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牧羊人 其四

  • 我的异闻录世界
  • 徐铠
  • 1373字
  • 2022-03-08 12:44:16

医院外警察围聚。

接到匿名电话说医院那边的“杀手”已经被他们的人抓住了,警察们立刻倾巢出动,很快便占据了几个重要位点,期待着电话主人的现身。

慢慢的从住院部里走出一人,带着一张假面骑士王牌的面具,手里攥着钢索而那端则捆着一个失魂落魄的男人。

“就是他杀的人,他和病房里的老太太的儿子有严重过节,加上严重的神经障碍,因此才杀了这么多人,没事了,他现在哪也去不了。”那人身上的皮夹克闪烁着诡异的光亮,透过面具人们看见的只是空空洞洞的内置,仿佛那里本就空无一物。

“请你也跟我们.....”

“慢,这人我认识,我跟他说两句,你们在到医院外围待命,恐怕危险还没有解除。”牧之带着我赶到现场,遇见这情景牧之又自来熟似的结果旁边人的警服,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块完全不属于他的证件,若无其事的说着。

“赵队,您认识他?”

“见过几次,以前抓小偷的时候他帮过忙,别看着不像个正经人,心还好。”牧之顺势编了一大通话但没有任何人起疑心,包括那个真正的“赵队”。

“人先给你们,我和我老弟聊两句。”对方也很自然的撒开了手,一旁几个武警连忙把人抓到了一旁并将围观者全部赶走,只留下了牧之和假面二人。

我之见二人双手合十,一抹诡异的蓝光闪出,接着连我在内这世上的一切都被隔绝了。

“想不到你也靠那点能力混吃等死了,‘赵队’?”假面男嬉笑道。

“乌托邦,先解决完正事在叙旧吧。”花灯笼似乎与二者的关系不一般,几句话的功夫二人便抽出剑拔弩张的气氛,转向了大楼。

“那个叫扑克人的孩子.....”乌托邦有些担忧,“听说他的力量突然暴走了。”

“也不全是你想的那样,他的本体被人偷走了,按理说那个家伙有可能就在这附近,这样来说他的力量恢复到五级就没有什么可奇怪的了....”牧之答着答着脸色凝重了起来。

“但是....那个攻击你们的人和偷东西的人不是一个人吗?”花灯笼急忙问到。

“被攻击了?谁敢攻击您啊。”乌托邦话中带着讥讽的语气。

“一个七级气息的家伙,很强,但是气息不稳定,被我和那个新人击退了。”

“喂!还有我好不好!”花灯笼悬在半空,寄宿于其中的灵体冒出头来给了牧之一个棒槌。

那是一个小女孩的外貌,五官精致带着一点婴儿肥,身上的衣服出人预料的不是大红色而是白色。

“他就是你弟弟的朋友吗。”乌托邦望着我,“他能看见我们是吗?”

“他称我们为异闻录,和小凯以前一样。”

“我以为这个世界上再不会有人能看见我们了。”乌托邦摘下头盔,何止是头没有,他完全没有身体,整个人不过是随处找了几具没烂透的木架子凑出来的素体。

“这年头什么都有,你肯定想不到这个孩子做到了什么。”

“他变成异闻录了?像小凯一样?”乌托邦的笑声愈发大了起来。“然后又因为某个人的无知死去?这次风水轮流转该到你忏悔了。”

“不假,但他用自己的灵魂包裹了核心,而且过了一个多星期才出现同化现象,他的肉体甚至已经可以正常活动了,现在是一个人分饰两角,最后.....”牧之从口袋里掏出异闻录“零号机”,也就是异闻录的通讯工具,放出了一段视频。

那是三天前,我的身体已经快要撑不住能量的堆积,但是刹那间却又似乎释放出了许多,而这个过程中我没有丝毫胀裂的不适。

因为在那个瞬间我的核心被抽出:很轻松的剥离,没有收到太大的阻碍。而我的灵魂在失去了核心的作用力下有一部分回到了肉体。

我可以实现异闻录与人类的切换。

这,对于二人而言是一个全新的概念。

“你可淘到宝了。”乌托邦带上头笑着说。

“是这个世界淘着个宝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