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她十年前就搬走了

顾一凌用力捏捏自己的脸,终于不再怀疑,一切都是真的。

现在是2021年。

也就是说,他在2010年6月8号高考完晚上去喜欢的姑娘家,下楼超市里买东西时摔了一跤后,直接从2010年来到了2021年。

天气依旧是晴,太阳还在东边。

但这条总是闹腾腾的胡同,不知在十年的哪一天里变得四通八达了,栋栋高楼变得仿佛可以升上天空。

也没有拖着烤红薯车的大娘在阴凉下巷子里叫嚷了,如今眼前只有穿梭如流的汽车在马路上飞驰。

要不是右边那头的老房子还没拆,他估计完全认不出这里了。

但老房子也刷上了红漆,齐刷刷换了崭新的窗框。

他摸了摸裤包,里面还有一把钥匙,好像这把钥匙是和自己一起穿越过来的。

过了十年,也没有一点锈迹的样子,就和他一样。

他依然是十八岁,仿佛刚从学校的校门里走出来。

只是他现在脑袋里一片浆糊,下意识朝着回家的路走。这把钥匙是开他家门锁的,钥匙只有三个人有。

一个是他老爹。他妈难产走了,老爹总是说要挣了大钱以后回来养儿子,从来都不回家,只是偶尔给他寄两封信,说什么老爹马上就要发大财了,马上就要回来了。

一个是他自己。

还有一个是他喜欢的姑娘。

找回去的路并不容易,因为路上变化太多。

顾一凌找到家的时候,太阳都快落山了。

其实已经不算家了,老房子不知多年前被拆迁,这里变成了一个很大的公园。

还好现在杂货店里还有座机。

顾一凌拨了老爹的电话。

他的便宜老爹还是那么不靠谱,十年前就总是打不通他的电话,十年后更是已成空号。

杂货店的老板忽然扶了扶眼镜,满眼惊讶地抬头:“小顾?”

“您是……”顾一凌微微一怔。

这个零售店老板好像还没睡醒,不停揉眼睛,自言自语说:“怎么可能,这眼睛啊,越老越不中用,都过了十年,就算是小顾,早该长大了。”

“张、张叔?”

顾一凌迟疑了一会儿,没想到十年后,这家杂货店老板还是原来的大叔,原先那个精神抖擞的大叔也变得半头花发了。

“你……”大叔一愣。

“我爸爸回来过吗?”

“你爸一直找你,找不到,据说后面好像出国了,还带着一个女人。”大叔满眼不可置信,下意识说。

“哦。”顾一凌沉默了一会儿。

“当时还有一个姑娘,也总在我这儿问你,好像就是你们那高中的,问了有好些年。”

“一个姑娘?”他猛然一滞,下一刻像是触电般接着问,“是不是一个瓜子脸,长头发的女孩?”

“好像是。”

“她问了多少年?”顾一凌急迫地开口。

“大概到一四五年吧,后面这地儿就拆成了公园,我也没见过她了。”

“她问什么?”

“一直都在问你,问你上哪去了,问我见过你吗。”张叔喝了二两酒,“我当时就一直在想,她到底是你谁啊,怎么搞的比你爸找你还勤快……”

然而当张叔再抬起头时,就发现眼前十八岁的小孩忽然不见了。

.

顾一凌奋进全力地往前奔跑,狂奔的时候,又想起了那个在他面前总是嘻嘻哈哈的女孩,如果自己才发誓要保护她一辈子,第二天就玩失踪,她会不会很伤心?

可没跑一会儿,他又迷路了,这十年的路况变化怎么那么大,他根本找不到该怎么去她家了。

顾一凌气喘吁吁地撑住膝盖,一道道车灯迷乱地闪进他视线里,而周围的喇叭声仿佛劈天盖地卷来,比起十年前的任何一天都要大。

“我会一直相信你的,顾一凌。”又想起她的声音了。

顾一凌的眼睛顿时红了。

那时自己真是傻瓜,尽瞎说什么大话,瞎许什么诺言,说一定要给她幸福,还说一定要喜欢她一辈子。

毕业那天,那个长头发、瓜子脸的女孩,似乎才在那昏黄的路灯下,红透了脸的模样在他旁边,认真听着同样红着脸的他说下很俗的诺言。

“就算我们毕业了,我也要一直和你在一起,我永远都喜欢你,请你一直要相信我。”他这样说过。

结果呢?

对她说出诺言的人,简直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骗子啊,从说出诺言的一刻起骗了她十年。

他完全没想过在自己身上会发生这样的事,自己摔一跤起来已是十年后。

一切仿佛还显得那么不真实。

可无论是商店里的时钟,商场上空挂着大得吓人的大屏幕,还是路上被他询问的好心人,都告诉他现在的的确确是2021年。

也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了?

她现在还是十八岁吗,还是长大了?

会不会恨死他了。

顾一凌真的好想马上见到她,看看她现在怎么样了?

说来那个年纪的少年就是那么勇,心里有一件期待的事情,就一定要完成,纵然是要穿越人海也在所不惜。

日暮的时候,顾一凌问了无数次路,加上对这个城市依稀的熟悉感,终于找到了她的家。

这条路已经改名了,以前叫建城路,现在改成了林荫大道,也从双行道变成了四行道。

好在她家那个老小区依然还在,藏在一栋栋高楼大厦后面,就连楼下的小摊贩还是原来那些,不像自己家不知多少年前就拆迁了。

南城的黄昏是最热闹的时候,小摊贩忙着在摊位前烧菜,年轻人忙着从公司回家,街上的路灯也渐次打开,吐出温温的光芒。

顾一凌心跳加速手心冒汗,最后鼓起勇气,按照记忆里的位置,一步步登上了老房子的楼梯。

顾一凌边走边想,当时为什么要对她说出那个诺言。

因为他怕不说就来不及了,不说她就不见了,可没想到不见的却是自己。

想着想着,他敲响了那扇门。

门打开,夕阳扑面而来的瞬间,顾一凌心头一滞,然而目光却一点点地熄灭下来,从门里出来的不是那个女孩。

“我有一点印象,你是说小林姑娘吗,都有十年了吧,他们一家早搬走了。”走出来的婆婆扶了扶老花眼镜。

“不过那女孩啊……”老婆婆皱眉思索。

“她怎么了?”顾一凌紧张地抬头。

“后来她回来过好几次,问我见没见过一个瘦瘦高高的男孩来找她,还塞给我一张那男孩子的照片,可估计现在也找不到那张照片了。”

“那您知道她搬去哪里了吗?”顾一凌顿时急迫了起来。

“这我就不知道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