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水鬼其四

  • 我的异闻录世界
  • 徐铠
  • 2781字
  • 2022-02-16 12:51:25

我无法想象当时他是怎样的心情。

那房间里的尸体早就碎成泥,榨成汁流了一地了。

我有些恐惧,甚至不敢直视。

他大约是在我走后的第二天来到那里的,期间光安保,警察以及医护人员加起来就多达12人,更别提围观的被卷入其中的10名记者,病人家属,也就是说那里头最少已经有了28具尸体,但无论从门还是窗户往外看,一切正常。

这很明确是异闻录作案,而且绝对不在我记载的41条当中,也就是说这是个“未名录”,而非我所记载的“赋名录”。

我走进空城提供的演绎房,那是根据牧人死前阐述所创造出的空间,在他的视角里:

灯光异常的闪烁着的,摇摇欲坠,又似乎分毫未动,这代表着附近的异闻录能力正在疯狂的扩大着,已经足以扭曲四周空间,使得同为异闻录的物质也一同产生幻觉。

他看见了异闻录37摇摆灵急迫的催促着他离开,随即被一道穿门而过的无形的手拽入房中。

“兹”

“嚓”

这是异闻录死亡时的声音,往往伴随着的“嚓”是巨量异闻录辐射喷涌而出的声音。

一个异闻录,往往由大小不一的包裹着灵魂的“原能核”和能量外衣组成,外衣的厚薄、性质决定了异闻录的种类,而巨量的异闻录辐射则是通过核内元素变化等一系列反应所产生的遗留物,所以一个异闻录死亡时他的原核会炸裂开来,闭锁着的灵魂会就此消散,而长期积淀下来的能量就会在死去的瞬间………

于是乎,他的眼前变成了彻彻底底的鲜红色,像血一样的辐射掩盖了杀手的气息,唯一得知他真面目的办法便是直面那家伙。

牧野义无反顾的走到了门前,在穿越门的瞬间他回首望见了缓缓而来的浮云“空城”。

“噗”

触手蠢蠢欲动穿过他的左臂,他知道那家伙是对准他身上的核心攻击的,打偏只是因为自己站的位置还不够近,有机会躲了一下,但下次绝对不会这么好运,门里头的家伙手上少说有28条人命,但就根据它手臂上的能量外衣以及它嗜杀同类的行为来看,他已经完美进化到了六级状态,并且不断向着完全体进化。

而完全体这个概念,是空城告诉我的。

一个异闻录,和一切生物一样都有一个依次进化的过程,而根据原核结构,灵魂强弱,能力开发程度,外衣性质等诸多因素,将异闻录分为胚胎期,幼年期,成年期,暮年期以及只有少数异闻录才能到达的“完全体”。

在没有任何物体可以凭借凡胎肉体观测异闻录的时代,一个最普通的可以干涉现实的完全体四级异闻录就足以灭绝现实所有生物,所以为了防止这种情况,大部分的异闻录只是从实际生物身上取走最基础的生存延续材料,而绝对不会害及性命,为的就是制约异闻录身上的神秘性质所引起的“大灭绝”。

而所谓的异闻录等级,并不是由个体实力强弱来判断的,而是靠“异闻录辐射”。

这也就是为什么我会认为厕所里出现的异闻录绝对不是大麻烦等原因,当一个异闻录的等级达到四级及以上后它散发出的异闻录辐射在地上残留的时间将远大于三天,在六级前这种辐射可能会因为环境因素而消散,而到那以后………

牧野艰难抽出腰间佩刀,那触手散发出的血色辐射已经严重干扰了他的判断力,使他的能量外衣也就是躯壳出现了病变腐化。

他从未经历过战斗,但所幸祖上曾是一群骁勇善战的战士,他们的战斗因子遗传到了果子里(牧野是从果树里诞生的),牧野没有多顾虑什么,手起刀落,将自己的半臂连带着触手一并剁去,那刀上沾满了不可名状的黑色粘液,这是新外壳诞生前的生长薄膜,意味着眼前的怪物还没有完成这一阶段的进化,还在源源不断的榨取着能量修补自己的新身体。

但这也是机遇,这时候他的身体没有过多防备,如果能够找到弱点,牧野的胜率实则不低。

牧野的家族能力是“元素枪”和“隐蔽”,第一个能力在我16岁生日那天他用过,第二类能力则被他用于收集各种情报,而这二者的结合便是完美的暗杀系能力。

他长叹一口气,胸腔内部核心悄悄转移至肋骨后方,身体逐渐放松,第二支触手很快飞出洞穿他的头部.....

