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异闻录2 水鬼其二

  • 我的异闻录世界
  • 徐铠
  • 2314字
  • 2022-02-10 00:25:03

我再次回到现场,不过已经进不去了,围观的人,伤者的家属,学校的领导都在这里。

此时地上残留的辐射已经越来越淡了,当我想要再次观察时那抹蓝色消失了,地上只剩下了淡淡的血痕。

今天要装防滑垫,并且彻底的清扫一下这个污浊不堪的地方,于是那两个恶心人的辟邪物就这样被收走了。

似乎一切都没有发生,所以我也就没有兴致再去多问这个事情。

老王照旧专心致志的打牌,我也保持着摆烂的姿态,用“灵视”的能力描绘一些我所能观察到的灵类异闻录。

“你听说了吗?医院里有人醒了。”

隔天下午,我正和王处理他的萝莉抱枕,突然间收到了老同学熊凯的短信。

医院里,躺着的仅剩的6人里终于醒来了一个。

“姓名王威,男,16岁,身高179,籍贯江苏盐城,无家族遗传病,三年前昏迷于特殊疾病,如今无预兆苏醒。现在身体各项机能都处于极限状态,暂不接受探望。”院方是这样说的。

按常理要恢复数年时间机体才有可能恢复,但是奇迹却恰巧在此刻发生。

王威用了三天时间完成了肌肉组织再生,内脏修复,目前最大的问题还是脑部以及周身的神经组织。

据说他失忆了,不过好在他本就沉默,除了局促不安的眼神别无不同。

这话说在见他之前。

当我们真的怀揣着希望来到那间病房时,他看上去憔悴极了,但是不可思议的是各项身体素质甚至恢复到了他的巅峰状态。

“你还记得我吗?”王博文克制不住内心的喜悦,越过了界限来到王威的身旁(来之前我没告诉他王威醒了)。

“......”王威似懂非懂的摇了摇头。

转头看向我,眼神瞬间就变得冷冽起来。

“我身上有什么东西吗?”我不知道一个失去记忆的人能和我有什么深仇大恨,只当是身上沾染上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

“看错了吧。”王威闭上眼静静地躺着。

“赵雅婷没来看你?”王博文坏笑着问到。

“谁?”

“你们以前玩的很好。”

“女生?”

“是。”

“记不得了。”

.......

气氛实在尴尬,多问了几句有的没的便感到索然无味,失去记忆的他从头到尾一直在重复着

“记不得”

“不认得”

“不清楚”

麻木的像个机器。

除了最开始,他的眼睛没有睁开过。

“走了。”

“不送。”王威依旧一副无所谓的模样。

医院的走廊里人渐渐多了,占大比的是外界各家报社的记者。

“准备转移病患。”

我听见了医生的呢喃。

穿过不息的人流,王的身影一并的流散了,在他眼中我的身影也一并消失了。

不过有所不同,我是被一个男人拉到了一旁。

眼下这个没有影子,胡子拉碴,衣着破烂的中年人名为“荒牧野人”,异闻录33号,不可视的灵类异闻录。

他是我几年前看见的异闻录,那时候他看上去和我一般大小,如今却是50多岁的风光,皱纹,胡茬....满面都是岁月的侵蚀。他的衣服:原先看着还算体面,现在彻底沦为一堆破布了。

“你来医院干什么?”我好奇地问道。

“情报来了,你上次托我找的那个叫做空城的幻觉我找到下落了,它不是幻觉类,它的能力是幻觉但是有实体。”

“你怎么知道的。”

“我被它袭击了,但是你也知道我天生免疫这些东西,所以它走之前我看到它了,藏在云里。”牧人一边说着一边伸手向我索要报酬。

“手机没带,种子下次发你吧。”

“下次?没那时候了,我明天早上就走。”

“为什么?”

“这里除了你没人能看见我,一离开你的视线我就会加速老化,照这样子我还能活多少年?我的家族从很久很久以前就是这样,平均寿命只有四年,得靠到处播种才能保留一线生机。”他顿了顿,像是在犹豫。

“好不容易有了一个观测者,我能多活一阵子,但是我不打算跟着你,我有我的想法,你有你的生活,咱们不是一类人就别叫混了,如果我明天不走,下个星期也是一定要走的,这里太寂寞了,我相信这个世界上不会只有一个观测者,大城市里总能遇上,这里到上海不远,我要到那里游荡一番。”

“游荡?”

“闯荡!”他看上去是下定了决心似的。

“我无所谓,随你怎么办吧。明天放学老地方见就是了。”我语气平淡,但我不惋惜,因为他生来就成熟且有思想,任谁也都无法阻止。

出门前,他的身影已经穿过墙壁消失在了阳光下。

此时夕阳血一般辉煌,周围慢慢安静了下来,人群挤入其他科室,分散、消逝,生与死的对撞在我的身后激烈的仿佛要迸发出火花。

我看着眼前一整栋楼上的灵魂苦苦挣扎着,有的躯壳虽支离破碎,但仍然留有念想,死死抓住不放;有的虽尚有机会,但病痛的折磨让他们的灵魂变成了一摊随时会蒸发的酒精,稍一点火便会彻底燃烧,他们已经成为了孤勇者,不再愿意接受任何治疗,心求一死,无怨无悔。

我想起了我的外公,他要服用安眠药才能入眠,跟他同一层楼的所有人都是这样,有个夜里他们停掉了安眠药,然后一夜未眠,整宿的游荡如同孤魂野鬼,大概也就是那些“孤勇者”的写照吧。

所以我不愿意来医院,我的眼睛看到的不够细腻,甚至不够真实但却又是真相。

如今还未醒来的五人,仍旧是无灵魂的空壳形态,我比任何人都更加清楚他们活不了的,永远醒不来了。

所以我才会比任何人都更加好奇王威到底是怎样醒来的。

“兹”

这是灵魂离开躯壳时的微小声音。

来自我的头上,也就是楼上的病房。

这意味着往生界又多了一名排队的旅客。

我来到那间病房前。

那里头安安静静的。

“兹”

“兹”

“兹”

一共三声。

但,这个地方,只有两张床位。

其中一张上,患者的脸已经彻底干枯腐烂,但是没有臭味,而是樟脑丸的气味。

另一边的病床上一个没有灵魂的空壳却在对我微笑。

那是重伤的阿姨,她已经死了,却像是还活着。

那.......

还有两声,发生在.......

“兹”

第五声响起,来自厕所的方向。

一种不祥的预感到来。

我果断拔身就跑但又不甘心放弃真相,那里头到底是连环杀手还是异闻录我还无法得知因为我没有观测到强烈的辐射,再加上可以这样肆无忌惮杀人的异闻录我至今未见,所以我只得借助他人之力了。

按响房间警报躲藏一旁,不一会儿人来了。

年轻的护士走进了房间。

“兹”

第六声传来,可我没有听见尸体倒下的声音。

那是这样的一个异闻录。

我不得而知,转身便朝外跑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