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我也有腹肌

“可以啊。”林筱答应的很爽快,“那我就这样点了。”

“好。”顾一凌看着她,然后点了点头。

“中份冒鸭子……三两锅巴肉片……”林筱一边在手机上勾菜,一边轻轻地复述了一遍,眼中似乎有些微不可见的闪烁,似乎也回忆起了什么。

外卖很快就点好了,顾一凌也意识到现在可以直接用手机点外卖,而且点了以后,好像有专门的外卖员送到门口。

不仅如此,很多需要亲身去处理的事情,如今一部手机都可以解决。手机已经与人们衣食住行息息相关,是分寸不可离身的一种东西。

趁着外卖没来,林筱还是去给顾一凌收拾了一间屋子,顾一凌一直想帮点什么,林筱就让他自己装被子。

偶尔他们的目光会撞到一起,顾一凌开心得很——一定因为这个人是他,林筱才会很认真地给他整理房间,倘若这个人换作其他人,她才不会这样认真呢。

与此同时,林筱每次看到顾一凌,他都在乐呵呵地笑,就感觉傻里傻气的,然而让她自己也难以觉察地上扬了一些嘴角。

没多久,外卖就送来了,还真的有人送到了门口,顾一凌从房间里伸出头看了一眼,那个穿着黄色工作服的应该就是外卖员了吧。

“您是第一次点外卖吧,这一转我经常送,头一回送您家的。”外卖员边笑边把外卖递进来。

林筱脸上的笑容变得有点生硬,接过外卖,一边礼貌笑着,一边就想要关门。

外卖员很好心,趁着门还没关紧大声提醒:“您是新用户,下次点外卖的时候记得要领卷啊,新用户很划算的!”

林筱往回看,顾一凌好像才装完被子,正好从房间里出来,似乎没有听见。

“我们的外卖到了吗?”过一会儿,顾一凌抬起头问。

“到了。”林筱隔着客厅注视他的身影,那个身影只往外面一站,就像是一下堵住了空气般,让她忽而又有些恍惚。

不过林筱很快重新收拾好了状态,把外卖提到了餐桌上搁着,“顾一凌,你过来收一下桌子,我去厨房拿盘子。”

“哦哦,好。”顾一凌受宠若惊低地一路小跑过去。

后来,林筱还拿了一瓶红酒出来。

顾一凌刚见过的,就在她的房间里面,让她的整个房间里都弥散着一股醇厚的酒精味,令人情不自禁地深呼吸,感觉香气十分浓郁,然而久久之后又感到十分的迷茫。

“你喝酒吗?”林筱一边往自己的杯子里倒酒,一边抬头看了顾一凌一眼。

她的眼神有些漂移,却让顾一凌为之一愣,目瞪口呆地看着她,因为他第一次见到她的这种表情。

顾一凌感到不知所措,然而林筱又用那种特别的目光望了他一眼。

那样的目光,很难说明其中的意味,灯光下令人觉得疏离难即,却又性感的令人觉得跃跃欲试。

“也给我一杯吧。”顾一凌忽然着迷了般,想要陪她尽兴。

“好久都没吃过这些东西了,冒烤鸭,闻起来很香啊。”林筱眼睛闪烁着,低声说。

“试试看吧。”顾一凌偷偷看她,还有点客气。

林筱笑着垂下眼睫,然后轻轻端起了酒杯,深深地喝了起来,一口未尽又是一口。

顾一凌不知所谓地看着她,有点震惊,下意识抓了抓自己酒杯的杯把,也喝一口。

“你经常喝啊?”顾一凌喃喃。

此刻,林筱的脸颊上已经泛起了樱桃般的淡淡粉色,两只眼睛保持着笑意,微微眯了眯。

“有时,今天不一样。”林筱说。

“为什么不一样?”感觉到她视线投来,顾一凌心头有些难以言明的慌乱,举起杯子喝一口,一边遮挡自己的忐忑,一边又透过酒杯,望向她的脸。

林筱没继续接下去,一时间两个人都没话说。

分外寂静的时间里,林筱偶尔端起酒杯喝一口,顾一凌就有一茬没一茬的摸着杯把,一瞟到林筱喝,他也下意识举起杯子。

两个人都感受不到时间的流逝一样,就这样保持着一种近似静默的状态,一言不发,直到周围响起了一声短促的“滋”声。

继而整个屋子黑了下来,包括窗外……摩天大楼闪亮着的屏光、彻夜的灯光、酒吧红红绿绿的闪光,一瞬间都熄灭了。

只剩下星空下静静流淌的月光,透过沿窗的纱帘,依稀照射在屋子大理石的地板上,明灭可见。

这时,遥远的地方传来了隐隐约约的车喇叭声。

“停电。”林筱看向了窗外。

“原来十年后还会停电啊?”顾一凌看不清林筱的脸了,一片黑。

“十年后?”林筱声音有点疑惑,“不太明白你是什么意思,不过这里几乎不停电,就算停电,一会儿就回来,等几分钟吧。”

