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异闻录1 空城

  • 我的异闻录世界
  • 徐铠
  • 4118字
  • 2022-02-05 18:34:14

早上七点,寂静无声。

我以为我是最后一个,推开了教室的门却之见一人。独靠在床边,满世界的寂静与孤独围绕,少女却独自静好,眼波中荡漾着柔情。

教室里没有光,阴沉沉的,少女的黑发与其融在了一起;教室外光芒万丈,少女的柔情全都付诸于其中。

但我对此毫无兴趣,因为有了喜欢的女孩,也因为少女的气质总让人觉得无法靠近。

“你也是初一新生吗?”少女面向我问道。

我大致意识到了这是一场梦,每每我紧张疲惫的时候就会做这样的梦:一场邂逅,一场冒险,或是......

“这里是五班吗?”我问道。

“不是,这是二十班,五班在楼上。”

“?”我回忆着,却始终对不上信息。

因为这个学校根本没有5班,5班在北边的校区。

“这里是我的梦吧。”我故作镇定。

“我猜到你会这么说,你记住我的位置了嘛?”

“记不住。”

“啧。”少女的眼中多了几分苛责。

“开个玩笑。”我彻底放松了下来,甚至直接调戏道

“这样的表情很不错呢。”

“我现在在这个座位下贴一张纸,这个位置就是你的位置然后你.....”少女无视我的态度,自顾自说着。

也许是到了一定的年龄,也或许是知道这是梦可以为所欲为,我大着胆子凑上前去,轻嗅女孩的发丝。她只顾着说话,低着头,全然没有意识到我已经靠近。

光落到了我的脸上。

我恍然发现这个世界是封闭的,只有最后排的唯一一个窗户能够透过光,而光芒却是阴冷的,想伸手推开那扇窗,但至始至终做不到,似乎我们与世界间蒙上了一层厚厚的可悲的屏障。无法触摸,无法捅破.......

这种场景,我似乎已经见过了,不止一次....

也似乎是在梦中,离人的身影越来越远,越来越模糊,明明是未曾相识却又为此生无法再次相逢而痛苦。

矫情,在一个13岁的少年的身体中慢慢伸展开枯叶,凋零着他的每一根神经。

这让我想起我的家庭,还算愉快,如果不是每个人都处于迷茫的话这里会更好。

少女的头微微晃动着触及到了我的面庞,她似乎吓了一跳,但并没有说什么,只是有些急切的想要我看看桌下纸条上写了什么,柔和的眼神微微泛出些星光,似乎要化了人的心。

但我却并不着急,而是极力摆出微笑想看她恼怒的样子,但是玻璃里倒映出的我却又那么滑稽,变形的笑容抽动的脸颊,早熟长出的胡子许久没有剪但是无处安放的眼神却又在倾诉着稚嫩这一事实。

忽然间,墙壁处长出了藤蔓,碎开几道裂纹从缝隙中绽开一朵石蒜。

女孩的目光更加急切了,她拉着我的手,一下子给我整不会了,我也出于本性想要迎合她去看看桌下写了什么,但是.....

忽然间地动山摇,这个世界似乎受到了不可抗力在不断的崩塌。

窗外的迷雾逐渐散开,真实的光芒透过了无尽的虚幻从女孩身上穿过,在一瞬间世界割裂成了两部分,站在阴影里的是她,站在黑暗里的是我。

她,变成了泡沫,但在完全消散前,她不甘的抛出了某样东西。

一个字没说,只是靠着眼神传递着某些情思。

可我却一句也没有读懂。

此刻,我忽然联想起之前火车上的情景,人的目光,虽不至于复杂到七情六欲全部包含其中,但真的存在着无法理解的某样联系着灵魂的事物。

我醒了,一瞬间我明白了那力量的来源:我的母亲。

我一个夏天以来所有的绝望都聚集在了这一刻。

“你在想什么?睡个觉怎么还哭了。”

“我有一个梦没有做明白。”我抹去脸上的泪水却发觉无形之中泪涕已经混合在了一起。

“果然是个孩子,到了我们这个年纪哪还做的了梦,不过也好,梦里的美好会让人更加珍惜眼前的美好,而不是等到失去一切后才恍然大悟....”

