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番外篇十三:失忆
  • 时光残影
  • 匆匆一璇
  • 3041字
  • 2022-03-27 00:20:29

羽莲飞在空中,她望着后面那强烈的金光,默默流下了眼泪。

她当初去和金刚龙联手,目的就是为了黎星。但金刚龙和她说过这是不可能的,他不会让一个这么大的威胁活下去。

羽莲只好答应万不得已时,自己不会管黎星的性命。

她也深知,自己没有干涉黎星的权力和身份。

也许,这就是爱而不得的感觉吧。

“黎星,永别了……”

精灵宗

一位年迈的老妇人正在和当今精灵宗宗主樱华下象棋,很明显,那老人占了上风。

老妇人最后神之一手,对面的帅已经四面楚歌,前有双炮,侧面有车,还有一匹马卡住了位置。

“将军!”

胜负已分,樱华起身行了个礼。

“您果然还是这么厉害”

能让宗主樱华都如此毕恭毕敬,对方到底什么身份?

那老妇人也缓缓站起,满脸微笑道:“你呀,别以为我不知道,跟我下臣子棋,逗我开心,是不?”

樱华也笑了:“母亲,您还是这么机敏,我这不是看您最近闷闷不乐吗?”

艾菲然叹了口气:“唉,这不又想起你父亲了,都说这人上了岁数,总是会老想以前的事。”

说完,她抹去了眼角的泪水。

“母亲,人活着,就是最幸福的事,父亲知道了您这样,他在天之灵也不会高兴的”樱华劝道。

艾菲然看着自己的儿子,樱华和他父亲有七分相似,只不过樱华更加文雅,没有樱灵的那般粗犷。

“好,不过。我担忧的还有一件事,你姐姐最近怎么样了?”

如果说以前的话,樱兰的事,谁也不敢提及。

老宗主樱灵得知樱兰离家出走后,气的三天三夜没吃上一口饭。

樱兰叹了口气:“我每月都派二长老去旅馆送物资,她也都拿走了。姐姐的性子您是知道的,但我相信她离开家,不让写信,一定有她的理由。”

“唉,就你老帮她说话,再说了,你都快三十了,啥时候给娘带个儿媳妇回来?”

樱华尴尬地笑了笑:“母亲,您看我哪儿有时间呢,我要管理宗门啊,还要照顾您呢”

“别找借口,再不找媳妇,我就没机会抱上孙子了!”

樱华一脸尬笑。

这时,突然有人跑了过来。

“报!禀告宗主,三长老回来了。三长老说天龙帮被灭宗之事,已经调查清楚。”

樱华借此机会赶紧溜了:“母亲,宗门事务要处理,我先走了,下次再来陪您下棋。”

艾菲然摇了摇头:“去吧去吧,你这孩子。”

樱花林

那金光笼罩的范围如此之大,只有黎樱能移动,但她也无法走出金雷阵。

“圣女,肯定是我的哈哈哈!”

“你别做梦了,我会保护她的!”

金刚龙看过去,奇缘艰难地移动着,他每走一步都咬牙切齿,满头大汗。

这小子,好像有点眼熟,他的长相,倒是和奇陵有几分相似。

“几年前,也有一个我的老朋友,说过这样的话,可惜,后来他就死了呢!”

听到这句话,黎星额头上青筋暴起,眼神中充满了杀气。

“该死的金刚龙,奇陵果然是你害死的,奇缘你的杀父仇人,就是他!”

奇缘听到后,脸色变得非常难看。当他得知父亲是被人害死的时候,就已经下定决心,一定要为父亲报仇。

眼下杀父仇人就在眼前,可他却什么也做不了。

甚至黎叔叔一家跟自己都会被这所谓的金刚门最强阵法金雷阵毁灭!

这可怎么办……

奇缘突然怒吼道:“金刚龙!也许我今生杀不死你,但是你要知道,你做了恶事终有恶报!总有一天你会不得好死!”

金刚龙见状,不屑道:“果然人死之前就是胆大,敢这么跟我说话!”

黎星也开口道:“小子,你的路还很长,可不能在这里陨落。”

说完,黎星开始了运功,他将力量附着在剑上,准备发动最后一击。

“哼,黎星,就算你再强大,也不可能以一人之力对抗我们整个金刚门所施展的金雷阵!”

可是黎星像是没有听见他说话一样,所有的剑气都在此刻汇聚于一身。

而黎星的身体竟然在那一瞬间变得透明了起来。

奇缘突然明白了什么,他缓缓跪在了黎星的面前,眼中带着泪水:“黎叔叔,您快停下,不能使用那招!”

他自然看了出来,黎星对金刚龙的恨意不亚于自己。而黎叔叔这样做是为了保护大家,奇缘自己根本无法阻止!

