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牧羊人 其一

  • 我的异闻录世界
  • 徐铠
  • 2115字
  • 2022-03-01 00:09:26

当他停在我的面前时,他的身旁闪出一道人影挡在了我们之间。

眼前高大的男人混身散发着一种野性美,锐利的目光仿佛灼热的太阳,没有片刻离开我腹部隐约可见的核心。

相比之下我们之间的人影就要显得格外阴沉且没有存在感。

“好牛的身材。”我忍不住上前摸了一下被男人拨开了手。

“我讨厌gay。”

“我铁直男好吧....你能看见我?”我有些惊异,眼前这人的体型根本不像是人类而更像是人形异闻录,但是他的身上没有任何的辐射活动。

这就代表着他的能量外衣极其厚实,也或许他形成了自己的实体,无论哪一种都说明这个异闻录的能量等级至少五级以上。

而挡在我们之间的那人显然被我的举动吓了一跳,我这才发现大帽子之下的人是“扑克人”。

不过扑克人属于寄宿于物件之中的“暗黑共存者”类型的异闻录,一旦远离本体就会削弱,而他的本体是市里知名魔术师的古董级扑克收藏,离学校几公里开外,按理来说他不该活蹦乱跳的。

“我拿了一张。”高大的男人看穿了我的心思,从牛仔帽中取出了一张空白的金边卡牌。

“这是什么?”

“你对于我们的了解还不够透彻。”男人微微闭上眼,“有人来了。”

“借过...”一个高度近视的男孩急匆匆冲了过来,似乎是眼镜落在了厕所里,他看了眼高男一句wc脱口而出,接着便穿过了我和扑克男的身体。

这下子轮到他们满脸不可置信了。

“出去聊。”男人先行一步,大步流星走向校外。

一路上老师们似乎很熟悉这人,纷纷打招呼,而门卫也像是对待老朋友一样和男人问候了几句。

但在我的印象里,这个男人从来没有出现过,看他的年纪也不过二十来岁,不像是老师,也或许是过去的学生?

毕竟这学校包含了小,初,高,认识也不稀奇。

穿过大门,眼前的景象令我心中一颤。

空无一人。

“空城”再次降临。

但是这次却没有颖的出现。

“她去哪了?”我几个小时没见她,有些想念。

“我怎么知道,她又不住这里。”空城罕见的不借助其他事物直接和我对话。

“她不是你的一部分?”

“她和你一样,是外来者,你以为她在这里呆得住吗?你一走她就走了,她好像是来自另一个世界的人,不能在外界待太久,所以我才破例让她待在这里。”

“你们算好了的?这么巧都在学校里?”

“是他们叫我来解决问题的。”高男开口随即说道

“我叫牧之,牧野的哥哥。”

“!”

我知道牧野是家族类的人形异闻录,我也知道他在盐城有很多亲戚,但我从未听过他有一个哥哥,更没想到这人居然有五级以上的实力。

弟弟死了,他一定是愤怒的,这高手一出手就知有没有的。

我突然间觉得有了靠山,但我还没高兴多久他便补刀道:

“他死的活该,愚昧的正义,为了救一个必死之人而献祭自己,他还真是把自己当个人物了,他真的以为有人感谢他吗?不过欺骗自己罢了。”

“而让他这么想当英雄的人就是你,徐生。”牧之的口一刻未停,目光也越发的锐利。

“你对于人类失望,追求高尚的灵魂,而牧野他只有你这一个朋友,你以为他会怎么办?不需要你说他也会愿意为了你的梦想成为一个伟大的灵魂。代价是英雄的热心有了,但是没脑子,两个人看着老老实实的,全是莽夫....”

牧之的话已经完全停不下来了,我想要嗤之以鼻,不以为然,但是.......

牧野,竟然只有我一个朋友吗...

我知道他总是有些孤独,形影单只,我不在的时候就坐在高架下的一片小菜园里看飞驰的车、光....

他总是出现在我的路上,当我离开了这个城仅仅三天,他便像老了几十岁一样,佝偻着身子,眼神中竟是弥留之际的无尽遗憾。

因为他命不久矣,但是却始终没能帮我重新搭建起对于人类的信任。

他想成为一个英雄,拯救一切,那之中也包括我。

所以在面对灾厄之时,他做了莽夫,也许他在坚持片刻就有一线机会,也许他可以撤回到一个安全的地方,从长谋划。

但是现在说什么都晚了,我是罪人。

“牧之大哥.....你又在哪里呢?”

“我不在市区,我出生在大都市,后来我的树死后我去到了乡下过普通人的生活,从来没和牧野联系过,毕竟他出生的时候我还是灵魂状态离不开那里,久而久之也就没有见面的想法了。”

我清楚他所说的“树”是什么概念。

牧野家族代号“牧羊人”,是异闻录界少有的赫赫有名的大家族,自百年前便开始繁衍,不过在没有观测者的情况下,即使那时候世界异闻录能量充盈,每个人的寿命相较于其他生命还是太短了。

所以,他们进化出了一个外置器官:

“树”

在他们出生时...或者说他们就是从那树上落下的,牧羊人一族虽然有男女之分,但若非血脉混合突变,自己就可以产生后代,这一点就类似于植物中的自交与杂交,而牧羊人一族就是这样的一个种族:既有人性,又有神性;既有人类的体貌特征,又有植物的生存方式,与万物共生却又永远孤身一人。

这便是牧羊人。

而那树,在牧羊人们长大后有的会长大,榨干牧羊人的力量,有的树会萎缩,直至自然死亡之时牧羊人便可以获得肉身,过上正常人的生活。

而牧之是后者,牧野则是前者。

而这区别的关键便在于是否发生了变异。

可以肯定的是,牧之是双层血脉的结合,高贵的神木支系:奈虚

而牧野,在他出生的时候他们的父亲早已离世,而母亲也已经力竭,将最后的爱给了种子后自己变成了养料,但这反而助长了牧野的树的威风,他的老化程度甚至是其他人的3倍,因此其他的亲戚将他视作不幸,也正因此他没有朋友,一直以来孤身一人。

这便是他故事的开端,这便是他故事的结尾。

他的灵魂已经散去,他的树——没有人知道在哪里。

他死了,只有我们知道。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