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章 母上的拷问

夏夜。

林筱坐回了床上,可依旧不得不感慨于之前的惊险,还好被她绝佳的临场反应能力应付过去了。

两个小时前。

她推开门的一刹那,就察觉到了不对劲了,因为从门缝里有光照射出来,说明里面有人,就连小怪兽也像受到了什么刺激一般,直接跳进了她的怀里。

林筱连鞋子都顾不得脱,轻手轻脚地走了进去,才发现是她妈妈靠在沙发上睡着了。

果然,是她妈妈来了——她早该引起警惕的,那天晚上,她刚给了顾一凌“奖励”,满头大汗衣衫不整就接了她妈妈的视频,林妈妈果然不久后就来探班了。

林筱深深吸了口气,刚刚想偷偷转身溜进卧室里,就被她妈妈的声音叫住:“你终于回来了?”

“啊?”林筱近乎呆滞地笑着,回头打招呼,“妈,你来了?”

“对啊,我来了好一会儿了。”林母微笑,“我的姑娘今天穿这么漂亮,是去见谁了啊?”

“今天我们集团不是有酬宾会吗,你女儿我主持,这是集团的统一要求啊。”

林筱面不改色,走到沙发边上,撩了撩头发,然后微微弯下腰,坐在旁边的小沙发上:“妈,你怎么说来就来了,也不跟我说一声。”

“提前给你说了,你妈我还能发现惊喜吗?”

“惊喜?什么惊喜?”林筱心里陡然跳了一下,却故意装傻,瞪大了眼睛。

“就你一个人吗,不应该啊?”林母疑惑地左看右看,甚至走到了门前,打开门,望了望电梯间的走廊上,的确是空无一人。

“什么就我一个人,当然只有我一个人了。”

林筱堪堪松了口气,幸好把顾一凌带到他老爹家了,不然她妈指定来要抓一个现行,如果真被逮住了还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乖乖,还真不好解释?林筱若如无事般理了理自己的头发。

说自己捡了一个一个小十岁的弟弟回家,然后跟这个弟弟牵手、拥抱、亲吻还谈朋友了?

十岁是什么概念?

人家弟弟叉着裤子开始上学前班的时候,你初中都快要毕业了,你害不害躁啊林筱?

但这个弟弟不是别人啊,是她高中的早恋男孩顾一凌?

“我的筱筱,你看这是什么啊?”林母语调微扬,特意拉长了声音。

林筱神色微顿,便见林母从沙发旁抽出了一条男生穿的裤衩,没错了,那是顾一凌穿过的。

“这个内裤是谁的啊?”林母双目炯炯,把那条裤衩抓了起来——它就像一只无辜的小风筝一样飘荡着,被抓现形后,瞬间暴露在了空气中。

“哦,这个啊。”林筱倒吸了一口凉气,眼睛忽然一亮,“不是上次我买内衣的时候嘛……附赠品,对,附赠品。”

“买女士内衣,附赠男士内裤?”林母眉头一蹙,觉得事情并不简单。

“怎么了?”林筱眨眨眼睛,“妈一看你就是很少在网上买东西,现在网购促销活动玩的很花,您看看哈,买女士内衣送男士内裤,假如这位女士正好有老公,穿了这条裤衩觉得还不错,不是又给他们店里增加了一位忠实的男性顾客吗,一箭双雕,岂不妙哉?”

“你说的还挺有道理的哈。”

“是吧。”林筱哈了哈头,见林母正要起身,连忙上去扶了扶她。

“不过有一点错了,你妈经常网购,咯,袋子里有些蔬果维生素,有很多是从网上买的,都是正品呀,你妈吃过放心了,才敢给你送过来的。”

“妈,你说你来就来,还买那么多东西干嘛?”林筱微笑着摇摇头,走上去翻了翻袋子,然而眉头越蹙越深,“山药,黑米,桂圆,枸杞,红枣……”

“哦,对了。”林母似是想起了什么,兴致勃勃地说,“厨房有只鸡,卫生间的水缸里还有几只鱼,多吃点鸡肉鱼肉,对肾很好啊。”

“妈,你在说什么啊?”林筱低声说。

“你还要瞒着你妈吗,来,你跟我来,一起来看看这金屋究竟藏什么娇了?”

林筱心里一个咯噔,脸色不大好,发现她妈正在朝顾一凌的房间走去……完了,最重要的一茬忘记了,是顾一凌住过的房间,里面全是证据。

林母一走进屋内,就欣慰地笑了起来。

根本不用看了,林母凭借几十年的经验就可以直接断定,这屋里有一股男人的味道。

“怎么说?”林母志在必得的回头。

林筱额头有点出汗,却仍旧脸不红心不跳,径自走到了房间里的课桌旁:“妈妈你没看见吗,书桌上有教材和课本,是一个亲戚家的小孩,不是要高考了,就把自己小孩带来,想让我帮他辅导一下,不是我英语还不错嘛?他们就呆了一天晚上。”

“亲戚家的小孩,不先找我,来找你?”林母一脸狐疑。

“可能是觉得我人好说话吧。”林筱淡淡的,嘴角勾起了一抹耐人寻味的弧度。

她觉得自己是挺好说话的,那么容易就让顾一凌这个小破孩明目张胆地抱住自己,还把自己的初吻给夺走了……可他居然还想和自己睡同一张床单,

哼,天真的小孩。

不过下一刻林筱心里仿佛有一道闪电掠过,大惊,身子微微一震……等等,睡同一张床单,这不是他们约法三章里面的一条内容么?

糟糕,约法三章不是还贴在外面的墙上?

想到上面写那些羞人的东西,如果被她妈妈看见了,林筱觉得自己可以在地上画个圈圈然后再原地钻进去。

她的脸不自觉间红到了颈子根部,觉得一直以来自己塑造的清高形象仿佛会在下一瞬崩溃……就怪那个小破孩,他倒是安逸,躲在了老爹家不知现在睡得有多香?

“好、好、好。”林母一连说了三个好,下一刻说出了让林筱感到绝望的话,“你跟我一起出来一下。”

客厅里,林母指了指那些贴着的红色小便签:“也是亲戚家的小孩给你写的?”

虽说如此,林筱还是松了一口气,张贴在墙上那最羞人的“约法三章”不知何时已经被撕走了。

她才想起来,昨天早上顾一凌好像贼贼地说过一句,要把那张单子拿出去多打印几份备用。

而这些红色小便签,是顾一凌上次留给自己的,比如冰箱上贴着“早上起床记得喝热牛奶”,橱柜上贴着“小心碰头”……想到这里,林筱一时间心里有暖意渐渐涌起。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