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章 2009年的大年三十

“已经播完了。”

直到林筱轻轻地推了推顾一凌的肩膀,顾一凌才从近乎呆滞的状态回过魂来,身子微微颤了颤。

“哦哦。”他连忙抹了抹眼睛,按着遥控板,“那换一个台吧。”

又是动物世界。

“万物又复苏,春暖又花开,还是一年万物开始繁衍的季节,小动物们再一次开始忙碌了起来,这不,一公一母的小猫咪已经开始在泥土里交配……”

林筱:“……”

顾一凌尴尬地端起水杯,灌了一口,然后两个人相视一笑。

他暗道老爹真是玩的花啊,先有“爱情文艺片”打前仗助兴,然后又是鼠片猫片,看来为了他这儿媳妇真算殚精竭虑,所以儿子也必须要加把劲了。

多的不说,起码过年的时候得给老爹领一个漂漂亮亮的儿媳妇回家吧。

顾一凌心里美美地想着,数一数离过年还剩多久……1个月,2个月……

6个月啊,说长不长,说短不短,不知等到那时,自己和筱筱一起过上了神仙般的日子了吗?

不,是连神仙都羡慕的日子。

“顾一凌,你还小吗,掰起手指在数什么啊?”林筱刚一回头,就看见顾一凌满脸意淫的笑容。

“我数一下还有多久才能过年。”顾一凌十分坦诚。

“数这个干什么?”林筱问。

“一个人的一生不过也就七八十个过年,除开不懂事的几年,走不动的几年……”顾一凌认真地说,“过一个就少一个,所以要特别珍惜,我想那一天能和最特别最喜欢的人一起度过,一定会记得很深。”

“那你最特别最喜欢的人都有谁?”林筱不知不觉顺着他的话继续问了下去。

顾一凌一愣:“亲人,长辈,像老爹这种,当然还有……还有你,可以吗?那一天我们可以陪小朋友一起放鞭炮,一家人坐在一起开开心心地吃年夜饭,到了晚上就看春晚然后直到在沙发上睡着。”

说着说着,他们两个人不约而同回忆起高中的那个寒假。

家门口的小商铺纷纷挂起了红灯笼,小林筱来顾一凌的家里,也帮他在门上贴了一幅对联。

2009年的大年三十晚,距离一天就是新年了,窗外正在落小雪。

那天小林筱在家里吃了两口年夜饭就跑出去了,说什么要和七大姑的小孩一起放鞭炮,结果一溜烟就朝顾一凌家方向跑去,“咚咚”直敲他家门。

那时候他们一起养的小泰迪还在,直做拱手的动作,就像在给大家伙拜年一样,非常吉祥喜庆。

顾一凌穿着睡衣,揉揉眼睛,迷迷糊糊地打开家门:“谁啊?”

忽然间,门口传来了咯咯一声轻笑,他看见一双照出他自己的清澈瞳孔,和一张漂亮无暇的脸。

“我啊。”林筱赶快从门缝里钻了进来,笑嘻嘻的,“大过年的你睡什么觉,不会是昨天晚上又偷偷玩游戏了吧,可别睡了,起来嗨啊。”

顾一凌惊喜地抬起了眼睛:“你怎么来了,你不在家里过年吗?”

“没事的,我家里很热闹,七大姑八大姨都做客了,不差我一个人,嘿嘿。”

小林筱兴冲冲地换上了拖鞋,就把这里当成自己家一样,然后把保温桶放在了桌上,笑得一脸生花人见人爱。

“端盘子啊小顾,我从家里厨房偷偷给你带出来的,就让我们一起过年吧,让我们一起迎接多姿多彩的明天,明天的蓝天会变得更美好哦!”

小林筱用顾一凌正好能听见的低声说,然后大力挥舞起了粉嫩的拳头。

到了晚上的时候,春晚就开始了,当年刘谦的魔术还特别火,年年都要上台表演,王菲也再度登场以一首《传奇》惊艳亮相。

殷桃姐姐穿上空军装为全国观众展现了勇敢无畏的空军精神,还有一个小品也特搞笑,里面有句经典台词是“现在整得多经典哪,原来长得多惊险啊。”

林筱说自己要先洗澡,刚刚跑来一身汗,粘在身上黏黏糊糊的不舒服。

顾一凌就抱着她刚买回来的黄瓜味薯片,坐在电视旁边,一边看电视,一边听从卫生间传来的水声。

电视里正在放小虎队,他们三个人蹦蹦跳跳地唱着歌曲串烧《再聚首》。

顾一凌听着“周末午夜别徘徊,快到苹果乐园来”,心却没有随着歌声一起到青苹果乐园去,而是早已飘到了卫生间里。

想象着花洒的水珠落在她如羊脂玉一样晶莹的肌肤上,水滴会不会在她肌肤上轻巧的回弹起来呢?

就在这时,小林筱推开卫生间的门走了出来,拿着浴巾擦头发,与顾一凌呆滞的目光正好撞在了一起,她歪着脑袋,好奇地挥挥手掌:“好看吗?”

“哦,这个嘛。”顾一凌把目光从她身上移开,装作正襟危坐的模样,一直盯着前方的电视机,“开始放小虎队了,很好看,你快过来吧。”

林筱立马收敛了笑容,绷着脸朝他比了一个鬼脸,也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一起看电视。

夜半深时,小筱筱看得正入迷,顾一凌忽然很不安分地凑近,吓了小筱筱一跳。

她差点从沙发上弹起来,连忙用手臂捂住了胸大嚷道:“小顾你要干什么!?”

“我要用我的小火炉给你的小冰棍暖一暖。”顾一凌欺身压下来,恬不知耻说。

“啊?”林筱眨巴眨巴眼睛。

顾一凌抓住了她的两只小脚,她刚想回缩就又被顾一凌按住,他立马问道:“怎么那么凉?”

说罢他就撩起了自己的衣角,把林筱凉凉的双脚揣进了自己怀里,然后摘下了衣角盖住。

那个年三十的夜晚对于林筱来说,已经过了太久太久。

而对于顾一凌,仿若昨日一般回闪在眼前。

可顾一凌有一句话没有说错,只要与最特别最喜欢的人,那一段记忆就会变得弥足深刻,也许过了一辈子都还记得。

此时,顾一凌记得,林筱也记得。

她仍然记得那一晚他的怀里是多么热乎,仿佛驱散了下着小雪的冬天里所有寒冷。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