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牧羊人 其七

  • 我的异闻录世界
  • 徐铠
  • 1088字
  • 2022-03-22 12:24:11

“别逃避,我们终将合为一体。”

声音在耳边久久没有离去。

颖看着我痛苦的样子面色突然变得苍白,大声喊了些什么我也没听到。

“不过休闲裤加球鞋确实顶。”我晕倒前想。

最后我的目光定格在了一副画上。

那是一副铅笔画,由17种彩色铅笔(来自四种品牌)绘制,本体是一个纵横交错的螺旋,乱若麻絮,杂若繁星,但依稀可以通过线条分辨出:

这是世界的样子,有星辰,有巨大的线状物,有眼睛,有风暴......

这是出事后我画下的我眼中的支离破碎的世界。

我仍旧记得那间落地窗的房间,夕阳时分是我最爱的时刻,光透过窗旁的树枝,从不知名的树叶中挤过,零零碎碎的洒落了一地。

黄昏啊,光是想到那番景象我的赞美之意就已经无法收束。

橘黄色的光芒,缓缓的消散。

这是一间疗养院,出事后大家就都在这儿了,不过其中大部分人已经确认无事回去了,我是最后一个接受治疗和心理咨询的,也有一方面原因是为了在这儿多待上几天,毕竟像这样奇妙的经历一生难有几回。

不过,据说一个许久未见的“朋友”从城南回来了,我倒是有些急于去见他,所以我选择了在这个时刻进行治疗。

“你看上去很喜欢黄昏。”心理咨询师是个年轻的女人,二三十岁的光景,胸牌上清清楚楚写着三级心理咨询师:邓红梅。

“我应该回答什么问题。”我有些着急,因为黄昏快要尽了,屋内灯光点亮,使我脱离了精神的乐土。

“不用着急,你妈妈说了,辉辉在家等你,他暂时不回去,你不要太着急.....”

“可是太阳等不了!”

“太阳?”女人拨开窗帘看了眼天空。

窗外是沃野,沃野的上方一轮红日几近西沉。

她嘴角含笑,说了几句在现在看来不痛不痒的闲话,使我的思绪慢慢的松懈,尽管我恐怕从没有想过要回避。

“你和他们不一样。”她叹了口气,有些不解。

“他们是怎样的。”

“很怕,不理解。”

“我呢?”

“不属于你这个年龄的成熟。”

“这算是夸奖吗?”我问。

“可以算吧,不是坏事。”

太阳的光越发的残红,我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兴奋。

“云也变成太阳的颜色了,血液.....满地的血液....”我下意识地小声嘀咕着,眼睛里流露出了什么却无人察觉。

“阿姨...姐姐,能把灯关了吗?”

“为什么?”

记忆中两个身影重合,在同样的时刻,不同的场合,两个我站在了落地窗前,窗外疾风呼啸而过,吹起了我与她的头发,一高一矮两个身影在残阳下说出了那句话。

“夕阳很好。”

我不记得我为什么要说出那句话,似乎是发自肺腑的爱吧.....

之后,又做了许多的测试,其中一项是“画出我眼中的世界”,我不知道那有什么意义,他们看见我的画也似乎每当回事,大概从能够看见灵魂的那天起我的世界就一直是各种颜色的杂交,毫无意义,但又混乱不堪。

“没想到居然被‘我’给翻出来了.......”我想着随即沉入了深深的黑暗当中。

“滴答”

窗外开始下雨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