了脸,迷迷糊糊地嘀咕。

夜深了,他们都喝得太醉了。

……

第二天一早林筱就醒了,发现自己躺在卧室里的床上,盖好了被子。

只是她连睡衣都没换,还原封不动穿着昨天的衣服。

林筱望着天花板发了一会儿呆,忽然想那个叫顾一凌的人好像在昨天回来了,夜里她和他甚至一起在烛光边上如醉如梦地讲着酒话。

窗外巨大朝阳正在升起,一丝光芒已经穿透纱帘射了进来,微光浮游。

窗台前的袖珍椰子绿色叶片微微晃动着,仿佛模糊了空气里光影的色块,让她不禁感到恍惚。

林筱悄无声息地推开身上的被子,走下床,踮着脚走在冰冷的地板上,小心翼翼往屋外走。

其实昨天夜里什么都没有发生吧,没有晚餐,也没有停电?林筱心里想。

一切应该只是做梦而已,似乎也没有什么证据能证明她不是在做梦。

如今梦醒了,那么都会消失吧?

林筱的五指难以觉察地微微颤抖,推开了房间的门,一直走到客厅,四周都静悄悄的,餐桌上的桌布平平整整,连一丝一毫的凹陷都没有,好像从来不曾使用过。

看在眼里,她脸上虽没有表情,双眼皮凸痕上的眉睫却略略低垂下来。

她正准备去冰箱拿上那盒酸奶,然后回归正途像以前一样出门上班,可忽然看见桌角安安静静地放着一杯牛奶,她蓦然一震。

她很确定,自己没放有牛奶在这里,除非……

连林筱自己也不曾觉察,那一刻眼眸里瞬间亮起来的光,尽管那样明媚的眸子在下一秒被她低垂的眉睫掩饰下来。

犹豫了很久,林筱还是端起了桌上的那杯牛奶,很意外却又在意料之中,杯身是温热的,里面牛奶散发出淡淡的奶香。这是一杯温过的牛奶。

杯子下面压着一张字条,她看出字迹是顾一凌的,只写了两三句话:

“以后早上都要吃早饭,每天还要喝一杯热牛奶,不能再吃冰的,我已经给你处理掉了。”

林筱微微蹙眉,顿时警觉起来,走进厨房拉开了冰箱门,里面唯一那瓶冰冻的酸奶已经不见了。

她愣住了一下,面对冰箱的冷气,久久地出神,眼睫忽然颤了颤,然后五指吃力地端住牛奶杯,把它一口一口喝进了肚子里。

“顾一凌,你就会自作主张,你知不知道那是我最喜欢的口味,凭什么给我处理掉。”她尽管这样说着,音调却变得愈发沙哑,艰难地发出声音。

牛奶液体沿着她的喉咙,一直暖洋洋地流进胃里,让整个身体都沁润一种莫名的暖气。

她呵出了一口气,连气息也是暖和的,好像很久都没感觉身体有这么暖和了,可这是为什么呢?

“好奇怪,又不是没喝过热牛奶。”她自言自语说,望向前方的玻璃墙,眼睛忽闪忽闪的。

这时,外面传来了熟悉的敲门声。

林筱微微一愣,因为那是顾一凌的声音,他又回来了,声音仿佛和十年前一模一样,丝毫没有改变,以至于让她瞬间感觉回到十年前。

打开门,顾一凌提着一袋早点和豆浆走了进来,那些东西正冒着热气。

“你多久起的?我不知道你现在喜欢吃什么,就照你过去口味买的,幸好现在还有卖这些的。”

“怎么了?”

看着对方一动不动,顾一凌忽然有些发憷,小声地问道:

“你不喜欢吃这些吗?”

林筱没忍住动了动眼睫,好不容易才把目光移到了少年的脸上:“可以,吃吧。”

“真的?”

林筱犹豫了一会儿:“真的。”

林筱先吃完了,看着顾一凌狼吞虎咽的吃相然后沉默着,抽了一张纸巾擦擦嘴巴。

昨天晚上林筱酒醒了一半时,他们都躺在酒桌子上。

她本来正高兴自己的酒量居然比男孩大时,忽然听见了他的梦话,那种梦话委实像瞎编的故事。

说他是十年前来的,还是刚刚高中毕业那会儿的顾一凌,不久前才给十八岁的她告白。

还说在这个十年后他好迷茫啊,没有家,没有长大,什么都没有,什么也不会,就连走路都会迷路,不然那天给她带路也不会连错三次。

如果真是这样,就好解释了。

林筱之前闷在心里的一个疑惑,他为什么和记忆里似乎变化不大。

“你干嘛,要走了吗?”顾一凌不安地抬起头问。

“对,我要去上班,你之后有没有什么安排?”

“我……”

他不知道该怎么说,只是不想显得十年后的自己那么无所事事。

不过又有什么办法,他毫无准备也未曾设想,自己会从2010年直接穿越到十年后。

所有人都长大了,唯独他自己。

“你的话我听见了。”林筱忽然说。

顾一凌心跳骤然加速,自己昨天晚上酒醉后难道说了什么不堪入目的话?

靠……不要这么折磨他好不好。

“我说了什么话啊?”顾一凌紧张兮兮地问,看样子她并没有很生气的样子,说明还有救。

“你说你是小孩子啊。”

林筱柔美地笑了笑,指尖撩了撩头发,今天她穿着漂亮的格纹西装,里面是巴宝莉的奶油白衬衫,黑色的长袜,黑色小皮鞋,简直是又甜又飒。

“看在以前我们是关系很好的同学分上,你以前也照顾过我,姐就勉为其难地先罩着一下你这个小孩子了,顾一凌,你看怎么样?”她望了望他,风情万种般说。

顾一凌瞪大了眼睛,目瞪口呆,虽然有点不明白她为什么要说自己是小孩子?

可这是他第一次见到这样的林筱。

林筱慌忙地拢了拢衣服,转身跑进卫生间里,脸色涨红。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