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记:梦
  • 风起时瑞雪北归
  • 肆两橘皮
  • 945字
  • 2022-04-29 17:14:22

我梦到一行人连夜赶路想要进入墨脱。

导航没了信号,头车只能靠指北针定位,直到误入了扎尕那才发现用来定方位的表盘早就全部失灵。

村口站了位穿着藏袍的妇人,脸被冻出两圈高原红。身后躲着个小孩子,约么八九岁,穿着身比他大不少的黑色藏袍,胳膊上挂着几条哈达,哈达末处绣了只蓝色蝴蝶。他表情怯生,眼尾细挑,眼睛里却透着股暗自发狠的劲儿......我刻意往人堆里挤了挤,不知是不是我多想了,他好像只是在直盯着我。

这位藏族女人倒是很温和淳朴,给我们腾出了间院子,推开几块儿被铁丝绑起的木板,迎面是几间因年久而用砖,土,草皮......堆建的矮房子,门口挂着一个破旧的大红灯笼,看起来是挺暖和。房门打开,一股淡淡的藏香从土房子的角落四散出来,我藏在人堆里,裹了件长度到脚的棉袄,没人能注意到我,甚好。

床铺不够,我随几个年轻人到堂屋打地铺,找了个墙角打算糊弄一晚。半夜被呼噜声吵醒,屋外正飘雪,透过炉子缝能看见有零星火苗蹦跳。

起身中当,有个身影出现在墙上,缓慢飘过。

“根本没什么怪力乱神,不过是自己吓自己。”我给自己洗脑。“再说了,那玩意儿只有体弱多病的12岁以下孩童才能看到,我都二十有三了......”

又过了几辆车的影子,大灯的光越来越近,想到也许是别的旅行团来,我心安定了些。不知道是因为脱离计划误入扎尕那这个陌生地紧张还是因为到了一个新鲜环境过于亢奋,心脏不由得跳个不停,很想找朋友说说话。

我缓缓挪动,尽量不出声,套上棉袄系好鞋带儿,一时发现,同行竟没一个是我认识的,那我是怎么来这儿的,他们又是谁?墙上的车灯越来越亮,却听不到车轴声。我耳朵紧贴在门上,周围死寂,连呼吸声都不再能听到……

来不及复盘和我同行的人是何来历,墙上出现了一个,两个……皮影人,影子越放越大,鼓点声离我越来越近,再然后大锣,铙,钹声,京胡,月琴,三弦还有一些没见过听不出来的民乐器四起,根本分不清这接下来是文场还是武场。

“锵!”一声脆响,墙上出来了个看似老生的皮影“千不该,万不该,进这石匣子里来……”

恐惧使我实在无法提醒自己“这只是个梦”,刚同我在堂屋打地铺的人已经记不起他们的模样。月亮被云遮挡,屋里漆黑,我只能摸索着靠墙猫回角落,生存法则告诉我这儿才是最安全的。

“咣!”脑门磕在了床头柜上,我摸到被我扔在一旁的手机,才十一点钟。

得赶紧睡,明儿还有新的行程。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