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花语 其二

  • 我的异闻录世界
  • 徐铠
  • 1936字
  • 2022-05-02 00:58:12

清晨的光很暗,黎明破晓的刹那无法勾引出强烈奔放的情感,这使得世界仿佛坠落于混沌之地,窒息而又盲目。

病房里空空荡荡,只剩下被束缚着的我与一个陪坐的人影:

牧野。

“早上好。”

他翻动着手上的杂志,玻璃幕墙外无数双眼睛监视着我,而他却无人问津。

一时间我感到无所适从,我开始追忆自由.....

可是牧野就坐在那里,一个比我更显眼的地方,他就坐在阳台下,可是连光都没能在他的身上驻足,穿过他的身体,本就阴暗的天空为数不多的几道亮斑全部被他的身体所吞没,透过他去看世界是悲寂的。

他已经习惯了没有人看见自己的日子了,他虽然看上去已经快三十岁了,但是他的心理从很早就停滞在了12岁,学会了忍却不懂得放。

他的一个微笑在我看来是无尽的悲怆。

于是我又咳了起来,伴随着星星点点的花瓣略过,我反倒觉得轻松多了,不必再想其他事,因为我无处可去。

实际上那些束缚对于我而言是无用的,但是我眷恋这种没有自由的安心,我静静躺着,仿佛我的孩子都在我的身边。仿佛我仍是那个一无所知的老人,推开了岁月的帘幕静静地坐在死亡的礁石上,慢慢远离了由法治与道德所构成的海洋,最终一切都会干涸,包括我的生命。

“无知是一种幸福。”我闭上了眼睛,出现在我面前的却是一副严重溃烂的肉体在地上蠕动着最终彻底烂在了一起。

“吃个苹果吗?”牧野看出了我的心绪不宁,走到门旁捡起了水果篮子放在桌上,向里摸索着。

“刺”

他意识到了异闻录能量的出现,但是已经来不及反应手先行被剁下一只,但没有完全掉下来,边缘的能量层还连在一起,大量辐射喷发,房内一下子变成了深蓝。

【异闻录效果:治愈抑制】

牧野一瞬间就判断出了来人是个植物系的至少四级的异闻录,个体很小,大概率是实体类而非灵类。

果不其然,在我的注视下一只长着纤细腿脚的蓝色苹果慢吞吞地从篮子里探出头来,手中还抓着一柄小刀,那便是剁手的武器,有了刚才的教训我们谁都不敢轻举妄动,更何况现在的门外仍旧是乌泱泱一大批人,虽然他们看不见牧野,但是由于人数太多,异闻录的意识干扰能力很大概率不能全面覆盖,在这种前提下我的异常举动很可能就会打破人类与异闻录的平衡。

异闻录的存在是观察者原则的运用,但其维护却要靠异闻录本身,而观察者则顾名思义是他们存在的最大来源,我的轻举妄动对于这个小世界可以说是至关重要。

望着步步逼近的蓝色苹果,牧野掏出枪来却察觉到无法使用。

【异闻录能力:意识封锁】

并非牧野失去了能力,而是在不知不觉中他忘记了一切。他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的每一枪射击的理所当然全都来自于对自身的感知,而从刚刚斩手开始对方的异闻录能量就已如泉涌般灌入牧野的伤口,并开始同化其身体内部能量,使得立场紊乱无力使用能力。

“你是谁的人!”牧野后退至安全距离后冲着蓝苹果怒斥到。

“我可不是人。”苹果服了服脑袋,从完美弧度的身体下扯出一段干瘪的皮肤,然后拔下头上的枝插进了下体,枝内分泌的液体慢慢使他的躯干膨胀起来形成了崭新的四肢和身躯。

“喂(小声),他是植物系的,你能感知到什么吗?”我小声问。

“他妈妈的,我怎么感知,而且谁说苹果就是植物系的了?万一是什么异兽也说不定,你就想想最近这几个月出现了多少新异闻录,我一个一个找情报你倒不如把我油炸了算了。”牧野吐槽着,也是极小声。

“都让开,不要看了。”外头来一人,我不用想都知道是牧之。

在致幻的加持下,很快玻璃墙外的人都散到看不见我的角落,颖和林放的身影紧随其后,再之后是乌托邦,他这次带着的是南瓜头,与他的朋克皮夹克看上去非常适配。

“又出现....老蓝?”乌托邦懒洋洋的语气在看到苹果的瞬间急转而上。

“你们认识?”我指了指他们俩,苹果率先回应并发出了咯咯的笑声。

“我们几个都是安居在农村的实体异闻录,我是稻草人,牧之是牧羊人,苹果是果园看护者,还有一个人没来,他到欧洲去了。”乌托邦一边解释一边又自我介绍起来。

我察觉到牧之在听完我的话后脸色明显变了,显然我不应该认识乌托邦,但我却忘了这一点,一下子处境又艰难了起来。

“你来做什么?”牧野好奇的问道。

“你哥哥喊我来的,说是帮他调查柳絮.....还有你是牧野吧?不好意思了。”苹果圆溜溜的透明身体轻飘飘地晃悠到牧野手臂上,轻轻一挥手便是一道炫目的治疗魔法阵,只见得藤条从四面八分涌出,缠住了将断的手,随后又缩回去,牧野的手便完好如初了。

“苹果可是五级实力。”乌托邦的声音里充满了自豪。

乌托邦的声音是典型的少年音,而且听上去比较通透空灵,因此一旦带上情绪就会显得尤为突出。

“好了。该聊的都差不多,接下来....”

“是找线索吗?”牧野问哥哥。

“不!”

牧之的眼神变得很锐利,我朝口袋里一摸,没有虫闻录的影子。

“你从哪里偷到这个的?孩子。”牧之晃了晃手中的书本,我顿时感觉冷汗直流,他的眼神仿佛要洞穿我的灵魂,哪怕我想要辩解现在所能做到也只能是睁大眼睛装无辜。

(未完待续)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