“妈,你在说什么?”我越发不明白母亲的话了藏着什么,这不像是她会说出的话,记忆里的母亲既有几分严厉,又有些调皮,跳脱,但是她从来不会这样深沉的讲道理,那种感觉仿佛我失去了一切,她也失去了一切。

所以,这大概又是一个梦,一个真实到让人毛骨悚然几乎毫无破绽的梦....

我转过身,微微抬起头却“挞”撞上了墙。

又一层梦醒了,我却仍未离开。

我的眼前是这个城市的俯瞰图,因为我所在的地方变成了高塔的顶端,这里是城市的地标建筑,但我不曾见识过那里的风光,所以眼前的一切恐怕也都是虚构出来的结合了现实塔楼图片所形成的逼真影像,而疼痛感这才姗姗来迟,笨钝而不尖锐,是这个世界所迭代出的劣等感官触觉。

但这仍旧让我震撼,在没有任何技术的加持之下人脑却可以渲染出这样的大场面,哪怕是未曾去过的建筑,路段,在我的脑中却都毫无破绽的融浑在了一起,我不知道它们从何而来,因为这里并不是这个城市真正的样子,而是我脑中所认为的“这个世界的样子”。

不过,有些美中不足的是这个世界上没有人,而我也意识到了我该走了。

我猜测着离开的方式,我并没有从百米处坠落的勇气,所以我回过头,望向了唯一有“真实”光的方向。

“门”。

我忽然觉得手中握着什么,那是一个耳坠,上面写着两个字,模模糊糊的只能看清最后的那个字:“颖”。

接着,时光,空间,记忆,连带着耳坠一同化为了水交融在了一起。

我乎感尿意上头,猛然坐起。

此时夜里三点半,上厕所途中偶遇巡夜的父亲,不出所料的被拉去谈话责怪了一番,而后尝试着回到那场奇妙的故事,但是一切却又都回不去了。

再次响起这件事是在三年后的毕业典礼上。

那个早晨我把一切忘却独独记得一个颖字,而在毕业典礼上,获奖名单里“徐颖”这个名字让我想起了那个门,连带着还有当时梦里的音乐声一同在我脑中回荡,我确信那首歌不存在于现实,以至于当众人问我哼的是什么歌时我一无所知。

我回到了最初的教室,来到了角落里那张落魄的桌子,所幸,它一切都好,没有破损,没有涂鸦,因为在那之后这间教室便再没有用过,我们是它所见证的最后一届学生。

我推开窗户,有些思念那个虚幻的少女,她如故事里的美人鱼,似乎是花了很大的勇气才舍弃了什么而选择再此等待而最终却又归于早晨的太阳,在充满希望的光芒中又怀着不甘与感怀变成了转瞬即逝的美好。

我与她似乎再无交集,这个世界与那个梦也再无交集,我们与这间教室也再无交集.....

将来,我们与这个世界也将再无交集。

我们,终将和梦里的少女一样,在分别来临的时候却什么都说不出,因为文字不是完美的表情达意的工具,灵魂的真挚有时候连自己都不不懂。

风,从窗外透过几道蜘蛛网般的裂纹中传来。

夏日的炎热终是抵不住分别的寒秋。

我推开了那扇窗,它摇摇欲坠。

封锁着门的警戒线已经挂了三年,门上的几道封条也不知何时才能剥去。

梦里的一切若是真的该有多好,若那真的不是一场梦,若是世界上真的存在着那寂静的一隅和一个少女的等待.....

我已经16了,情窦初开,开始幻想着美好而不切实际的年龄。

于是我下定决心似的弯下腰要去看,桌下空无一物。

“......”

