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花语 其四 铜钱鬼

  • 我的异闻录世界
  • 徐铠
  • 2051字
  • 2022-05-06 23:17:01

你们体验过一口气跑十里路的感觉吗?

我说的不是我,而是拉着四人从医院一路飞奔向城南一所小学的牧之。

“疾风知劲草,路遥知马力。”乌托邦摇头晃脑吟哦着。

“你tm说谁是马呢!”牧之撇了一眼他,故意右侧身子一斜让乌托邦撞上了围栏。

大马路上呼得闪过一个将近两米的宽背肌肉男背着四人(全用绳子绑在他身上)跑得比跑车都快也能说是一种奇观。

至于苹果,那老小子一个遁地先一步打探敌情去了。

“奇了。”苹果借助分布四周的【传声力量】与我们隔空对话。

“什么奇了?”乌托邦抢着问。

“有只猫头鹰更着我。”

“我的法克?猫头鹰?”我一下愣住了,因为我无论是动物园还是别的什么地方都很少看见那些生灵,更不用提YC市区了——看见个麻雀,鸽子什么的也就差不多了。

“你动用隐蔽了吗?”牧之问。

“用了,但没有,而且它身上一点点异闻录气息都没有。而且它好像是有主的,脖子上挂了个类似名牌的东西,好像还牵着根线....好像是我看错了,太高了,我视力不好.....”苹果絮絮叨叨的在水泥地上奔跑,潜行,尝试了无数次绕弯子始终没能甩掉,而这时牧之也已经完成了一半的路程,而苹果还困在进门的地段。

“妈妈的,我要把它打下来!”苹果终究是忍不住变成了【刺刺弹射果】形态,在这种形态下他会变成深蓝色且身体表面冒出大量钩刺。

借助着一颗垂杨柳,苹果瞬间编织了一个简易弹弓,刚打算把自己发射到空中便听得后方来自鶽的尖锐划空声,他来不及躲闪,乖乖任由鸟的利爪穿透他的身体把它撕成两半又抛了下去。

“得手了!”

半空中碎裂的身体突然间射出无数发种子,而剩余的果皮果肉则彻底变成了刺球在空中爆裂成了数百只紫色长针将鶽先行贯穿至死,而猫头鹰对于发生的一切出乎意料的冷静,见目标对象已死便悻悻飞走了。

“长!”

落到学校周边花圃的苹果种子迅速依附着四周杂草的糖分和纤维素等物质编织出了幼体“异闻录外衣”,然后充分呼吸后加剧光合作用,在一瞬间幼苗变成树木,矮灌木上掉下来一个小了一圈的青苹果,这便是重生后的他。

而灌木,自然而然的变成了他的花剑,也是缩小一号的,不过仍旧有他三个长。

【异闻录种族能力:尊者地位】

在存在养分与其他植物的环境下(无论有无土),苹果可以进行速生复活,需要五分钟以上的等待时间,在此期间枝干的防御能力强化,免疫能力效果,几乎无法阻止,苏生后通过吸收周边植物的力量来进行二次补充,而状态则退回到“前”一个阶级。

是的,苹果的本体颜色原本应当是红色,但是因为字段因素,它的发育形态由绿变红转变为绿变蓝,而由绿变蓝的因素除了自身发育以外还有一个与众不同的因素:异闻录辐射的再次武装。

将蓝色辐射缠绕武装后苹果才可以解锁它这个阶段的所有能力从而变成深蓝色,相应的如果有一天他去掉了【蓝色时期】这个“修饰词”他就可以随意按照【白,绿,黄,蓝,紫,红,黑,粉,金,银】的顺序进行依次附着变化,进化的最终是无法估量的强大,但蓝色时期的限制使得他有了不低的下限和极低的上线。

六级,如果他杀光了世界上所有的活物并进化也就差不多是这个水准,到达一定时期后甚至会变弱。

这也注定了他不会以一个战士的身份活下去.........

苹果微微晃动了刚刚长成的身体,四肢纤细且柔软透明,口中的牙一颗没有,部分器官发育不完善,脑袋里塞满了发育后留下的细胞膜,连成一张塑料袋大小,这使得他不得不一点一点把袋子从口中拔出,连带着出来的还有几颗“虫卵”。

他撇了一眼四周,又把那些东西塞了回去。

在抛出几粒种子后,苹果的身影便淹没在了灌木丛中。

高楼上,一个无法触及的位置,猫头鹰落到了宛如树干般强壮的肩膀上。

“这只是个开始。”

“树干”喃喃自语道。

疾风裹挟着泥沙,吹得颖眼泪直流,不管别人怎么看,反正我觉得还是挺好看的(我在说什么)

在还有一个街口的时候,我的灵视突然触发。

数白条白光从我们的头顶降落。

【空城】就在我们的正上方。

“别胡来。”

旅人的太空音迷迷糊糊,断断续续的传入我的耳中随后连同着四周的建筑一同消散了。

这是史无前例的情况。

空城,作为目前大部分异闻录(已注明登记过的)的主要栖息地和活动场所,基本上一直处于无意识漂流状态,范围是城区,产生原因不明,但是至少可以确定就是它出现在这里未免太巧合了,这恰恰也可能说明我们即将面对的.......

黑色的异闻录辐射忽然落到了我的脸上,触及过的地方迅速老化。

牧之的身影在雨中慢慢变成了白骨........

“幻术罢了。”我稍稍解放了灵视的限制,眼前的一切仍旧原状,只是漫天飘满了鹅毛大的柳絮。

“咳.....该死,连我也中了那种低劣的魔术....”牧之咬紧了牙关终于挺到了大门前。

可惜他没有我好运,他的幻境显然要可怕的多,在重重哀叹了一声以后便没了气息,健硕的身躯开始了漫漫的溃烂——他的灵魂回到了核心的中心地带。

学校的大门微微张开,似乎是特地的等待。

空气中充满了诈骗的气味。

而深入其中后,在邻近广场的中央地带,盘踞着一位短腿的紫色老头摆弄着地上的铜钱,在不经意间眼中射出的光芒令人震骇。

“算个命吗?我什么都能算,老天都忌惮我,赐给我千金我不要,我只想窥探真理,他夺取了我的腿,我却让他将我遗忘在了世界的边界.....呜呼呼,愚蠢,可怜.......”他自顾自说道。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