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章 父子

顾一凌擦完脚后,把挽着的裤腿收了下来,看了看盆子边上,这次一滴水也没有洒出来。

顾峰正好回来,一边脱鞋,一边忙着朝里头望了两眼。

“得了,外面的人已经安排妥当,给他们每个人订了三日的豪华游艇行。”

“我洗完了,你来洗吧,要不要给你换一盆水?”顾一凌问。

“不用不用。”顾峰搓搓手就来了,坐在茶几旁边的椅子上,倾下身子把裤腿撩了起来以后,就把脚缩进了盆里,然后哆嗦两下身子,“蛮好的,还热乎着。”

顾一凌见男人又洒了一地水出来,就像他小时候一样,总是这样冒冒失失的。

可能只是在自己面前才是这样吧,顾一凌又想起前不久在度假山庄前,见到那个风度翩翩的男人,第一眼差点以为他不是自己的老爹。

“儿子,你先去挑房间吧,一楼二楼三楼随便选。”顾峰豪气干云地说,“你今天睡一楼,明天睡二楼,后天睡三楼都没事。”

“对了,当年老房子拆了以后,里面的一些东西,我全都搬进了最里头的一间屋子里,你等会儿可以去看看。”

“好。”顾一凌点了点头,起身的瞬间,趁着客厅里的灯光照在父亲的脸上,第一次认真地观察了这个五十六岁的中年男人一眼。

顾一凌没看太久,就站了起来,可依旧站在原地发呆——这个房子实在是太大了,他不知第一步该朝哪儿迈。

顾峰见了以后连忙把脚擦干净,先是打量了一下顾一凌脸色,然后叹了口气说:“哎呀,找不到自己的房间嗦,咋个嘛,还要老爹领你去找一个吗?”

“不是。”顾一凌摇了摇头,“房子太大了……”

“大啥子大哦,我还怕装不下你呢。”顾峰低声咕哝了一声。

老爹说了什么,顾一凌没听清楚,便听见了老爹的下一句话:“你跟我一起来嘛,我们在每个房间前都经过一下,你就可以选个你最喜欢的了。”

“好。”顾一凌点了点头。

“咋感觉有点像带小孩子选自己的房间呢?”走到第一个房间时,顾峰摸了摸自己的脑门,刚一推开门,就忙捂着嘴咳嗽了两声,“有些屋子好久没住人了,烟尘有点大,你觉得这间怎么样嘛?”

“你真的没事吗?”顾一凌皱了皱眉,“干脆再去医院重新检查一下吧。”

“哪有好大个事,上次不是已经给你说了嘛,就是肺部上有点结节,很小的问题啦,我这种年龄的人了,不像你们年轻人身子骨硬,身体偶尔有些毛病也是很正常的。”

“要不这样吧。”顾一凌说,“等我后天去动手术的时候,你就去检查,怎么样?”

“哎呀。”顾峰挠了挠头,“那到时你做完手术以后出来,万一我还没检查完,你找不到我人咋办嘛,那么大的医院乱糟糟的,我看要不得。”

“就这样,你听我的,我不过动一个小手术而已,本来一个人去就可以了。”顾一凌坚持说。

“要陪,要陪。”顾峰忙说,他从没尽过做父亲的责任,虽然现在儿大了,但想要弥补。

“不然我就不动手术了,你还想不想早点抱孙子嘛?”

“抱孙子?”顾峰几乎在一瞬间震了震,把目光转向了顾一凌,失声,“到时候你可以让我抱你的娃儿吗?”

顾一凌骤然看见老爹深陷的眼窝头一次变得那么明亮:“为什么不能呢,你是我的老爹啊,是娃儿的爷爷啊?”

“我以为你一直还没有原谅老爹呢。”

“我没怪过你啊,这些年我都是一个人过,其实也过得很好,有人喜欢我,我也喜欢过别人,我终于明白了原来被人喜欢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就像自己要飞起来,想把天上的星星都掏出来,然后送给她。”

“对不起对不起……那些年总是说要挣钱,没有好好陪到过你。”顾峰的眼眶忽然打湿了,“谢谢你,儿子。”

“谢啥子,搞得那么生分。”顾一凌模仿老爹之前的语气,笑了笑,“说好了哈,后天我动手术的时候,你就再去检查一次。”

“我晓得了。”顾峰忽然恍然大悟道,“你刚才是在威胁你老子。”

“你觉得是,就是咯。”顾一凌耸耸肩,“对了,不用再找了,我晚上就住这个房间,你也早点休息。”

“会不会感觉有点小了哦?”顾峰朝里面望了一眼。

“不小了,再小也比以前老房子大很多嘛。”顾一凌说,“我要睡觉了,你也早点睡。”

……

顾一凌把房间门关上以后,打开了窗户通空气,晚上假借去上厕所偷偷遛出了房门两次,想观察老爹在做什么?

老爹似乎住在二楼上,卧室里还一直亮着灯,不知在做什么。

顾一凌又回到自己的房间里,然后靠在床上。

其实他一直没睡,刷了一会儿手机,里面的内容是“怎么处理好父子关系”,之后又背了一会儿英语单词。

顾峰这时坐在楼上,滑动着电脑屏幕,里面也显示着内容:“父亲怎样才能维护与成年后儿子的关系?”

踌躇一会儿,他用一个罕用的私人某乎小号,名叫“小山川”,发布了一个提问:“父亲过去常年在外工作,如果小时候不能正确和儿子处理好关系,以后要怎样重建?”

顾一凌想睡觉了,又打开了某乎,刷了刷里面各种各样的问题,在他的那个年代里,还没有那么多花样的手机app,更不可能有某乎。

科技在进步,时代腾飞如龙,现在想要查阅三十六计孙子兵法,再也不用踏破铁鞋翻破百书,只需要某乎搜一搜就行了。

比如之前顾一凌在三亚的酒店里搜过“怎样讨富婆欢心”,大数据就记住了他,如今经常推送来一些相关的信息。

这不,他刚刚搜索过“怎样处理好父子关系”,大数据就又记住了他,给他推送来了一个问题。

“父亲过去常年在外工作,如果小时候不能正确和儿子处理好关系,以后要怎样重建?”提问者叫做小山川。

顾一凌趴在床上,看着手机屏幕,下意识认真思考了好一会儿这个问题。

楼上,顾峰已经关掉了电脑屏幕,他希望明天早上太阳升起以后,就有好心的家伙给自己留下了令人满意的答案了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