这是早有预料的结果,虽然我宽慰自己可能是纸条被揭开了,毕竟那件事情后整个教室都进行了全方位清扫,如果真的被人拿走了倒也怪不得谁,但是我却又比谁都清楚这是不可能的。少女猜中我的位置是因为我的性格和身高注定了我角落里发烂的命运,这是自我的暗示。

而那张纸条....大概是不存在的。

这倒是个遗憾,因为我想如果我当时去看了,或许现在就不会在这无限感慨了。

最终,当人群四散各奔东西的那个下午,我不死心地回到了那里。

我最后一次来到了讲台前,学着老师不太标准的口语似乎要重演那年那天发生的一幕幕,在我日渐昏暗无光的眼中这个世界的景象哪怕带上眼镜也已经是暗淡无光的了,唯独曾经来过的人们的灵魂残留显得那么耀眼,那是他们对这里的依恋,是指引他们来时的路的启明星。

所以,在我眼中,熟悉的轮廓,熟悉的行为举止,我声旁的,我眼前的都是如此,直到那一霎那,一切似乎都动起来了,唯独我在这片天空下慢慢褪去了颜色,成为了旁观者。

“啪嗒”

玻璃碎裂,“我”本神游天外,却突然间被这一切吓到倒地,一道黑影闪过窗口,接着又是一道。

“啪嗒”

这是第二声,天花板突然碎裂,巨大的石块摇摇欲坠

“啪嗒”

这是第三声,我同时听到了尖叫,老师的声音与学生的声音一同配合而成的尖叫,而吊扇落下,叶片深深砸进一个男生的手背上。

“地震了吗!”几人慌忙向外跑去,可是门框已经开始变形,他们所能做的除了跳窗只剩下了躲藏。

但这并不难阻止一切的发生,我缓慢的拖着桌子移动着,似乎一瞬间有什么东西飘落到了书架下,但我没有察觉到,我继续前移着,我眼中巨石轰然落地,许多人倒下,但是没有血迹。

我看到了许许多多的事情在同一时刻发生,也看到了人们为了活命争先恐后的逃离以至于更多的人死去,我甚至看到了更远处的一座楼上有一个狙击手瞄准着窗户射出了一发子弹,我看见了对面楼上冷漠的教师对于教室里的乱状哈哈大笑,我甚至看到了藤蔓突破了墙壁将一个学生蚕食,拖到了地底下。

但这一切都是我看到的,我的诡异行为被当作是另类,唯一真正发生的是死亡的到来。几个人前一秒还在听课,有说有笑,下一刻却都死了般昏昏欲睡,脸上带着痛苦,抽搐了几下便趴在桌子不动弹了。

我眼中的灾难终是发生了,方式却完全不同。

而那些死去的人也都并没有真正的死去,他们至今仍躺在医院的病床上,伴随而来的是无数家庭的绝望和遥遥无期的负担,其中放弃治疗的已达半数,他们早早地死去,不明不白,唯一似乎发现端倪的我也被当作了拙略的storyteller,以至于至今我仍怀疑我是否真的有所察觉到异常,还是真的只是个巧合。

眼前的景物退散,我却明显感到不安,我看见了一片落叶从玻璃上的碎口进入飘到了书架下。

这太刻意的,我的眼中所有人的灵魂都齐刷刷聚焦于书架的方向。

世界又一次一片寂静,但这次,我没有察觉。

“扑通,扑通,扑通.....”

发红的世界下破碎的火烧云,枯黄的落叶,孤鸣的寒鸦似乎都在预示着某种不幸的到来,我感觉有人在看着我,这是心理作用还是实际我已经完全无法辨别。

顾不上满架的灰尘我拉开了书架。

“!”

我的心提到了嗓子眼,那里静静躺着一张即将消逝的便条。

“欢迎你的到来,这是你的位置”

“徐生”

我倒吸一口气,还是不敢承认这件事真的发生了,回过头,我的桌子上不知何时多了一行字:

“你来的太早了。”

黑板前一个男人飞速书写着

“你来的太早了”

“你不应该告诉他们发生了什么”

“你已经错过了最后的机会”

“他们不会救赎你的灵魂,这仍旧只是个开始”

.........

.........

.........

他盯着我半响,随后又写到

“再看看地上吧”

我低下头,发现了一具尸体,那是我,似乎是被巨物砸成了肉泥。

“我又做梦了?”我再次回头,这一次醒来的地方却是高中的课堂。

这节是语文课,大概是红楼梦实在是读不下去才最终睡去了。

我揉了揉眼,心思仍旧神游物外。

老师在黑板上书写着

“假做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处有还无。”

(异闻录1 空城完)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