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牧羊人 其八 埋葬

  • 我的异闻录世界
  • 徐铠
  • 966字
  • 2022-03-23 22:31:07

第二天,我昏昏沉沉的醒来时已经时中午,我猛然惊醒脑袋里却出现了“今天放假”的记忆,且这段记忆联动的一系列回忆与我本身的记忆无论是空间还是时间都产生了极大的冲突。

随着回忆的不断深入,这些记忆忽然间又全部消失,留在脑中的只剩下两个画面:

一个是月考结束,宣布放假;另一个是博物馆里在人群之中窥见牧之的身影突然消失。

“!”我一下子被吓到了,如果这段记忆属实,也就意味着在同一时间我的本体也在博物馆里。

虽然这可能是个巧合,也可能是去凑热闹,但是这种事越想越细思极恐。

颖的身影又不见了,心里一刹那又多了些委屈和寂寞,但又无论如何也发泄不出,徒增烦恼。

天空中慢悠悠飘着云......

“草!赶紧找他们!”我火速带齐装备,不想小区里出了阳性,封区了。

“草!”

千古万夜绝响就在此时此刻的一声“草”中全部倾泻了出来。

后来的日子总是浑浑噩噩的,有一天梦中,我看见了他的身影:

他看上去又脏又瘦,粗壮的胳膊少了一截,整个人看上去很颓废。

“走了。”他说着把一样东西塞到我的手里自顾自走向了黑暗,发出了接连不断的哀叹。

再后来,当一切都为时已晚的时侯,我参加了他的葬礼,在一个没有人看见的角落里乌托邦偷偷抹了几把眼泪,却又不肯诉说自己的痛楚。我不知道那天发生了什么,只是看见了大家的脸上挂满了失望,无助,花灯笼也不见了,据说她在牧之死之前就已经死去,有的人给他在街角竖了块墓碑,但是究竟有没有人发现花街上少了一只平平无奇都灯笼竟是不可知的。

扑克男已经走了好久,和死去的魔术师一起永远的埋入了地下的冰窟中,偶尔能看见他的身体逐渐消散,只露出头在土层上。

“所以那天究竟发生了什么。”

那年我高三,在高考前下起了大雨,许久未见的诸位在扑克人死去的那天找上了我。

从很多年前他们就退出了我的生活,之后我的视力慢慢有了好转,学习的下滑使我无力关注这些发生在我身边的超现实现象,更别提一而再的精神冲击。

“好久没联系了。”我看着颖似乎没什么变化。

他看着我白发参半的样子显然吓到了。

“我没想到在你们走之后,内卷这个词就出现了。”我的话中含着泪意。

“老药贩也死了。”摇摆灵的精神状态看上去很不好,即使他就像是一团有表情的半透明塑料袋。

之后呢?

再没有见过,也没有人告诉我那天发生了什么,然后在我毕业之后,在我死去之后,这些人的故事都会消失的一干二净。

所以,我写下了短暂的故事,以纪念我与他们的.....

(完)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