顾一凌“哦”了一声,那一刻很想告诉她,这十年不辞而别是因为何等不可阻挡的力量,根本不是他本意。

可话到嘴边,顾一凌顿了一顿,看着夜色里她明媚的眸子,有些害怕。

怕她此刻已经不那么喜欢自己了,如果唐突地说了,岂不是对她的又一次伤害。

林筱拿起手机看了看:“看来暂时不会来电了,业主群里说这里要停到明天早上。”

“那现在该怎么办?”顾一凌紧跟着问,仔细望着林筱所在的方向,尽管那里只有她模糊的轮廓。

他不知道林筱在做什么,黑暗里隐隐传来“乒乒乓乓”的摸索声。

林筱从桌子底下抽出了两只蜡烛,点亮后,轻轻摆上了桌面。

那一个刹那,顾一凌沿着火苗一跳一跳的光亮,望见她在烛光中的脸颊。

皮肤白皙细嫩,略略高的鼻中梁勾勒出眸子温和而柔韧的线条,而双眼皮的凸痕细长入鬓。整张脸一直明明灭灭的,被映得红润透顶……

这让顾一凌的心头毫无征兆地狂跳起来,一时间他久久发愣。

“果然,我记得桌子底下是有蜡烛的。”林筱自言自语说,眼神清冷而幽静。

“香薰蜡烛?”顾一凌闻到了香味,他看见象白色蜡烛上面刻着“心心相印只为最爱的你”,就像情人约会时才会使用。

透过桌玻璃,顾一凌看见下面还有一盒这样的蜡烛,包装盒小巧精美。

可是,林筱的家里怎么会用这种蜡烛,她又不会提前知道自己要来,为什么偏偏要用这种情侣款,一般的蜡烛不就行了吗。

顾一凌一直不说话,脑子却变成了一部剧本,又想起了林筱刚刚点燃蜡烛的时候,那种认真的表情和姿态。

美好又鲜艳让人心动且炽烈。

然而那样的动作与神情会不会也不止今天对他显露过,可能在过去的每一天里,她也会随手抽出一根桌子里的蜡烛,也许就有另外一个高大帅气的男人和她点着这种蜡烛,坐在烛光里说说笑笑。

好烦啊,到底为什么她家里会有这种蜡烛?

尽管顾一凌知道自己没资格生气,但心里就是特别闷闷不乐。

一想到此,他就情不自禁地板着一张脸,眉宇里写着郁闷。

“没想到你家里会有这种情侣蜡烛,那么多,平常也总会用吗?”顾一凌胸膛微微起伏着,穷追不舍问,一边却无所谓地移开头,假装不用眼睛看她。

“平常总会用?”林筱感到有点奇怪,重复了一遍他的话。

“对啊。”顾一凌刻意扭头,看向一边,余光却一直不安分地偷瞄着林筱,声音很小很沉闷,不高兴的自言自语,“要凑齐两个人时,才会用这些蜡烛吧,还买那么多。”

“你说什么?”林筱没听分明,幽幽地笑着说,“这是我们送公司客户的一些小礼物,所以我家里也会常有一些。”

“哦,我还以为你以前也经常用呢。”顾一凌生硬地说,连他自己都没察觉,眼角里重新又充满了喜悦。

“别客气了,顾一凌,我们开始动筷子吧,等下菜都快凉了。”

顾一凌看了她一眼,直到看见她夹起盘子里的烤鸭肉,才忽然回过神,伸手抓上了筷子。

“酒也很甜。”林筱又抿了口葡萄酒,眼睛已经有点蒙蒙了,双颊带着红晕。

她说着说着,许是有些醉了,一边咬着嘴里的肉,一边粲然地开怀大笑。

顾一凌“哦”了一声,才低下头,嘴角含着微弱的笑意,也喝了口酒,不知不觉又抬头看她。

他心脏仿佛再次停跳了般,觉得此时的林筱美极了,那种灵韵美妙与过去有相似之处,却又不尽相同。

其实他们两人酒量没一个好,一个二个还使劲往嘴巴里灌酒,也不知道是为什么。

烛火一直烧着,“哧哧”没停的响。

“大家都怎么样了?”男孩醉呼呼的,忽然问。

“大家?谁?”

“就是那些老同学,过去十年了,应该都很有变化吧。”顾一凌喃喃。

“是啊。”尽管顾一凌的问题有点奇怪,不过林筱后来也喝醉了,没想太多就哈哈地大笑了起来,“你还记得周宝吗,就小胖啊,后来他去当兵了,我看他发的朋友圈,现在不仅胸肌还有八块腹肌……”

顾一凌迷迷糊糊地抬起头:“难道我没有吗?”

“你?”

“不是刚刚才看过吗,说得好像我没有一样。”顾一凌又往嘴里灌酒,闷闷不乐地嘀咕。

林筱脸颊烧红,下意识摇摇脑袋:“没有。”

“有。”

“没有。”

“就有。”他已经醉得半趴在桌子上,距离不省人事也差不了多少。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