樱兰也是一脸震惊,她貌似明白了,黎星是打算牺牲自己换来大家性命。

金刚龙嘲讽道:“黎星!这阵法岂是那样简单?哪怕你耗尽功力,自杀式强行爆发,也不一定能打破的。”

黎星这时吐出了一口鲜血,很明显是运功过度,但他依然没有停下:“那如果,是献祭呢?”

他手中的剑围绕着樱花和烈火两种剑气。

樱兰一脸震惊:“黎星,你疯了吗?”

樱花剑法最后一式,搭配血祭可以大幅度提升威力。但这并不是樱花剑法的巅峰,传说最强的一招,便是剑客把自己献祭给自己的剑所发动的。

这可不同与奇缘的血祭,而是完完整整地把自己的全部精血献祭给剑。在这种情况下,剑法所能爆发的威力,足以摧毁任何阵法。

黎星,他疯了吗?

是的,他疯了,这里有三个他必须守护的人啊,自己的爱人,宝贝女儿,还有挚友的孩子。金刚龙想要伤害他们,黎星不可能让他得逞!

樱兰突然抱住了他:“就算是死,我也要和你一起!”

只见她和黎星同时喊出了:“烈火剑啊,我愿意献祭我自己,带着我的一部分,击溃这该死的阵法吧!”

黎星手中的剑周围又增加了两种剑气,分别是献祭融合后产生的精灵剑气和金刚剑气。

“你怎么这么傻啊?”

樱兰看着黎星,捏了下他的鼻子。笑了:“傻的是你,你以为,你死了,我就能独活吗?”

黎星也笑了,他觉得此刻没有遗憾了。

便转头看向了奇缘:“小子,以后我的宝贝女儿就交给你了。你的天赋很好,比你父亲还要好。希望你能成为一代强者,为我们和你父亲报仇!”

“嗯,拿好那块玲珑玉,到时候找到精灵宗宗主樱华,和他联手,消灭金刚龙!”

黎星和樱兰又看向了自己的女儿黎樱,他们面带微笑:“小樱,爸爸妈妈以后不能陪你了,以后没有爸爸妈妈的日子里,你要听话,不要任性。”

黎樱眼中的泪水哗啦啦地流了出来:“不要,爸爸,妈妈!”

金刚龙也慌了,他不确定这金雷阵能不能挡得住这么可怕的献祭。

但他还是强作镇定:“少虚张声势,我可不怕!”

黎星身体越来越透明,他已经不受金雷阵的减速效果。

樱兰已经处于虚空状态,她此刻就附着在剑上。

只见黎星一个腾空,他大喝一声,整个身体融入了剑中。

下一秒,那把剑分裂成了无数灵魂剑气,攻向了四面八方。

鸳鸯献祭樱花雨,满天枯骨人头落。

魂飞魄散双陨落,来世仍为黎剑客!

这招式太可怕了,金刚龙光是抵挡就十分费劲,自己身上的金光竟然已经开始变得暗淡了。

一道道灵魂剑气,仿佛有生命似的,避开了奇缘和黎樱。金雷阵已经开始受损,他们的行动恢复正常了。

而此刻,天雷也被召唤来了。

那可怕的能量,一道晴空霹雳直接打在了阵法中,金刚龙使出浑身解数,一边抵挡天雷,一边抵挡黎星和樱兰的剑气攻击。

本来他自己的九重金刚护体抵挡天雷绰绰有余,可现在,倒像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周围的金刚门弟子,纷纷把功力传给金刚龙,帮助他抵挡攻击。

刹那间,金刚龙身上的金光大方,已经达到了足以媲美十重的境界。

这时,灵魂剑气正在抵挡天雷,可天雷一道接一道,还是有漏网之鱼。

一道天雷劈向了奇缘和黎樱,而奇缘刚准备抵挡,黎樱身上就亮起了光芒,这便是天赋--圣女守护。

当外界危及生命时,自动触发。

这能量十分强大,与天雷对上之后,整个阵法都崩溃了。

空气中的能量越来越强,逐渐压缩,产生了剧烈的爆炸。

周围的金刚门弟子死的死,伤的伤。哪怕是金刚龙都力竭了,躺在地上,双眼禁闭,无法动弹。

奇缘得到了灵魂剑气的保护,并没有生命危险,只是晕了过去。黎樱连忙把他背了起来,带着他离开这里。

她没有注意到的是,自己的耳朵开始变尖。

黎樱并没有离开樱花林,而是重新回到了那间小屋。

她的直觉告诉自己,这里才是最安全的。

而她受了这么大的刺激,也是一个人哭了好久。

没有人注意到,奇缘所拿的玲珑玉,上面也多了四种不同的花纹。

五天后

黎樱刚把午餐做好,就听到了屋里的响声,奇缘终于醒了!

她连忙跑过去,看到少年好好地坐在床上。

“奇缘,你终于醒了!”

奇缘满脸疑惑:“你是?”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