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如果你还可以的话

似也觉察到了顾一凌的目光,林筱渐渐停下手上正在收拾的棉签,稍稍抬头。

半响,顾一凌尴尬地笑了一声,摸摸头发站了起来:“那我走了。”

“去哪儿?”

林筱微微一怔,往后偏了偏身子,注视着顾一凌赤裸着的上身。

顾一凌才意识自己光着膀子。很久以前,他和林筱还都在念书的时候,他第一次在她面前光膀子的时候,也是很害羞和不自在的,可后面渐渐就习惯了。

甚至,他偶尔还会忍不住不经意地在她面前撩起衣角,露出腹肌的线条,便见她整张脸蛋红得像刚刚摘下的苹果一样,想看不敢看的样子。

如此,有趣极了。

可今天顾一凌却意外的害羞了起来,好像当年第一次那样,连忙伸手捂住了胸膛,然后蹑手蹑脚地套上了一身衣服。

林筱转过头,看着顾一凌狼狈逃走的背影。

“就出去……我去客厅里睡,我看客厅里的沙发也挺宽敞的,就不用专门收拾房间给我了。”他挥挥手。

“你不饿吗?”她加大了一些音量。

“啊?”顾一凌瞪着眼睛。

“从医院开始,一直忙到现在,晚上还没吃饭。”

“好像……还真是的。”

顾一凌挠挠头,其实他一直都知道——肚子在强烈反抗,怎么会不知道,只是她不说,他也不敢问。

“这样……”顾一凌脸上露出喜色。

之前一直辛苦林筱,他好像也能有用武之地了。

10年的时候,他都一个人在家里,就学会做不少菜,有时候还会请林筱到他家里来。他自认为厨艺还算可以。

“我去冰箱看看,不用多说什么,晚上的饭我来弄。”顾一凌信誓旦旦道。

“冰箱……”林筱深深吸气,然而还没等她把话讲完,顾一凌已经雄赳赳气昂昂地走出门,直奔冰箱而去。

顾一凌斗志满满地走到冰箱前,心里嘿嘿笑着想:“终于到我大显身手的时候了”。

冰箱是双开门的,一边急冻室,一边冷藏室,顾一凌虽然从十年前来的,但这些还是能分清楚。

踌躇了半响,他很认真地推开冰箱门。

这对于顾一凌来说是十分神圣的时刻,因为这可能是他第一次有机会为十年后的林筱做些什么。

打开冰箱,里面只有一纸盒包装的酸奶,上面印着一只橙黄色的维尼熊图片。

这时林筱正好从卧室里出来,站定后看了顾一凌一会儿,讪笑:“刚话说一半,你就出去了,我家冰箱里什么都没有。”

“你明天早上喝的,还是今天晚上喝?”顾一凌沉默了一会儿,指了指冰箱里的酸奶。

“一般是早上喝的,不过会忘记。”林筱随口说,低下头,不知在手机上点着什么,“还是谢谢你的心意了。”

“那你晚上吃什么?”顾一凌问。

“你是说今天晚上吗?”

“不仅今天晚上,是每天晚上,还有每天中午、早上。”

“你现在是在担心我吗,顾一凌。”林筱看上去很洒脱,笑着。

“没有。”顾一凌小声。

“我不会饿着的,虽然冰箱里总是没有菜,但楼下有很多外卖店,我经常点,怎么可能饿着自己。”林筱笑着说。

“放心吧,你在我家,我也不会饿着你的。”她又晃晃手机,“我们点外卖好了,你想吃什么尽管说?”

“我都可以。”顾一凌关上冰箱,犹豫了很久问,“以前学校外面那家烤鸭店还在吗?”

望着林筱一时没有说话,顾一凌有点心急:“就是从学校出来,在林荫路最里头。它的店面不算大,但老板人很好。”

“杨氏烤鸭店。”林筱闭了一会儿眼睛,“那时候我们钱都不多,总喜欢星期五的时候去,因为那家店星期五学生半价。”

“是啊,似乎都已经过去好久了,它可能也不在了吧。”顾一凌感慨,想当然的以为,也许就像他和林筱一样——他有点难过,虽然林筱就在眼前,但他却隐隐觉得,自己已经永远和熟悉的那个林筱分别了。

似乎没留意顾一凌的话,林筱继续翻着手机:“你吃什么?”

“什么?”顾一凌一愣。

“有冒烤鸭,香酥排骨,锅巴肉片……我记得他家的甜烧白也还挺好吃的。”林筱说。

“等等?”顾一凌惊讶地说,“它还在吗……那家烤鸭店?”

“翻到了他家的外卖,不知道有没有换老板,但是店名也没有变。”林筱把手机指给顾一凌看。

顾一凌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心里忽然一阵火热,有些难言的感动与欣喜。

原来……一切都没变,一切都还在。

“要不还是点一份中份的冒鸭子,三两锅巴肉片,再加甜烧白,你喜欢吃凉拌白肉,也点一份吧。”又想起十八岁时候林筱的声音了。

那会儿,她拿着菜单起身,而自己刚好坐在座位上,顺着下午放学的夕阳,逆光从她的胸口一直望到脸颊。

她的脸颊被红热的夕阳照得红扑扑的,一切都鲜艳而柔和,那么美好。

“喂。”客厅里,林筱拿手机在顾一凌的眼前晃了晃,“吃什么?”

顾一凌猛然回过神来,下意识地、没有预兆地正正看着她的眼睛:“要不还是点一份中份的冒鸭子,三两锅巴肉片,再加甜烧白,我还是喜欢吃凉拌白肉,一直没变过,也点一份吧,如果你还可以的话。”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