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章 烟火

顾一凌觉得今晚林筱开车开得特别慢,明明不到两分钟的路程,她硬是开了将近十分钟。

车灯的光照亮了前面最后一小截道路,虽然保时捷已经开得很慢,可再往前也要拐弯了,一拐弯外面就是大马路。

终于到了要说分别的时候。

“你下车吧,快回去了。”

林筱握着方向盘,踩住了刹车,虽然声音很轻,但能听出里面也有一些不舍。

保时捷最后停在了一棵树下,树影婆娑。

“你是不是也舍不得我啊,其实我也一样。”顾一凌有点高兴,“我不在的这段日子里,每天都想和你视频一次……不,早晚各一次,行吗?”

“好。”林筱这一次没有犹豫,点了点头答应。

“但我还是想再说一遍,你自己在家里无论如何都要按时吃饭,要好好保重啊。”顾一凌又很耐心地叨叨。

“我知道了,你五分钟以内都说第三遍了。”林筱无奈的。

过了一会儿,她又问:“你怎么还不下车。”

“你不是也没继续往前开吗?”顾一凌转头,十分认真地盯着林筱的脸。

“因为我在等你下车。”林筱说。

“因为我想和你多待一会儿。”顾一凌说。

“这里好安静啊,一点声音都没有。”林筱叹了口气,望着天空发呆。

这个角度刚刚好,地势开阔,灌木稀松,一眼就能看见天空,夜晚上面挂着闪闪发亮的星星。

顾一凌偷偷打开手机屏幕,看了一眼时间。

现在是晚上9点46,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他给老爹发送了一条短信——我准备好了,再等三分钟你那边就可以开始了。

老爹很快发来了一个“ok”的手势。

“真的很安静,要不来点音乐吧。”顾一凌转头看了看她,“听完我就下车。”

林筱熄火汽车,默默地点了点头,打开了汽车里的音响。

在林筱的车里都是一些很经典的老歌,似乎她是一个很怀旧的人,比如现在播着十年。

与此同时,在远方一处空旷的平地上,一直守夜的烟花组原本还百无聊赖地坐在地上,一边数星星一边聊着八卦,果然在夜深人静的时候聊八卦不是女人的专利,而是全人类的共识。

“组长,老板今天是过生还是带了情人回家啊,都等老久了,到底今晚还放不放烟花啊?”

“别瞎说,听说今天是老板的儿子回家了,想必这批烟花,就是老板专门为了迎接儿子回家准备的,是放给他儿子看的。”

“儿子?老板还有儿子吗,今年多大了?”

就在下一刻,组长收到了指令,然后迅速让所有人站了起来:“老板消息来了,各人员按顺序就位,依次点亮烟花。”

“要开始了。”另外一边顾一凌下意识抓起了拳头,望着天空,默默在心里数着。

“什么要开始了?”林筱有点不解。

她话音刚落,一道尖锐的声响忽然在远方响起,寂静破灭,紧接着是一颗颗亮点直窜上空,璀璨的光焰同时映亮了车上两个抬头望天的人的眼睛。

“这是……”林筱喃喃。

“烟花。”顾一凌说。

是的,老爹最后一条信息发送给顾一凌,就是让顾一凌在林筱临走之前,把她带到一处抬头正好能望见星空的地方。

老爹说给顾一凌提前准备了一份烟花大礼,让他表白的时候用!

它们就像是蒲公英一样随着风在夜空里散开,金色的浮光,蓝色的流彩,紫色的浅晕,最后散落的坠絮在天空里相连在一起,拼接成了几个字。

“我喜欢你。”

有人挥金如土特别定制了这一批烟花,就是要呈现出最后这几个字,只为了今天晚上最特别的主角。

都到这种时候了,如果那位主角再一次次退缩不前,就是对不起这一场盛大的烟火,辜负了所有观众的心意。

“我喜欢你。”烟火在天空中就如逆射的流星般一一亮起,在烟花绽放的瞬间,趁着震耳的烟花声,顾一凌再一次轻轻开口:

“我喜欢你。”天空中烟花的点缀在前,男孩的告白在后,如今首尾呼应,是不是也算两全其美了呢,顾一凌心想。

这算十年后他的第二次告白吧,前一次也是在车上,不是很正式。

但这一次很正式,也很有仪式感,烟花配告白,就像咖啡配牛奶,天生就是一对最好的伴侣。

顾一凌扭头看林筱,虽然她一字不发,但她的眼睛变得忽闪忽闪的。

顾一凌知道自己的目的达到了,内心有一点小雀跃,他能感觉到,林筱的心里正涌动着巨大的情绪,那是一种名为“我喜欢你”或者是“你喜欢我”的情绪。

与此同时,一个个在空中绽放的烟花,也映亮了远方天台上烟火组一群痴汉的笑脸。

“多么美丽的烟花啊。”烟花组甲呆呆地说。

“可怎么像是男孩对女孩的表白啊。”

“你懂什么,我喜欢你……虽然只是简单的四个字,看似是男孩对女孩的表白,但用于父亲对子女也同样适用。”

“但我从里面仿佛看见了一股浓浓的父爱,父亲直抒胸臆地对着儿女说出了‘我喜欢你’,简直是多么感人肺腑的时刻。”烟花乙深深地捂着胸口说。

“真是一位伟大的父亲,伟大的父爱啊。”烟花丙忍不住望着天空感慨。

……

保时捷轿车上,林筱咧了咧嘴角,似乎感动的快要流泪,却激动的笑了起来:“顾一凌,我收到了,谢谢你。”

她猛然间想起,这在人世间对自己说过“我喜欢你”这四个字的人,除了爸爸妈妈以外,就只有顾一凌了……十年前的顾一凌和十年后的顾一凌。

她脸忽然有些红,想起顾一凌不过还是一个十八岁的小屁孩,在所有比自己小十岁的小破孩里,也只有顾一凌敢这样天真的对自己说话了。

“那筱筱,再见。”顾一凌知道自己必须下车了,再不回去老爹就该担心了。

“好,小顾,再见。”

林筱扭头看他,点了点头,好奇怪啊,为什么她握住方向盘的指尖忍不住一直发跳……干什么啊,不过是分开几天而已,怎么弄得就像面临一场生离死别一样?

“我走了。”顾一凌轻轻地推开了车门,一只脚已经迈了出去,夜晚树下有风再吹,四周“飒飒”直响。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