他躲过去了,随即很快抛出刀,身体借助着触手旋转而上,在半空中接住短刀迅速插在了触手上,左手化作枪型,迅速缔造出一把风元素魔力枪,但这枪不是为了击伤怪物,而是.....

“轰轰轰.....轰轰轰.....”

疾风裹挟着热浪迅速扩散,而在怪物眼中牧野对自己开了枪,因此墙壁倒塌,自己虽然暴露在了大众视野中。

但他已经完全封锁了这一层,并且摧毁了监控,哪怕正常人无法看见他,它仍要这样做。

不能抱着侥幸心理活下去......

它这样想着。

我也是这样想着,在我的上帝视角中,牧野消失了,但当视角来到他的自我视角时,我却看到了他与风融为了一体,将身体交给了风,因此作为皮囊的能量外衣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暴露在外的一副骨架。

隐蔽的能力彻底发动,顺着那根延绵不绝的触手我们终于窥见了这个房间的模样。

天花板上有一副不知谁的骨架被掏空了一切后悬吊在风扇上,他的头上戴着一顶沾血的头发,而那头发色泽,质地各异,大致是来自十多位不同人的头发,并且应该是被硬生生拔下来的。

说到头发,眼下那怪物的体型已经变得硕大无比,一个小小的房间再也无法满足他的扩张需求,于是他的大半个身子钻入了管道,在各处留下了滑腻腻的粘液。而这个房间里的“他”,正专心致志地缝合着什么....

那是一个女孩的皮囊,被眼前的这个怪物掏出了骨架,吃干了血肉后缝在了另一个人的身上,那人被扒了皮但还未死去,他痛苦地却发不出哀嚎。

血浆四处飞溅,怪物的身上突然间张开了数百双眼睛,他随手摘下一双,将“女孩”的眼睛挖了下来装上了那只眼睛。

牧野听到了他活着以来最为凄厉的哭喊声,而那怪物明显更加兴奋了,像是摆弄玩具般折磨着眼前的孩子。

牧野无法忍受,拔枪就射,冰弹击中皮囊后非但没能击穿反而被他完全吸收,那怪物的背上顿时生出一层薄薄的冰层,他咯咯笑着,却又看不见背后的人,顿时有些恼怒。

牧野觉得脚下一空,眼见着地板破裂,自己即将坠下,而下方迎接着他的是无数支尖端发黑的利刺触手。

这里的辐射等级甚至比起房间内都要高出几分,他的骨架开始发紫,这是异闻录能量侵蚀的表现,但他来不及思考,他又是一发风弹将自己吹飞到了空中逃过一劫,但这也使得他的能力失效,即将被怪物完全察觉。

怪物将“女孩”插入自己的身体,放在胸前当挡箭牌,牧野这才发觉那皮囊下的是个13,14岁的少年。

霎时间怒火中烧,顾不上更多,在半空中便变化着元素朝着怪物开了十来枪,枪枪避开男孩,但怪物也只是断了几根触手,取而代之的是越来越厚的能量外衣。

如果再这样攻击下去,怪物就要蜕变到下一等级了。

牧野心中越发焦急,但又实在不知道它的弱点在哪里,以及明明它这么强大却没有向外扩张而是仍然守在这间屋子里....

正思考着,那令人心碎的画面凸显。

怪物的触手突然间从四面八方浮现,没有破坏真实建筑,因此牧野根本无法察觉。

半空中他的身体碎成了无数片。

画面也到此结束。

颖望着失魂落魄的我眼神里有说不尽的哀伤。

“好在他的核应该还在吧。”

她点了点头,示意我伸出手,那核却是从进门前便一直在我手中但我却丝毫没有察觉。

“.....”手中发光之物,即将熄灭却又强烈的呼唤着。

我清楚,没有能力的我什么都做不了。

但一个想法在我脑中浮现。

也许.....

........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