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牧羊人 其五
  • 我的异闻录世界
  • 徐铠
  • 2332字
  • 2022-03-16 15:31:32

二楼处已经站满了即将冲锋三楼的勇士。

旅人已经完成了人类伤员物资转移,星辰收到了异度空间的消息消失不见,古代机械叼来了街上韩国人开的珠宝店内的黑项链,那里头住宿着来自异次元的贤者“桑切斯夫人”。

走路草,爆爆果实等一众像是宝可梦一样的植物系异闻录已经被打得支离破碎纷纷送至后方由空城接纳,由“小药师”和“老药贩”二人共同医治。

空中,“天空护卫”(一种长手,长羽毛翅膀的晶状体灵体异闻录),“雷霆”(荷载小型实弹的实体类异闻录),“空骑兵”(鸟形的微型异闻录),“半翼天使”(人形异闻录,全为男性,两两相抱各持一翼,只有拥抱才能飞翔——你听说过直升飞机的故事吗?),“飞羽屏蔽者”(巨大的羽毛由一团植物毛球控制,传播的花粉会腐蚀异闻录的能量外衣导致无法使用异闻录能力).....一众能人全部就位,地下“半龙”(人形与西方龙形态杂交的不可见实体异闻录),“光导骷髅犬”(骨骼呈现蓝色可以聚能的骷髅犬),“不死骑士”(骑着骷髅马的骷髅骑士,不可见且多数时候行动像是提线木偶。)全部就位。

更别提还有数百异闻录在管道内待命,随着牧之与乌托邦一同朝天花板开枪,紧随其后的是散发着滚烫病毒因子的“腐殖触手”张开吸盘,似鱿鱼有似水母,吐出可以同时腐蚀异闻录和实体建筑的粘液,一只摇摆灵躲闪不及被粘液覆盖,一个瞬间他的核便落地任由惊慌的众人踩踏。

不过乌托邦和牧之显然已经完全意料到了对方会借机展开猛烈反抗,二者不慌不忙,手中的双枪又各射出了一发“探索者”,将三楼正上方的楼道结构,辐射扩散走向完全掌握,也大致判断出了对方的身体延展走向,而且这一发别的不提,单就论看清敌人长相就算得上是一大进展。

尽管牧之借助空城演绎室中通过“旅人”和“牧野”的核心记忆近距离观察了怪物无数次,但终究是差了些实感。

但这次不同,他看清了,腐朽而又臃肿的外壳下一个女孩的脸浮现,口中不住的发出诡异的声音:“空空,空空”

他的内脏基本被触手腐蚀殆尽,绝无救活的可能性,但牧之必须要解放他,因为这个女孩...不,应当说是披着女孩皮的男孩的灵魂还在怪物的肚子里。而这怪物虽然看上去肥肥大大,实际上他的外衣是一种质量密度都不大的糊状材料,延展性极差所以他无法通过管道彻底的,完全的逃离,加上一个星期没有新鲜血肉,他的样子比起牧野记忆中的那幅样子要狼狈许多:这就是杀人的异闻录的下场,除非他一直杀下去,否则终究会要为一切付出代价,除非他达到连牧之都无法看不见的强度,否则无论他到达了多高的能量等级,屠杀过后便是他的末日。

“我去草饲他!”乌托邦来了兴致,摘下头往里头加了些“诱导药水”随即又带上,牧之赶忙退到一旁,而触手则不依不饶立即给予乌托邦攻击。

乌托邦身体表面生成火焰,头部先行融化变扁,而肢体,也就是“朽木”则碳化,接着变粗变大,表面伸展出极其复杂的花纹,皮衣则似乎纸糊的一般。眨眼功夫四方五裂,而当他头颅形成形成完毕之时,一张标准的牛头人恶魔司马脸塑形完成,瞳孔浑浊不清令人无法不怀疑他是否可以看见东西。

但因为缺少血液,他的四周没有来自地狱的热气,而是一种温湿的仿佛来自热带雨林的窒息感。

这便是乌托邦的世代能力“魔力原体”简称魔体,虽然听上去像是什么恶魔的能力,但其本质上是将素体按照一定的比例和魔力混合,以最简陋的形象呈现最强大的战斗力。

眼下二人对视,我紧跟其后,从楼梯处偷摸着上楼,牧之则接连开枪,当乌托邦重拳凿开天花板的霎那间放出抓钩,死死钳住怪物挂在三楼天花板的触手上。

那地方真是大妈的病房,里头的死尸早就烂透了,在异闻录能量的加持下那里显得更加的恶心,恶趣味。牧之也没惯着它,在身体腾空的刹那便依着现有信息朝着可疑处开了一枪,暴风弹骤出,其中裹挟着的各色元素攻击全部都是障眼法,当怪物思考格挡的霎那它就已经输了。

“同印异录体.换!”

它没有看见那个刹那间从牧之与乌托邦身上炸开了怎样的能量波动,连时空都扭曲,当怪物伸出宝贵的触手时那只手瞬间被折断,吞噬,而从两个方向两种元素子弹呼啸而过点燃了医用酒精,瞬间将三楼变作火海,它还想用胸口的人作为人质,但是扑克男杀红了眼的样子让他瞬间心中一紧,那是逼近五级中期的力量,越来越强。

大概是魔术师的死激发他的力量,他从口袋里帽子里各掏出了三张魔术纸牌,六者叠加变成了一张刻印着“joker”的无图规则卡。他又变戏法似的从礼服下方掏出了一张A那底下刻着“书众”二字,随即二者交融变成了散发这飓风之力的魔术棒,对着怪物的方向他默默制动法术。

早就贴满了楼下病房的“joker”在这一刻全部炸开,从废墟中站起一个巨大的小丑玩具,手上拿着各式各样的哄孩子的玩具,都是数十倍大小的凶器,那玩偶嘿嘿一笑捅穿了地板,尽管被对方的触手瞬间扎穿,但在火焰与飓风的状态下,那玩偶身上早就是高温烈焰,他反咬住怪物,誓死不放,排苍蝇似的重重砸了几下。

旅人见有机会,拿起陨石将自己的力量升华,于此同时一起发光发热的还有灯笼,地下埋伏的死亡骑士,只听得“烀”的一身,骑兵以超脱于物理法则的方式加入战场,骷髅之间闪出黑色光柱,身上突然多了几根骨刺,手中的破枪一下子也随主人一同变得威风凛凛,这三位受到强化的伙计一同发力,在陨石放光的同时天空中忽然浮现出浅浅的红色,仿佛一只古神的眼睛缓缓睁开,逼得怪物不得已突破三层天花板,还未逃脱窗外一只黑枪有至,是骑士的长枪毫无声息,轻而易举拦住了它的去路。

正待我热血沸腾之时,窗外又一只黑枪穿过怪物的胸膛,这一次那怪物能量居然瞬间溃散发出一声怪叫遍消失不见了。

顺着枪的方向,亡灵骑士已经摔下楼四分五裂了。

而半空中一道黑影闪过。

牧之冲上楼拿起那根即将消失的黑棒。

“不是那个人的!”他一下子也有些惊慌。

这并非先前那人的枪,武器上的异闻录能量强度也完全不同,只有六级初。

又一个家伙出现了。

(未完待续)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